第504章 黄金狗粮撒完医院撒学校(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嗒——

骨节分明的手按下打火机,伴随着火焰的明灭,烟头承接了猩红亮光,青白色烟雾随即缭绕攀升。

最终,消散于半空。

单手夹烟,另一只手把玩烟盒,男人眸色暗沉,佝起的后背像一张拉到极致的弓箭,蓄势待发。

客厅没有开灯,借着月色入户的清辉,隐约可见男人线条硬朗的侧脸。

不知坐了多久,陆征突然动了。

原来没抽两口,烟就已经燃到尽头,无可避免灼伤了手指。

因突至的痛感,令男人眼底乍现清明,较之先前多了几分强硬,他扔掉烟头,转手拨通一个手机号。

“老陆,有发现?”那头接起太快,仿佛一直在等这通电话。

“与她无关。”

“……”

“暂时停止对BW的追查。”

“你确定?”确定不关谈熙的事,还是确定停止追查,时璟没点破,但音调却比先前明显高了八个度。

不似疑问,更像质问。

陆征对他言辞间的弯弯绕绕恍若未闻,很坚定地给出答案:“确定。”

“你!”时璟气愤难平,“现有的证据通通指向她,就算不是BW本人,那也一定与BW关系匪浅,否则如何解释相近度几乎百分之百的作案手法?”

“我们并没有完全了解BW的黑客手段。”如此,便无法比对谈熙。

“你这是开脱!”

“有理有据,实事求是。”

“老陆,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我并没有。”

“别忘了,你是个军人!当初国旗下宣誓,你说过的那些话全当放屁,是吗?!”

“我对得起国家,也对得起良心。”

“……”时璟被他理直气壮的语调狠狠噎了一口。

“明天我回趟京都,见面再说。”

“你人已经在津市?”

“嗯。”

“有没有跟她面对面谈过?”

“嗯。”何止谈过,还进行了负距离接触。

“她怎么说?”

“不认识BW。”

“老陆,你不能因为谈熙是你女人就心软,儿女私情在国家大义面前算个屁!”

陆征黑眸半眯,没搭腔。

时璟以为刚才那番话把他说动了,再接再厉:“老话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非吊死在谈熙这棵树上?”

“你不用来套我的话,没关系就是没关系。另外,谈熙再不好,那也与你无关。挂了。”

“喂?喂!”时璟心里顿时一万个卧槽。

陆征放下手机,准备回房间。抬眼,便见谈熙斜倚墙面,也不知来了多久,听到多少。

凉风拂过,月色清皎,仿佛全世界安静了。

四目相对,眼中除了彼此再也容不下其他。

谈熙单脚跳到他身边,坐下,偏头枕靠在男人肩上:“时璟吗?”

“嗯。”

樱唇稍抿,“我让你为难了?”

“放心,我会处理好。”

谈熙莞尔,“我知道。”因为,你说过的每句话,最终都会兑现。

男人低笑,“乖。”大掌顺势游曳至腿根,谈熙下意识往后缩。

陆征:“别动。”

咬唇,“你又想做什么?”眼神幽怨,近乎控诉。

“还疼?”

“你说呢?”连个伤员都不放过,禽兽!

大掌在腿根处轻轻揉按,感受着女孩儿肌肤温软滑腻的触感,陆征愁声一叹,他又要忍不住了。

谈熙却毫无所觉,享受着“二爷式按摩”,舒服得直眯眼,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嘤咛出声,“唔……左边……用力……”

轰——

男人所剩无几的理智全线崩溃,另一只手攀上她纤细的侧腰,狠狠一掐。

“嘶……疼疼疼!”

陆征把头埋进她雪白的颈间,狠亲一口,力道大得惊人,“怎么办,又想把你压在床上狠狠做……”

谈熙赶紧捂他那张没把门的嘴,“想也没用!”

下一秒,身体腾空,转眼已经被他抱在怀里,不是玛丽苏公主抱,而是……抱奶娃娃的姿势,如此一来,谈熙反倒比他高出半个头,随便一抬手就能摸到男人发顶。

她也真的那样做了,浅浅的寸板扎得手心儿疼,“为什么老虎屁股和男人头发摸不得?”

“因为……”砰!抬脚踢开卧室门,将她压倒在床,“会发情。”

谈熙懵逼,还能这么解释?

“你在走神?”语气危险。

“困了!”谈熙闭眼,选择装死。

陆征开始上下其手,并且很有技巧地避开她受伤的脚踝。

“我要睡觉!”言下之意,老娘这么困了,你还想着啪啪怕!丫的良心不会痛吗?!

“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哦,她忘了,禽兽怎么会有良心这玩意儿呢?

长夜漫漫,旖旎无边。

第二天,谈熙睡到自然醒,爬起来一看,九点半,手酸脚软,肚子还饿,心里把罪魁祸首骂了个底儿朝天!

“醒了?”男人一身休闲装,站在卧室门口,神清气爽。

谈熙撇嘴,突然倒抽一口凉气。

“怎么了?”陆征眉心一紧,大步上前。

“脚疼。”

“别动,我先看看。”

陆征把纱布牵开,脚踝的位置又红又肿,几乎看不到骨头,完全肿平了。

“吃完早餐再去趟医院。”

“哦。”

俯身将她抱起来,往外走。

“等等……我还没洗漱。”谈熙犯窘。

陆征只好先带她去洗手间,用厚毛巾铺在大理石板砌成的盥洗台上,然后才将她放到上面。

“刷牙。”水杯和牙刷递给她。

谈熙却一个劲儿看着他傻笑。

“怎么?我脸上有花儿?”

“没……”她摇头,“你说,我这待遇是不是快赶上慈禧太后来了?”连牙膏都是陆征给她挤好了递到手里的。

其实,她脚受伤,手还是好的呀!

“蠢东西,你是慈禧,那我是什么?”

“唔……小李子?”

男人面色一沉,“看来昨晚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居然把他比作太监。

“别啊……我家大甜甜体力一流,花样百出,就没见过比你更猛的!”所以,求放过啊喂!

“花样百出?”

“嗯嗯!”

“好,今晚换其他姿势。”

“……”

“乖,别哭丧脸,笑一个?”

谈熙:笑你妹!

“陆征,”刷完牙,谈熙幽幽开口,“你不能这样。”

“哪样?”

“……昨晚那样。”

“原因。”

“纵欲过度容易早衰,加上你本来就比我老,再这样下去恐怕……”

“我老?嗯?”厉眸半眯,谲光涌动。

“……”

“不用说了,你今晚跑不掉的。”

谈熙欲哭无泪。

洗漱完,陆征伸手抱她出去,谈熙一扭身,避开,然后把梳子塞给他。

“做什么?”

“梳头啊!”

“自己梳。”

谈熙把手背到身后,不接他递过来梳子,“我现在是病号,不能动手。”

“你伤的是脚!”他强调。

“手也不想动呢。”谈熙抿唇娇笑,“怎么办?”

“……”陆征打算撂挑子走人。

“昨晚你让我听话,我就乖乖没反抗,今天让你帮忙梳个头却推三阻四。男人呐,都是提上裤子就翻脸无情的货色。”不哭不闹,甚至还放轻了调调,可听在耳朵里愣是不得劲儿。

陆征嘴角一抽,紧了紧梳子。

谈熙对着镜子丢给他一个幽怨的小眼神儿。

也罢,“怎么梳?”

顿时,眉开眼笑:“绑个丸子头吧!”

“什么?”

“哦,就是先扎一个高马尾,差不多到这里,”谈熙伸手在头顶比划,“然后把下面头发全部盘上去。”

半小时后,谈熙顶着一个蓬松半歪的“丸子”坐在饭厅喝粥。

男人的目光第N次落到她头上,欲言又止。

谈熙权当没看见,夹了个馒头撕着吃,相当悠闲。

“要不……你自己重新梳一遍?”

“怎么,不相信自己的手艺?”有一种美叫“凌乱”,有一种丸子头叫“男朋友梳的丸子头”。

陆征微窘,他有什么手艺?捣鼓半个小时,就整出这么个玩意儿,他自己都不忍直视。

所以,更无法理解谈熙为什么还能顶着这样……一坨,表现得若无其事。

“这是你第一次给我绑头发。”

“所以?”

“好好保留,再来几张自拍当做纪念。”

“……”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都发话呢,你嫌弃个啥劲儿?”

陆征无话可说,半晌,“……你喜欢就好。”

谈熙扬了扬下巴,“当然喜欢。”

吃完早餐,陆征收拾碗筷,谈熙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宝宝们,早安~

韩朔:不早了,谢谢。

:你在干嘛呢?语气挺冲啊!

韩朔:粑粑已经跳了两个小时的《滑板鞋》,现在闭上眼睛就是摩擦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抱抱]

韩朔:[摸胸]

小公举:早,熙熙[微笑]

:乖,啵一口~

小公举:[害羞]

安安:好热闹[玫瑰]

:给你们看样东西。

三十秒后……

:[图片]

韩朔:谁要看你自拍?丑死了!

:滚蛋!亮点要自寻哦~

安安:脸色好像红润不少。

韩朔(秒接):昨晚肯定运动过量[坏笑],千万别一下把人陆帅哥给榨干了,省着点,细水长流~

:[耳光]

韩朔:打粑粑?[哭]

韩朔:[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活该]

小公举:难道只有我发现了那个丑丑的丸子头吗?

谈熙眼前一亮,迅速回复——

我男人给扎的,好不好看?

韩朔:[心碎]你这样会失去宝宝我的!

小公举:对方已经踢翻这盆狗粮,并且拿走了你的狗盆[再见]

安安:一定要这样虐狗吗?[撇嘴]

谈熙通体舒畅,又发了几张自拍过去。

韩朔:粑粑心痛了,要跟你绝交[再见]

小公举:[再见]

安安:[再见]

十点半,两人出门。谈熙被陆征抱着下楼,进电梯的时候,不出所料又接受了一次目光的洗礼。

起初还有点不好意思,想把头埋进男人胸口当鸵鸟,却见陆征目不斜视,面色坦然,好像怀里抱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只……宠物?

好吧,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就让羡慕嫉妒恨来得更猛烈些吧!

叮——

电梯门打开,陆征抱着她率先离去。

一对小情侣落在最后。

“天!好浪漫。”

男朋友略觉无语,“人家是因为脚受伤……”

“公主抱诶!上次我被狗咬怎么没见你这样体贴?”

“人家几斤,你几斤?”45和54kg的区别,好嘛?

“你什么意思?!嫌我胖啊?”

“没……”

“行了,不用狡辩——分手!”

“梅梅,你听我解释……”

特么大清早哪来的黄金狗粮,宝宝不想吃啊!梅梅,我错了,别跑这么快,大不了下次再被狗咬我抱你就是了……

谈熙坐在副驾位上,怀里抱着狐小熙,后背垫着狼小征,呵欠一个接一个。

陆征把毯子递给她,“盖上睡会儿,到了医院再叫你。”

“哦。”

半小时后,车型霸道的路虎停在市中心医院门口。

谈熙睁眼:“唔……这么快就到啦?”

“嗯。”陆征下车,绕到谈熙这边,拉开副驾驶门,转身,把后背露给她。

“其实,昨天就去过医院,还敷了药……”

“上来。”

“哦。”

一路走来,回头率那叫百分百。

硬汉帅哥背着玲珑佳人,男友力A。

五楼,中医诊疗科。

刚出电梯,谈熙就闻到一股子药味儿,又苦又涩。

“看中医啊?”

“嗯。”

“不用挂号排队?”

“熟人。”

“……”

叩叩——

“请进。”

“李叔。”

“小陆来啦,”兴味盎然的目光轻飘飘掠过谈熙,一张老脸愈发灿烂,“坐。”

“麻烦了。”

陆征先把谈熙放下来,然后才挨着她一起落座。

李奎暧昧的眼神逡巡在两人之间,尽是八卦的神情。

谈熙有点无语。

“这就是你那小女朋友?”

“嗯。”

“挺好……哪儿伤着了,我看看……”

离开医院的时候,谈熙手里多了两包中药,脚也重新包扎过。

陆征替她系好安全带,“先送你去学校,大概下午六点左右来接你。”

“哦。”

昨晚,谈熙给群里发了通知,让时玥、杨维几人抽空去平时上课的阶梯教室开个集体会议。

商议之后定在下午一点。

这会儿吃个午饭,再去学校,时间刚刚好。

陆征都替她安排好了。

谈熙走神的这段时间,车已汇入主干道,“你要回京都?”

“嗯。”

“因为时璟?”

“不是。”

“哦。”

陆征轻叹,安抚道:“别想太多。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最迟六点就能到津市。”

“要不……”谈熙咬唇,“你还是待在京都,别回来了。”

虽然不舍,但公司大小事务需要人处理,更何况,陆征站在那样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上。

半个月时间,说多不多,但于他来说,已是奢侈。

“那个时候正在气头上,就当我没说过好了。”反正现在两人已经把误会解释清楚,谈熙心疼自个儿男人来回奔波,还要照顾她。就算精力旺盛,能力出众,也不是这么个用法儿。

“所以,你在赶我走?”意味不明。

谈熙抿唇,“少乱讲,我什么时候赶你了?”

“蠢东西,答应过你的事,就肯定会做到。”

“真的?”谈熙两只眼睛刷的一下骤然明亮。

说到底,她还是希望陆征能够留下来陪她。毕竟,热恋中的情侣没谁愿意分开,都想在一块儿腻腻歪歪。

“那公司怎么办?不管了?”

“下半年正好有一次分公司考察,我只是提前几个月而已。”是了,这边也有陆氏的产业。

“嘿嘿……”

“现在高兴了?”谈熙那点儿小心思早就被他看穿。

傻笑两声,“高兴!”

如果她能早点重生,赶在高考之后,填报志愿以前,肯定赖在京都和陆征双宿双栖,谁还来这儿上学?

当初,原主是因为不想看到秦家人和谈家人,又不敢一个人走太远,才选择距离京都不远但确实是两个不同行政区划的津市。

如果换成现在的谈熙,管你是人是鬼,尽管放马来战。

“中午想吃什么?”

“学校门口有家湘菜。”

陆征拧眉,“换一家。”

“为嘛?!”

“忌口。昨天让你吃了水煮鱼片,半个月内没有第二次。”

谈熙撇嘴,不知想起什么,猛地坐正身体,“你怎么叫李医生‘李叔’?亲戚啊?”

“他以前在军区医院工作,退休之后被津市中心医院返聘,现在是中医诊疗科的招牌。”

“那……你们以前出任务是不是经常受伤?”

“偶尔。”但伤必大伤。

“我不想喝中药……”

男人冷眼一扫。

谈熙立马不说话,乖乖坐好装鹌鹑。

切,一和好就嘚瑟,又开始瞪人了!

四十分钟后,路虎停在T大门口。

陆征出示证件,加上谈熙腿脚不便,门卫大叔爽快放行。

“停在教学楼B区,从中庭穿过去最近。”

陆征背她进去的时候,其余四人都来了,见这架势,脸上表情各异,但无一例外,眼中都涌动着八卦精光。

谈熙看了眼时间,也才十二点半,这几个来得够早啊。

她拍拍陆征肩头,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男人照做,将她放到桌面上,两腿悬空。

谈熙作势下溜,企图单脚落地。

陆征看了她一眼,谈熙瞬间不敢再动。

只能就着他伸过来的手,扶稳,轻轻落地。

高雯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挑了挑眉,“队长的男朋友?”

杨维就站在她身边,闻言,目光稍暗,“别瞎说,万一是家长呢?”

“自欺欺人。”看陆征的年纪不可能是谈熙她爸,两人长得不像,排除兄妹的可能,至亲抛开,有哪个亲戚之间能像这般亲热。

虽然谈熙和陆征从进门开始到现在,都不曾开口讲话,但两人动作之间透出的亲昵,眼神交汇时乍现的缠绵,无一不在坐实彼此的情侣关系。

杨维学画,不可能连这点观察力都没有。

“高雯,你你你……别太嚣张!”

“哼!”她早就觉得杨维对谈熙过于殷勤,没想到这小子打的是这个注意呢!

只可惜,名花有主,而且那个男人看上去比他强太多。

不是夜光杯,还想装葡萄酒?

痴心妄想!

郑茜在看到陆征的瞬间,眼里闪过浓墨重彩的惊艳,相貌堂堂,身形颀长,散发出一种不威自怒的气势。

第一眼她就可以判断,这个男人不简单。

之后,看到他与谈熙那样亲密的互动,郑茜不由在心里冷哼一声,高傲地别开视线。

这男人什么都好,就是眼神不行,居然看上了谈熙。

如果杨维几人的反应还在正常范畴,那时玥就只能用“呆滞”两个字来形容。

“陆、陆大哥?”

“嗯。”点头回应。

他和时璟关系铁,自然也认得时玥。

“你、你们?”惊讶的目光逡巡在谈熙和陆征之间,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个大胆荒谬的想法,但很难相信。

“男女朋友。”算是肯定了时玥的猜想。

在讲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目光不落痕迹地扫过杨维,令后者脊背发凉,冷汗直冒。

高雯:“诶,你往后面躲什么?”

杨维:“……有点阴森。”

------题外话------

二爷:把一切情敌扼杀在摇篮中!

杨维:好怕怕怕……

P:今晚十点半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