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兄弟和女人,郑茜犯贱(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奇怪地瞅了她一眼,杨维纳闷儿,小妮子态度不对啊!

“你之前不是讨厌谈熙?怎么现在一口一个‘队长’,叫得齁甜。”

高雯一哽,“我什么时候讨厌她了?”

“还不承认?”

“是,我之前确实对她有点那么点点偏见,但现在没啦!”

“啊?”

“啊什么啊?”

“怎么就没了?”

“实力说话。”

杨维没听懂。

“我以为她是靠关系才拿到名额,不然范教授为什么把机会给一个刚入学不久的新生?”高雯做足准备、拼尽全力,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东西,凭什么谈熙也有?

高雯不知想起什么,眼底闪过怔忡,很快又恢复清明。

“我从一年前就开始准备,每天除了教室和宿舍,绝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画室不停练习素描。那段日子苦得让人不敢回想,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是怎么过来的。”她曾经把吃饭的钱用来买铅笔和纸,有时画画忘了时间,就到走廊啃个窝窝头又能支撑一下午。

杨维陷入沉默。

说来,他能拿到名额也是因为自己从大二到大四每天坚持两幅素描,风雨无阻,这才慢慢练出水平,走到今天。

“没有谁会随随便便成功,大家都一样。”高雯狠咬了口鸡腿,边嚼边笑。

“欸,你还没说为什么突然之间不讨厌谈熙了?”

“明知故问!还能为什么?就素描这方面,她比我们实力都强,也难怪范教授会看好。”

“其实,”杨维刨了口饭,继续道,“我之前也这样想过。总觉得吧,让一个新生和我们组队太过儿戏,但是见过谈熙画画的样子,我就明白,她能拿到名额全靠实力。”

“对啊,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愤愤不平的?”高雯长舒口气,“看来要更努力才行,免得被小学妹甩太远,丢脸哟!”

“看来咱们心有灵犀啊!”

“切,谁跟你灵犀?”

杨维也不生气,聪明地转移了话题:“这外卖挺好吃啊,改天咱们也叫一回。”

“得了吧,你以为谁都有这口福?”那可是季月家,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所以,杨维就是个二愣子,一问三不知。

“……”

谈熙坐在讲台上,对着饭菜挑挑拣拣,她必须承认味道的确不错,可为什么连点青椒沫儿都看不见,更别说火辣辣的红椒。

陆征这招,够狠的。

不过,看在味道不赖的份儿上的,谈熙忍了。

吃完,将饭盒搁到一旁,抬腕看表的同时清了清嗓,“现在正午十二点五十三,也就是说,你们还有七分钟时间解决剩下的饭菜,过点不候,直接开始动笔。今天要画的几个物像已经用照片的形式放大展映在投影幕布上,请各位抓紧时间。”

一点整,大家已经拿出纸和笔,坐在各自座位上,只等谈熙按下计时器。

“半个小时完成第一幅,计时开始!”

偌大的阶梯教室只听笔尖摩擦纸张发出的沙沙声,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杂音。

京都,高速路口。

“老陆,人在哪儿?”

“高速收费站。”

“出口?”

“嗯。”

“直接来军区。”

通话结束。

下午两点半,路虎驶入军区门栅,站岗士兵敬军礼,目送车子走远。

陆征敲门,抬起的手还没落下去,门就从里面被人拉开,露出时璟硬朗带笑的脸——

“挺准时啊,进来再说。”

陆征坐在沙发上,掀开面前茶盅,动作猛地顿住,然后又不动声色将茶盖放回去。

时璟挑眉:“嫌茶不好?”

“你自己说的。”

“……知足吧,有得喝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

说来,他的日子确实不如陆征滋润,喝的是沱茶,吃的是食堂,工资虽然不少,但干的都是玩儿命的活。

最最最重要的一点——他至今还是条单身狗!

等再过几年,说不定陆征娃都抱上了,他还是根老光棍。

人比人,气死人!

哼!沱茶怎么了?“我跟你讲,这可不是一般沱茶,前些日子凌老出访泰国……”

“还有九十分钟,你确定要用来跟我讨论茶叶?”

“什么九十分钟?”

“我四点就走,自己看着办。但是过了今天,我不想再听到‘谈熙’和‘BW’有关系的说法。”

时璟笑容骤敛:“所以,你铁了心要包庇女朋友?”

“首先,她是她,BW是BW,两者毫无关联,包庇更是无从谈起。第二,她不仅仅是我女朋友,还是我陆征未来的妻子,所以,我不会容许任何人往她身上泼脏水。”

“也包括我?”

“没错。”

时璟半眯双眼,遽然冷笑出声,半晌才停下来,凌厉目光直击对面安然坐定的陆征,一字一顿:

“如果,我一定要弄清楚谈熙和BW的关系呢?”

“不会有结果。”笃定的语气,彰显“二爷式”狂妄。

没有任何缘由,他相信谈熙那句“不要再试图去找BW,因为,你们找不到”。

一个人,只要还活着,哪怕躲藏在这个世界最隐蔽的角落也有找到的可能。

谈熙却说:你们找不到。

那般笃定的语气,稳操胜券。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BW已经死了!

也只有死人才“找不到”。

时璟轻笑,许是猜到什么,目光愈发暗沉:“你是特种兵出身,应该知道特殊情况要用非常方法。”

例如,逼供,刑讯。

“你敢!”陆征勃然大怒。

“我有这个权力。”

“就算因此赔上整个时家?”

“你!”

“阿璟,当了这么多年兄弟,你应该知道我说话算话。”陆征眼神发狠。

“你来真的?”

陆征一默,半晌:“谈熙是我女人。”

“就为了一个女人,你他妈抛弃兄弟?!”脑海里那根绷紧的弦终于断了,时璟歇斯底里!

“是你紧咬不放,逼我走到这一步。”

纵然时家底蕴深厚,也有那么几位身居高职,但若说论实权,庞家已至鼎盛;论财力,也难与陆家抗衡。所以,他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输给陆征,注定在这场对峙中不占优势。

“老陆,你用权势压人,包庇谈熙,有没有想过庞老爷子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陆征眯眼:“威胁我?”

“是你先翻脸。老首长一世英名,迟早被你这么个不肖子孙玩儿完!”

“再说一遍,谈熙跟BW没有任何关系。”

“你说无关就无关?”

陆征冷笑:“在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之前,你,我,都没资格动她。”

时璟顿时一哽。

“我知道,你想说二者手法相似。但有一点你要搞清楚,这个结论是基于我个人感受做出的判断。”如果陆征否认,那么时璟自以为掌握的一切“资料”都会变成空中楼阁。

因为当年BW入侵军方资料库的时候,只有陆征和她交过手。毫不夸张地说,放眼华夏,找不出第二个熟悉BW的人。只要陆征不松口,谁都不能证明谈熙和BW手法相似。

显然,时璟被他这么一点,也想到了关键所在,顿时面色铁青,难看至极。

“陆征,你觉得自己配当一个军人吗?”

搁在膝头的手狠狠一震,抬眼瞬间,凌厉毕现,陆征平静道:“你没资格说这种话。”

“我没资格,两位老爷子总有资格吧?”时璟拉开隔间的门,两位身着上将常服的老人一前一后步出。

前者身形魁梧,老眼矍铄,通身气势无端迫人,一看便是久居上位者。

另一位拄着拐杖,相对前者威严的面部轮廓多了几分慈蔼,但仍旧不容小觑。

时璟:“庞老,葛老。”

陆征起身,站直,开口唤:“首长。”

一系列动作完全出自军人的本能。

“咳……刚才的事我们在里面听了大概。”葛老开口打破沉默,“依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确实没办法断定谈熙和BW之间存在关联,但不排除这种可能。”

时璟:“所以应该继续查,直到揪出BW!”

葛老不作回应,转眼看陆征,“你的意思呢?”

“该说的都说了,不必赘述。”

“……”

“陆征,你进来,我们单独谈。”一直没开口的庞老爷子突然发话。

“好。”

一刻钟后,陆征从隔间出来,径直越过时璟,推门离开。

葛老起身,面色突变凝重,顾不上跟时璟说话,便拄着拐杖往里间而去。

时璟杵在原地,有点懵。

首长谈话他没资格掺和,想了想,还是直接问陆征来得靠谱,遂拔腿追出办公室。

“老陆,你等等——”

“有事?”他抬腕看表,已经三点二十。

“急什么?”小跑过来才堪堪追上,又不是赶着去投胎!

“六点要去学校接她。”

这个“她”指谁,两人心知肚明。

时璟冷嗤:“你就惯着吧,她那胆子都是你给一点一点养肥的。”谈熙那混不吝的玩意儿,给点颜色就开染坊,没人管还不得拽上天?!

“我意。”

“……”妈哒!太气人了。

“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你从津市开车过来,还没吃午饭吧?”

陆征挑眉。

“去食堂让蔡叔弄两个小炒,我请。”

“不用了,晚上回去吃。”顿了顿,又补充:“她做。”

“……我说,你怎么去津市一趟回来,张口闭口不离谈熙,她给你下蛊了还是怎么地?”

“想通了一些问题而已。”

时璟没听懂,但他知道,陆征已经中了谈熙的毒,明明病入膏肓还自得其。

“BW的案子已经批准移交给网络犯罪科,你以后别再掺和。还有,特种兵不是用来抓黑客的,揪住不放对谁都没好处。”

时璟气得肝儿疼,偏偏拿陆征没有丁点儿办法。

“行,你们这破事儿老子不管了!别说做兄弟的没有提醒你,谈熙那丫头就是个祸源,你可得看牢,上次华润事件她横插一脚,这回BW的案子也牵涉其中。我要是你,就找个安安分分的大家闺秀,结婚生子,过正常日子,何必在后头给人擦屁股?”

陆征闻言,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了。

时璟一脸莫名。

笑毛?

“如果安安分分那她就不是谈熙了。”

“……酸!”

“你不懂。”隐约带笑。

“……”懂你妹!

“等你有了喜欢的人,不需要任何理由,都会拼尽全力护她周全。”

“呵,那我确实不懂。”也不想懂。

“这事到此为止,先走了。”

“……”

谈熙那边四点钟就结束了。杨维等人自发安排了一次限时练笔,她坐在讲台上也无聊,索性也跟着大家一起画。

“队长,别告诉我你已经画完了。”杨维双目呆滞,我的个老天,这才过了一刻钟啊!一半时间都没有!

他知道谈熙手速快,可也用不着这么碾压大家吧?

“哦,你给题目不难,物像都是流畅线条,所以画得比较快。”

“……”所以是真的画——完——了!

好绝望。

而且,谈熙几乎不用橡皮擦,多大的自信才敢要求“落笔无悔”?

这样的韧劲儿和天赋,他只在一个人身上亲眼见过——井巡,井大师。

“你看我做什么?不画了?”谈熙皱眉。

“啊?哦。”杨维埋头,继续动笔。许是受了谈熙的刺激,速度明显有所提高。

时玥第二个完成,仅在谈熙之后两三分钟。出生在那样的家庭,奶奶又是行业泰斗,不优秀才奇怪。

高雯和杨维同时搁笔,现在只剩郑茜。

她在最后一分钟才慌忙结束,并且交上来的素描质量也让人不敢恭维。

从拿到那张作品,谈熙的脸色就没好看过,“这就是你花了整整二十九分零七秒画出来的东西?”

郑茜扬了扬下巴,“有什么问题吗?”

冷笑一声,谈熙把素描纸就近递给高雯,“你觉得应该怎么回答?”

高雯接过来细看,接着瞄了眼郑茜的方向,神色相当复杂。

她已经懒得幸灾祸了,这种水平跟刚入学的大一新生有什么区别?当然,谈熙除外。

“明暗分界线颜色太深,影响质感体现;上下一个明度,缺少上深下浅的变化,因为地板会反光。”她随口挑了两处错误,高雯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仁慈了。

谈熙把画扯过来,扔到郑茜怀里,“重来。”

奇异般,郑茜并未多作辩解,也没有流露出不满的神色,而是平静地接受惩罚。

坐回位置上,抽出新的素描纸,开始动笔。

“嘶……”杨维倒抽一口凉气,压低声音朝高雯嘀咕:“她居然这么听话?!”

“谁知道?也许人家有病呢?”

“……”论嘲讽,他只服高雯。

谈熙也不由疑惑,郑茜虽然基本功不比时玥,悟性也差高雯,但总体水平还算不错,没道理画出刚才那种垃圾作品。

俗话说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

“队长……”杨维挠头,“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成吗?”

“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该散就散吧。”

高雯收拾好东西,“先走了,拜。”

时玥留下来等郑茜,正好谈熙要去洗手间,“一起吧。”说完,伸手扶她。

“谢谢。”

“脚怎么回事?”

“运动时间太长,轻微骨裂。”

“有没有去医院?照个片比较安心……”

“照过了,医生说没有大碍,半个月就能养好。”

“我认识一个中医伯伯,对正骨很有一套,要去试试吗?”

“不用,陆征带我看过中医。”

时玥笑容稍顿,“你跟陆大哥……不好意思,我可能问得有些唐突,但是真的很好奇你们怎么认识的。”

“在医院。”

“有故事哦~”时玥眨眼,笑得促狭。

谈熙想到两人初见,画面着实太美,忍不住笑出声。

“熙熙,你把我好奇心都勾起来了!不行,必须负责!”

“这个嘛……佛曰:不可说。”

其实,是说不出口。

拐过廊角就是洗手间,“你自己可以吗?”

谈熙气得发笑,“姐姐,我单脚受伤,单脚,K?更何况,两只手还是好的!”

“行,那你去吧。”

两人回教室,郑茜还在闷头画。

时玥轻手轻脚走到她身边,“茜茜,走了。”

“还没画完……”

“拿回去画吧。”

“可是……”

“放心,谈熙同意了。”

郑茜皱眉,目光闪了闪,“我想把剩下的画完,不能半途而废。”

“这样啊……”时玥面露难色。她买了七点的高铁票,打算回京都看奶奶,再耽搁下去可能会误车……

“要不……你先走?”

时玥咬唇,“那好吧,你也别太较真儿了。”

“嗯,再见。”

时玥收好东西跟谈熙告别。

“替我向奶奶问好。”

“会的。先走了,你一个人可以吗?”

“他六点来接我,还有二十分钟。”

“嗯。注意安全。”

时玥走后,阶梯教室就剩谈熙跟郑茜。

“画完了。”

谈熙接过来细看,这才是她应有的水平,发挥正常,中规中矩,且只用了二十分钟。

“可以了。”

郑茜收拾东西离开。谈熙把背包扯过来,掏出手机给陆征打电话。

“大甜甜,我这边结束了,你在哪儿?”

郑茜走远的背影停顿一瞬。

陆征打了半圈方向盘,转进校门,降下车窗把证件递给门卫,这才回她:“已经到了,等我五分钟。”

“好。”

“别乱走动,坐着等。”

“知道啦!”

通话结束,门卫把证件还给他,爽快放行。

路虎驶入T大,龟行一段距离后,停在教学楼B区,下车,穿过中庭。

走完长廊就到12阶梯教室。

他不由加快脚步,心情也随之大好。

“陆……先生?”一道轻柔的嗓音传来。

陆征脚步未停,并不认为那是在叫他。

“陆先生!”

陆征看着挡在面前陌生的脸,皱眉,“我不认识你。”

郑茜脸上闪过尴尬,转瞬即逝,“中午你送谈熙来教室,我们见过。”

“有事吗?”生硬,冷肃。

郑茜攥紧挎包肩带,勉强扯出一抹笑,“我叫郑茜,跟谈熙一起参加比赛的。”

“嗯。”

“还有谢谢你的外卖,很、很好吃。”

“如果没有别的事,麻烦让开,你挡道了。”走廊并不宽,许是为了彰显艺术系的独特风格,设计成苏州园林式的窄巷,旁边立有雕花扶栏,若两人同时通过,需要各自侧身给对方让道。

郑茜脸上乍青乍红,她长相不错,丰乳细腰,很少在男人面前吃瘪,这么难堪还是第一次。

“不让?”陆征冷笑,又是会心一击。

“我……你跟谈熙是男女朋友?”郑茜咬牙,既然截到人,不赌一把太可惜。豁出去了!

“与你何干?”

“她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样单纯无害,也不是什么才女,我、我怕你被骗……”

陆征挑眉,半眯了眼。

郑茜以为他听进去了,眼里闪过兴奋,“她这个人又狂又傲,嘴不积德,特别招人恨!”

“也包括你吗?”

“对!”郑茜重重点头。

------题外话------

十点半二更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