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姥爷上门,套路太深(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除非你不敢。”

陆征短促地笑了声,正色:“对爷来说,没有敢不敢,只有想不想。”

“爷,那您想吗?~”眼尾上挑,媚色无疆。

男人偏头,视线掠过,倏地瞳孔紧缩,呵笑:“存心的?”

“嗯啊。”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勾引你啊!没看出来?”

陆征目光泛狠,“等爷回去再收拾你,小、东、西!”

谈熙耸肩,配图:来呀!相互伤害啊!

十分钟后,路虎停在超市门前。

陆征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架手推车,把谈熙放进去,一边推着往前走,一边挑选食材。

谈熙发现,这家超市的手推车比其他超市都宽敞,而且还在里面设计了软绵绵的儿童靠垫,十分人性化。

一开始,她还有点不习惯,总觉得自己这么大人了,还干小孩子的事。可进去之后,才发现很多跟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都坐在购物车里,男朋友就尽职尽职跟在后面,哼哧哼哧地推。

这世道,处处都能捡着狗粮。

“买什么菜?”陆征低头询问。

谈熙想了想,“先到生肉区。”

正好前面就是。

陆征:“牛肉?”

“这块好像不新鲜,换那个……不是,左边……”

“这里?”

“再往左,对,就是那块儿!”

“打算怎么吃?”陆征把过了秤的牛肉放到推车底下的菜篮里。

“你觉得?”

“主厨说了算。”

“那就泡椒牛肉丝!”麻辣鲜香。

陆征拧眉,“不行,脚伤没好,这段时间必须忌口。”

“……”

“乖。”拍拍头,拿她当小孩儿哄。

“……”好内伤。

泡椒自然没买成,改用木耳替代。

男人:“木耳牛肉丝应该不错。”

谈熙想哭,特么又被搅黄了,她想吃点辣,咋就恁个难?

“想吃什么水果?”

“随便。”某妞儿蔫蔫。

“嗯,苹果不错。”

“……”丫的,还真随便啊!

路过乳制品区,陆征:“牛奶还是酸奶?”

“酸奶。”

结账的时候,陆征顺手拿了两盒杜蕾斯,收银小妹偷瞄过来,脸颊不由泛红。

谈熙瞥了眼,一盒至尊超薄,一盒凸点螺纹,全是最大ze。

结完账,陆征蹲下来背她,顿时引来不少围观。

谈熙乖乖趴上去,有什么好看的?再看也不是你们滴!

“扶稳。”

“哦。”伸手,环住他脖颈。

“刚才看到了?”

“什么?”

“套。”

“……”你丫当着我面儿扔进去的,又不是瞎,怎么可能没看到?

“今晚两种都试试。”

“有区别吗?”

“一个让我爽,一个让你爽……唔……”

谈熙忙不迭伸手捂他的嘴,颊边绯色弥漫:“旁边还有人,你小声点!”

换来男人一阵低笑,带着撩动心弦的魔力。

性感爆棚。

“别笑了!”恼羞成怒。

……

回到公寓,谈熙开始动手做饭,陆征给她打下手。

“大甜甜,把白菜洗一下。”

“大甜甜,肉切好了吗?哎呀,不是这样,要顺着筋络下刀,听过《庖丁解牛》的故事吗……”

“大甜甜,葱给我。”

“大甜甜……”

都说君子远庖厨,陆征却在其中。

如果不是手机响了,他现在还在厨房团团转。

谁叫他意呢?

“什么事?”语气不善。

“老陆,虽然几个小时前我们闹得不大愉快,但你也没必要这样对我吧?兄弟情呢?同胞爱呢?基友的小船……”说翻就翻!

“有话快说。”

“……我来了。”

“什么?”

“那个……我在津市。”

陆征拧眉。

“你家楼下……”

褶皱更深。

“哦,老爷子也跟着一块儿。”

“老爷子?”哪个老爷子?

“庞老。”

“时璟,我看你皮痒了,欠抽!”

“咳……饭应该做好了吧?”时璟还记得那句“晚上回去吃,她做”。

老陆啊老陆,瞧把你嘚瑟的,现在知道给自己挖坑是个什么滋味儿了吧?

哼哼!

“滚蛋。”

“你确定?老爷子可在旁边儿听着,你当外孙的就这么对你姥爷?”

陆征:“……”

“说吧,几楼?我跟老爷子还没吃晚饭,饿得前胸贴后背。”

陆征报了个数字。

“马上就到,记得开门迎客。别忘了,让你小女朋友多做几道下酒菜!”

“你他妈哪来这么大脸?”

时璟嘿笑两声,“我脸确实不大,可谁叫老爷子在这儿,亲姥爷上门,你丫敢撂脸一个试试?”

“……”

陆征回到厨房,“熙熙……”

“嗯?”她正炒菜,随便应了声,也没去看他。

“有客上门。”

谈熙稍愣,“什么时候?”

“马上。”

“……谁啊?”陆征在津市应该没什么朋友啊。就算有,也不至于好到能上门做客。

“时璟。”

“哦。”谈熙不奇怪了,时璟蹭饭也不是一回两回,“那我多做两个菜。”

“一起来的,还有我外公。”

哐当——

锅铲掉锅里。

谈熙一脸懵逼。

楼下,Jeep车里。

“谈妥了?”老爷子开口,威严持重。

时璟点头,把手机揣回兜里,“现在上去?”

庞延昭心里挺复杂的。

一方面觉得高兴,盼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自家外孙铁树开花;另一方面又怕谈熙配不上他家这么优秀的小子,毕竟,这回黑客事件有她掺和,万一是个不省心的,如何是好?

“您怎么了?”时璟纳闷儿,先前不是还吵着要过来,愣是从京都杀到津市,这会儿怎么又不表态了?

“咳!你说我这样贸然上门,会不会不大好?”

时璟挑眉:“您老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两种都说。”

时璟嘴角抽搐,“假话就是,平常在电视里才能见到的人突然到了家里,可以说蓬荜生辉。假话嘛,您这样微服私访,万一吓到未来外孙媳妇怎么办?”

“我又不是老虎,能吓到她?!”老爷子不意听这话,说得他好像煞神一样。

“也对,反正那丫头也是个无法无天的,没准儿您还真吓不到她。”

老爷子面色微沉,这话忒不得劲儿,遂摆出威严的派头:“我就这么没分量?!哼!”

时璟内心是崩溃的,敢情他说什么都是错?

小的气他,老的折磨他,上辈子肯定是欠了姓陆的高利贷,这辈子注定当牛做马给还上。

可不是当牛做马?

谈熙闹出事儿,他得通知老陆;首长心血来潮要看外孙媳,他还得随行保护,腰上别的两把枪可不是作假。

时璟觉得,他就是用生命在替陆征办事儿。

“你说,那丫头性情如何?”

嚯!这下还得充当解说员。

“您指谈熙啊?”

“嗯。”

时璟想了想,不是说不出来,而是对那某人的意见太多,以至无从开口。

“胆大妄为,嚣张狂妄,关键嘴还毒,表面上看像个孩子,其实心里贼精!”

庞延昭的第一反应:这女娃娃莫不是成精了?

“听起来,你对她颇有微词?”最终老爷子选择不动声色,到底是久居高位的人,做任何判断都习惯了谨慎。

“岂止微词?明明很多词儿!您老不知道,陆征自从跟她在一起之后,就像商纣王身边多了个妲己,周幽王跟前站了个褒姒!”随即,长声一叹,“温柔乡,英雄冢。从此君王不早朝……”

庞延昭呵笑一声:“老时常跟我抱怨,说他孙子已经在部队里被磨搓成一个大老粗,只会抠脚。我看你表达能力还是没问题嘛,引经据典,信手拈来。”

时璟:“……”抠脚?那可是他亲爷爷!

“行了,上去吧。”老骨头饿不得。

两人进门的时候,菜已经摆上桌,碗和酒杯也放置整齐,桌上立着一瓶二锅头。

“外公。”陆征叫人。

谈熙就站在他身边,笑得还挺乖巧,特别是两只眼睛,弯得像月牙儿。

“首长好!”

“呃……”这称呼,有点正式。

不过,小姑娘声音清脆,听起来煞是悦耳。

“咳!在家里就别称呼什么首长,随阿征一起叫吧。”说完,直接进屋。

陆征无甚意外。

谈熙有点受宠若惊,难道经常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人都这么和蔼?

时璟则挑了挑眉,心道,丫头片子还挺有本事。

要知道,这位通常都是嚎着训话,炮仗脾气一点就炸,他手下那些兵一听上头要检阅,没有一个不哭丧着脸。

五个家常菜,荤素搭配还有凉拌,外加一锅热腾腾的大骨汤。

很平常,也很温馨。

老爷子被请到上方就坐,盯着那瓶二锅头看了又看,良久才道:“有心了。”

谈熙和陆征对视一眼,心情大好。

“外公吃菜!”得意就忘形,说的就是她。

此话一出,陆征没什么特殊反应,倒是老爷子和时璟不由一顿。

前者心说,丫头片子嘴还挺甜,居然不怕他,胆儿够大!

后者吐槽,什么叫“顺杆爬”,这就是了。

谈熙则一脸灿笑,那傻白甜的样子就差在脸上写“我很纯洁,我什么都不知道”。

庞绍勋爽朗一笑,竟然正儿八经回问:“丫头让我吃哪道菜?”

“麻婆豆腐不错,先垫垫肚子,喝酒才不容易醉。”

“那我尝尝。”

不等老爷子动筷,谈熙就已经替他夹到碗里,然后眨巴着一双极为灵动的眼睛,目露希冀地将他望着。

“咳!”老爷子有点别扭,这孩子是不是太重视他了?

偏偏这种重视又不像普通人面对他时刻意表现出来的谄媚,甚至连讨好都算不上,因为那双眼睛实在太干净,一眼就可以望到底。

“怎么样,好吃吗?”比起一个正在接受男方家长考察的孙媳,她更像一个急于得到肯定的孩子。而肯定的内容不是她这个人如何如何,而是她的菜怎样怎样。

老爷子不禁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他现在坐的这个位置随便换成其他什么人,谈熙也会用这样热切的眼神盯着他,然后问:怎么样,好不好吃?

这哪里是在恭维他,明明是想从他这儿得到夸奖。

无关身份和地位,只是一句发自真心的夸赞,而已。

思及此,庞延昭心里挺不是滋味儿,敢情他一个老革命大首长,人人见了都得点头哈腰,偏生你丫头片子没拿我老人家当回事儿,怎么可以这样咧?!

所以,大人物的心思不好猜。

凑近点吧,他说你正事不干就知道溜须拍马;隔远了,又觉得你没把人放眼里。

谈熙才不管这么多,她辛辛苦苦做的菜,您老都吃进嘴里了,不吐出句好话是不是太抠门儿?

“不错,鲜嫩爽口,麻辣适中。”

老爷子可没说假话,他也犯不着,这菜确实挺和他胃口。

谈熙笑意更甚,比阳光还明亮几分,那叫一个灼眼。

陆征替她夹了块小排骨,“吃饭。”

这下,大家才动起来。

就连时璟也觉得这些菜确实不错,要卖相有卖相,吃进嘴里味道也好。

“那啥……这些都是你亲手做的?”时璟虽然吃过不止一次,但还是忍不住怀疑。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谈熙除了闯祸,什么都不会。

一个眼神瞪过去,冷笑:“吃还堵不上你那张嘴!”

“……”时璟讪讪。

老爷子则在心里赞了句“小丫头好胆量”。那可是堂堂雷神特战的头头……

如果谈熙是个娇滴滴的小女生,庞延昭还不一定看得上眼,偏生她这不吃亏的性子让人打从心眼里喜欢。

更何况,太过温柔将来也镇不住陆征,爽快厉害才好。

嗯,这可是亲姥爷——外孙媳妇还没过门就想着怎么压制外孙。

酒过三巡,老爷子和时璟话多了起来。只有陆征还四平八稳,不见醉意,好像手边那个空酒杯不是他的杰作。

“凉拌猪耳朵不错!丫头手艺跟谁学的?”老爷子笑问。

“食谱啊。”

“……”

眼看聊天继续不下去,陆征出言打圆场,“她在这方面天赋不错,通常看一遍就会。”

“这么厉害?”时璟瞪大眼,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敢情人家厨师都不用学,全看菜谱得了!

谈熙冷眼瞪回去,“知道你不服。忍着。”

时璟吃瘪,面色难看。

老爷子却哈哈大笑:“你这丫头有趣得很……”

有趣?

她是玩具咩?谈熙腹诽。

不过目前来看,老爷子对她印象还不错,至少没有端架子,刻意给她下马威。

吃完饭,三个男人在客厅说话。

谈熙主动去厨房洗碗,原本陆征要动手,她没同意。这种场合,再不懂事,也知道该给男人留面子。

更何况,当着人姥爷的面儿使唤外孙,她神经还没粗到那种地步。

“阿征,那丫头脚怎么了?”老爷子问。

“运动过量,轻微骨裂。”

“你打算在这边待多久?”

“半个月。”

老眼隐约浮现出惊讶,似没料到陆征会放下京都的事在这边待这么长时间,“为了谈熙?”

“她脚不方便。”

啧,英雄难过美人关,他这个好外孙也没能例外。

当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一刻钟后,时璟接了通电话,准备离开。

临走之际,老爷子突然开口:“改天把人带回去吃顿饭,你外婆已经念叨很久了。”

可不是很久?

自从去年年底,陆征在顾家生日宴上公开承认谈熙的身份以后,庞家人都对她很感兴趣,至于这所谓的“兴趣”里面是友好,还是恶意,那就不好说了。

但不妨碍“谈熙”这两个字被他们牢牢记住,虽然脸对不上号。

陆征没有一口答应,“等有机会再说。”

谈熙正好做完事,扶着墙慢慢移动,“人走了?”

“嗯。”伸手扶她。

“今晚五菜一汤全部消灭。”

“说明你手艺好。”

“老爷子吃得最多。”

“他胃口大。”

“刚才你们说了什么?”

“让我带你回家吃饭。”这个“家”当然指“庞家”。

谈熙挑眉,“那你怎么回的?”

“想去吗?”陆征没急着回答,反过来问她。

“你舅妈和小堂妹儿可不怎么喜欢我。”轻声一笑,“怎么办呢?”

“都是无关紧要的人,不用理会。”

“就等你这句话。”

“……”

“我跟你讲,下次见到庞绍婷必须绕道走!”

“为什么?”陆征似笑非笑。

谈熙给了他一拳,“少装傻!你是我的!我的!”

陆征伸手,拥她入怀中,幽幽香气入鼻,忍不住喟叹一声,似无奈,又像认命:“是,我是你的。”

谈熙抿唇偷笑,拍拍他肩膀:“大甜甜真乖~”

“你呀……”

“我刚才的表现还可以吧?”

陆征抱她坐到沙发上,沉吟半晌都未开口。

谈熙一急,推他肩膀:“你倒是说啊!”怪吊人胃口的。

“吓到了?”

“哼!”

“没看出来老爷子很高兴?”

谈熙点了点头:“是挺高兴的。”

“他在家里吃饭很少说话,连舅舅都不敢随便开口。”

“这么说,我还是个例外?”

“何止例外。”老爷子就从没像今天这样和蔼过。

谈熙“哦”了声,又摸摸自个儿肚皮,“大甜甜,我好像没吃饱。”都怪时璟,虽然老爷子吃得不少,可他吃得最多!几乎一半的大骨汤都进那厮的胃里了。

反倒她这个做饭的,一口没捞着。

“下次不让时璟来家里了。”

陆征轻笑,应了声好。

谈熙眉开眼笑,“我想吃个苹果。”

“等着。”

……

时璟忍不住揉鼻子。

庞延昭见状,“你怎么了?”

“痒。想打喷嚏。”绝壁有人在说他坏话。

除了谈熙,不作他想。

“你说你,大男人也好意思为难一个小丫头?”

“我有吗?”时璟眨眼,一脸迷茫。

老爷子冷哼,“出息!”

“我冤枉……”

“行了,留着跟陆征解释吧。”刚才那小子的脸色明显不对劲,没那么容易善了。

时璟也想到了,无甚在意地撇嘴,“懒得理他。”虐狗狂魔。

“刚才津市军区打电话做什么?”

时璟面色一肃:“据说情报科收到了一条黑客发来的秘密指令,初步怀疑与境内恐怖组织有关。”

老爷子原定计划是要到东北军区考察,顺道路过津市便想着见一见外孙的小女朋友,这才让时璟陪同来此。

不然,他还真没机会吃这顿饭。

“你先通知东北那边,考察时间延后三天,把事情处理完再过去。”涉及恐怖势力,由不得丁点儿大意。

“是!”

谈熙美滋滋啃完苹果,把核递给陆征,后者随便一扔,精准入洞。

打了个呵欠,有点犯困。

“去洗澡?”

谈熙点头,陆征抱她进主卧,放到床上,转身去浴室放水。

“诶——用喷头就可以了。”她嫌浴缸麻烦。

“你脚怎么办?”

“……哦。”那还是用浴缸吧。

可当她进到浴室,看见已经脱光的某禽兽,才惊觉陆征坚持要用浴缸的真正目的。

城市套路深,宝宝要回农村!

呜呜……

------题外话------

十点半二更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