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撒娇女人最好命(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浴室的灯持续亮了整整两个小时,谈熙被抱出来的时候,皮肤都起皱了。

不知道是水太热,还是某禽兽太热,反正脸蛋儿是熏得红彤彤。

陆征替她把身上的水擦干,套上睡裙,又另外拿了一张毛巾替她擦头发,期间,谈熙一直闭着眼睛,已然累极。

“乖,先松手,把头发吹干。”大掌拍拍她侧躺的小屁股。

谈熙放开他衣袖,咕哝一声,继续睡过去。

等头发吹干,陆征又去检查她脚上的纱布,嗯,全湿了。

只好翻出医药箱,重新替她包扎。

等陆征忙完,躺到床上,谈熙已经睡醒一觉,眨眨眼,侧头看他。

“还不困?”男人骨节分明的手穿过她的发丝,轻轻梳理着。

谈熙凑近,在他胸前乱闻,还发出细微的咻咻声,“你抽烟了。”

“事后一根烟,快活赛神仙。”

“……”

“今天下午在车上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什么?”

“就是……”陆征凑近,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谈熙耳侧。

“嘶!刚才在浴室你还没疯够?!”

“一码归一码。”

谈熙咋舌,半晌才吐出一句:“你也不怕肾透支。”

“嗯?”黑眸半眯,“你再说一遍?”

谈熙可没这个胆儿。

只撒娇道:“不玩儿了,不玩儿了……”

“好,下次补上。”

“……”谈熙目瞪口呆,敢情今儿个吃饱了,还不忘预计下一餐?

陆征关灯,扯过被子替她盖好,然后长臂一收便将女孩儿软软的身体纳入怀中。

“睡觉。”

“……”

第二天,谈熙睡到自然醒。

坐起来的时候,眼神还带懵,冷不防闻到一股药味儿,她赶紧把鼻子捂住。

单脚跳到厨房的时候,才知道这股味道究竟从何而来。

陆征在熬药,中药。

“起来了。”

“哦。”

“怎么不穿鞋?”

“有地毯……”

陆征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打横一抱,回到卧室,亲自监督她把拖鞋穿好,然后把她放到客厅,自己进了厨房。

谈熙:“……”

她好像没残吧?

打开电视,刚找到一个喜欢节目,就听见手机在响。

“大甜甜——电话!”

“谁?”

谈熙拿过来,看了眼,“时璟。”

“你接。”

“啊?不要吧……”

“那就挂断。”

“……”真干脆。为什锦糖默哀三秒。

谈熙纠结五秒,接就接吧!

不等她说话,那边就跟打机关枪似的,巴拉巴拉……

“老陆,早啊!这么久才接电话,昨晚运动过量撑不住了吧?也不知道你怎么看上谈熙那种小丫头,要胸没胸,就一张脸看得过去,比起你以往的审美,标准下降不少啊!”

“我是谈熙。”

“……”

“要胸没胸?标准下降?”

那头干笑两声,“那个……我还有事先挂……”

“信不信我把你拉进黑名单!”

“你敢!”

“试试看咯。”

“老陆会把我放出来。”

“不会。”

“会。”

“肯定不会。刚才,他叫我直接挂了,不接你电话来着。”

“……他在做什么?”语气阴沉不少。

“替我熬药。”

“……”

“什锦糖,你争不过我的。”谈熙得意洋洋。

那头有点懵,“争什么?”

“争宠啊!笨蛋!”

“谈熙,你你你……别太嚣张!”

“我我我就嚣张,你看不惯啊?”

时璟气极,“等我弄清楚你跟BW之间的关系,看你怎么拽。”

谈熙稍讷,眉心倏而收紧,敛了笑,语气生硬,“昨天下午陆征回京见你,就为这事?”

“你居然不知道?!”怪腔怪调,但惊讶却实打实存在。

原来,陆征根本什么都没告诉她,把所有事全揽在自己身上。

谈熙咬牙,眼红鼻酸。

那头,时璟也忍不住了,冷笑两声:“你不过就是仗着他宠你。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筹码?如果换做我,肯定不会叫他为难,在爱情和信仰之间作抉择!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比剜肉还痛!”

“其实我……”谈熙差点就忍不住说出那些不该说的话,还好反应过来,中途急刹,“激将法?”

那头沉默。

谈熙轻笑,阳光穿过落地窗恰好在面前投下一道光斑,微微前倾,整个人便笼罩在一片金色光芒之中。

“你说我仗着他的宠,对啊,你不服气?”

“……”

“可惜再不服气也没用,他意。”

谈熙拿下来,看了眼屏幕,发现还在通话中,只是那头一直没出声。

时璟已经气得说不出话,谈熙那句“他意”跟陆征的口气一模一样,那么嚣张,那么笃定。

她继续开口:“这就是我最大的筹码,还需要其他?你说,我逼他在爱情和信仰之间做选择,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从头到尾都是个伪命题,因为前提条件并不成立。”

“扪心自问,你跟BW真的没有任何关联?”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你承认了?”时璟双眸微眯。

谈熙嗤笑,“听你的意思,好像不给我头上安个罪名你就不甘心是吧?”

“……我没有。”

“你有!你说我逼他,其实真正逼他做选择的人是你!”

是你……

你……

时璟两耳嗡鸣,“你、胡、说!”

“自欺欺人。”言罢,直接挂断。

谈熙拍拍胸口,吐出一口浊气:“好险……”

“说了什么?”陆征走过来,坐到她身边。

“什锦糖想调戏你,被我骂跑了。”

陆征哭笑不得,“说什么傻话。”

“真的,我觉得时璟是不是喜欢你啊!他嫉妒我!”谈熙一本正经。

“小脑袋整天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喝药。”陆征把碗递到她面前。

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谈熙目露嫌弃,“能不喝吗?”

“不能。”

“很苦。”

“良药苦口。”

“很烫啊,冷一点再喝吧。”

“我试过温度,刚刚好。”

“……”谈熙找不到别的借口了。

最后,那碗黑乎乎的东西还是进了她肚子里,那叫一个苦哦。

“乖。”陆征拍她头顶。

谈熙怒目,把他的手扯下来,往面前一拉,男人整个身体都朝她倾斜,瞅准时机,再往前一凑,直接堵上他的嘴。

撬开牙关,把剩下半口药渡过去,“怎么可以只让我一个人苦?!”

“现在满意了?”陆征黑脸,差点被她灌过来的半口药呛到。

确实很苦。

谈熙也不怕他生气,这会儿自己也在气头上呢!

“当然——不满意!”说完,又缠上去,吻不像吻,更像啃咬,偏偏力道不够凶猛,顶多算只小白兔。

陆征反客为主,直接把她压到沙发上,幽黑的瞳仁里席卷起惊涛骇浪。

“小东西,是你先惹火。”

“大清早有发情,起开!”

陆征不动,谈熙满嘴都是苦味儿,她想找颗糖吃,偏偏这人把她压住,束手束脚。

“你不会来真的吧?”

“……”

“这是大白天啊!你看看,外面阳光多好,天空多蓝?”

“……”

“陆征,我要起来!”

“……”

面对一个油盐不进的禽兽,谈熙实在没招,只能最后一搏:“大甜甜,人家嘴好苦哦,能赏颗糖吃吗?要不你给我削个苹果也成~”

谈熙明显察觉到男人的力道轻了。

嗯,再接再厉,“真的好苦!”小脸儿极为配合地皱成一团,张嘴:“啊——不信你尝尝?”

要命!

陆征低咒一声,坐起来,“暂时放过你。”

谈熙长舒口气,伸手,“拉我一把啊!”

男人嘴角一抽,将她扯起来之后又扶她坐稳。

起身,“糖还是苹果?”

“糖。”

“只有冰糖。”

“哦,那我还是吃苹果。”

“等着。”

“诶——我记得昨天还买了芒果的!”

“所以?”

“嘿嘿……我要吃芒果。”

五分钟后,谈熙捧着盘子,里面是削成小块的芒果肉。

电视里正好在放一部老电影,十分应景,叫——

《撒娇女人最好命》。

------题外话------

这几天黄金狗粮撒太多,明天要悠着点了,嘿嘿嘿~

另外,《撒娇女人最好命》在那个时候(差不多24年左右吧)可以叫老电影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