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还不是你媳妇,迟早都是(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虎驶离军区大门,一路疾驰,汇入城市干道车流。&&&{}{}{}{}

长街两旁路灯明亮,随处可见霓虹斑斓。

谈熙长舒口气,这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

“想吃什么?”

“海鲜粥。”

车停在一家老字号粥铺前,谈熙正准备解开安全带,陆征抬手制止,“这里地方太小,人又多,打包回去吃。”

谈熙点头,乖乖坐在车上等他。

即便混迹人群,陆征也是最惹眼的那一个。远比众人挺拔的身材,冷峻硬朗的面部轮廓,一头n爆的寸板,哪哪儿都是关注焦点。

两分钟排队,五分钟等粥,脸上没有半点不耐。

谈熙一时恍惚。

她想,如果不是陆征,今天这样的情况她应该不会如此干脆地答应,冒着被识破身份的危险,全力以赴完成破译工作。

只因——

他的信仰,她也想参与。

即便不适应,但仍然去努力磨合。

两人回到公寓,粥还是热的。

“瘦肉还是猪肝?”

“瘦肉。”

陆征把其中一碗递给她,谈熙用勺子挖了一口送进嘴里,不愧是远近驰名的老粥铺,又浓又稠,味鲜爽口。

“我想尝尝猪肝……”谈熙眼馋陆征手上那碗。

“张嘴。”

“怎么,你要喂我啊?”

“不可以?”

“啊——”张嘴,直接用行动回应。

“怎么还像个奶娃娃……”

“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他让她“张嘴”。

喝完粥,陆征抱她去冲澡。

谈熙在怀里一个劲儿乱扭:“我自己来。”

“不行!”

“……”禽兽。

不过这回谈熙确实误会人家了。整个过程,陆征相当规矩,一边替她搓背,一边举着喷头冲洗泡泡。

所以,只花了不到一刻钟,谈熙完好无缺地出来。嗯……被抱出来。

“头发吹干再睡。”

她乖乖坐好,背对,就等某人代劳。

陆征一手拿风筒,另一只手灵活穿插于如瀑青丝之间,感受着湿漉冰凉的触感与风筒吹出的热风,逐渐形成两个极端。

“好了。”

谈熙转过来和他面对面,然后撑起上半身在男人侧脸留下一记轻如棉絮的吻。

陆征眉眼稍暗,下一秒,大掌箍住她白皙纤弱的后颈,轻轻往前一带,唇齿相贴,呼吸纠缠。

吻毕,谈熙双眸泛出轻雾,又懵懂,又无辜。

特别能勾起男人提枪上阵的犯罪欲。

生理反应来得措手不及,陆征差点就忍不住,可到底心疼她累了一天,不愿再折腾。

按捺住体内汹涌的热潮,扯过被子替她盖好,“睡吧。”

就这样?谈熙眨眼。

“别看了……”伸手捂她双眼,睫毛轻颤的触感挠得心痒难耐,“我会忍不住。”

谈熙勾唇,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竟不知死活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

“好呀,”她说,“我不看。”

娇娇软软,乖得让人很想欺负。

“小东西,老实点!”咬牙切齿。

“睡了睡了……”

这晚,陆征没有闹她,只是半夜去了两次厕所,嗯……待的时间,貌似有点长。

第二天,周一。

陆征大清早起来做早餐,吃完之后送她去学校。

“中午就在食堂吃,下午有课,跑老跑去麻烦得很。而且晚上还要赛前培训,要不我今晚住宿舍?”

“下午五点接你吃晚餐,吃完送你回来上课。”

“……哦。”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谈熙也不想反驳。

更甚,她巴不得陆征可以二十四小时陪她。

离开学校,陆征没有调头回公寓,而是直接驱车至军区。

时璟已经在办公室等了一刻钟,正不耐烦,人就推门进来。

“不是约好八点?你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

“送她去学校,路上有点堵。”

“你现在成保姆了,还是咋地?”

陆征冷冷瞅了他一眼,“你想成还成不了。”

会心一击。

时璟:咬死你!汪汪……

“老爷子呢?”陆征问他。

“楼上。”

转身就走。

“喂——你小心点!气头上呢……”

“该挨训的人是你,与我无关。”

时璟立马笑不出来了,对着某人远去的背影恨恨咬牙。

的确,这次恐袭事件他手底下居然没一个人可用,若非谈熙破译及时,那后果……

时璟心里打了个突,后背发凉。

尽管面上再嫌弃,但心里还是感激的。

叩叩——

“进来!”中气十足,同时怒意颇盛。

陆征推门而入,“首长。”

庞延昭面色稍缓,指了指对面,“坐。”

陆征走过去,“昨天的事,您应该清楚。”

“有话直说。”

“我不希望谈熙牵连在内。”

老爷子厉眸半眯,陆征分毫不退。

“那孩子昨天的表现,时璟都告诉我了。没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还有这手,上面很重视。”

“上面?”

“你以为出了这么大的事,太和苑那几位还坐得住?昨天宋尧就来过电话,小丫头在这次事件中的作用至关重要,我就是想瞒也瞒不住。”

陆征拧眉。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隐瞒绝对不是明智之举,现在这么多眼睛盯着,反而有可能弄巧成拙。”

庞老爷子心里对谈熙也有几分好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丫头不简单。也不知道他这外孙打哪儿挖来的宝贝,若非昨天情况紧急,想来陆征也不会让她暴露人前,平添麻烦。

“太和苑那几位什么态度?”

“听老宋的意思,这么好的技术不为国家服务太可惜。”

陆征挑眉。

“咳!他们想让谈熙进国安局。”

“我不同意!”

“你急什么?!坐下好好说。”庞延昭也是稀罕,头一回见外孙这么大情绪波动。

“反正,我不会答应。”

“不打算问问小丫头的意思?”国安局那可是华夏最高级别的情报中心,部门众多,工作神秘,相当于国的FBI。能进去的都是在一方领域拥有强悍技能的佼佼者。

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机遇,陆征却一口回绝,老爷子却认为外孙太过霸道,至少也该问过当事人的意见再做决定。

“不必。”

“你说你……”倔脾气简直跟陆家那个老头如出一辙!

“她那双手是用来画画的,不是为国家敲键盘。”

庞延昭老脸一抽。

“这件事没得商量。”

老爷子原本还心平气和,见陆征一点面子都不给,犟得像头牛,顿时也被激出了脾气。

“人还不是你媳妇儿,有必要护得这么紧?!”瞧这护犊子的劲儿,气人哦。

“迟早都是。”

“……”

“总之,别想打她主意,因为,我不准。”

老爷子气得肝疼,到底拗不过他,“行了,只要我这把老骨头还在,就牵扯不到你那小媳妇儿身上去。”

“多谢首长。”

“叫我什么?”

“……谢谢外公。”

“臭小子,这还差不多。找个时间回去吃饭,你外婆整天念叨,全家耳根子都不得清净。”

“嗯。没事,我先走了。”

“等等!”

陆征止住起身的动作,目露询问。

老爷子面色一肃,收起脸上罕见的慈祥,沉声道:“你离开之后,雷神虽然朝着现代化特战队的方向稳步发展,但近两年已至瓶颈,始终没有突破。我担心继续下去,会陷入‘再而衰,三而竭’的境地。这次恐袭事件,就是最好的证明,军方不能再视而不见。”

陆征凝神静听,没有开口搭腔。

“……眼下这样的情况,我们讨论之后,都觉得有必要进行一些改革。”

“您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少装傻!你给我回来!”

“回?回哪里?”

“雷神。”

陆征遽然一默。

“当初决定保留你的军衔,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看到‘雷神’回归,所有人都对你寄予厚望。”

特战队每位成员自加入那天起就有一个代号,陆征叫“雷神”,并由此为整支队伍命名,足见影响力之深。

“有时璟在,出不了大问题。”

“我并不怀疑时璟的能力,但如果是你会做得更好。”

陆征起身,不欲多待:“既然离开,就不打算再回来。”

“如果这是交换条件呢?”老爷子半眯双眼,精光毕现。

冷笑一声,“如果您想拿谈熙的事来威胁我,没必要。因为您不出手,我自己也可以处理,只是需要多费些时间而已。”

“阿征!”

“退一步讲,就算我答应也没用,家里老爷子不会点头。”

庞延昭一听他提起陆觉民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个老顽固!当年若不是他,你也不会闹着离开,去经营什么公司!”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庞延昭有心留人,却拿自己这个外孙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来说去,全是陆老头的错!

二十五的少将,自打华夏建国只出了这么一个,如今却脱下军装,去当商人?!

庞延昭满心惋惜,无奈说不动陆征,“也罢,终归有一天你还是会回来……”

因为陆征不仅仅是陆征,他还是雷神!

……

课间休息,韩朔陪谈熙上洗手间。

“你慢点,摔着了粑粑心疼……”

谈熙白她一眼:“我只是轻微骨裂,轻微!”

“那不还是裂了吗?”

“……”

回教室的路上很不巧,居然碰到郑茜。

看样子是算准时间,特意来堵她的,两腿分开,抱臂环胸,一副找人算账的样子。

谈熙挑眉,唇畔浮现出冷笑。

韩朔见状不对,“啥情况?”

“寻仇的?”

“多大的仇?”

谈熙想了想,“应该……不共戴天。”

“靠!这么严重?会动手吗?”

“可能会。”

韩朔一拍胸膛:“乖,粑粑会保护你,谁让你裂了呢?”

“……”妈哒!你才裂了!全家都裂了!

“谈熙,我等你很久了。”郑茜朝两人走过来。

“有事吗?”风轻云淡。

韩朔暗戳戳叫好,这逼装得,粑粑给满分!

“那封邮件几个意思?”

“你不识字儿?”

郑茜心头一恼,目光顿时变得凶狠,“你凭什么这样做?!有什么资格剥夺我的参赛权利?!”

“我没资格,但教授们有资格。”

“如果不是你在背后乱嚼舌根,他们会那样做吗?”

“我是队长,有义务向教授如实汇报你们每个人的训练情况。而你,不达标。”

“借口!你分明就是看不惯,故意这样做!”

“你说得对,我是看不惯你,但其他的锅我可不背。”

郑茜被她理直气壮的嚣张样子刺激到,冲口而出:“不就因为我跟陆先生多说了两句,你居然下狠手报复!”

“呵,多说两句?”谈熙目光发狠,“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脑子秀逗了吧?在我男朋友面前,说我坏话,还真拿自己当根葱!”

“靠!世上居然还有这么贱的**?!”韩朔瞪大眼,难以置信。

郑茜被两人一口一个“**”刺得双眼泛红。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