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谈总套路深几许(四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跃:“并没有这个意思,只不过……”

谈熙抬手,制止了刘跃接下来的话。

艾肯随之将目光移到她身上,“老板,总得给大家一个说法吧?”

“没错,这就是一场考验,也间接意味着我并不完全信任你们。”

真话来得措手不及,总是格外伤人。

不仅艾肯懵逼,就连刘跃也吃惊地看着她,谈熙却无甚所谓地耸了耸肩,“抱歉,可能我有些直接。但仔细想想,你都这么直接了,我总不能太过迂回。”

这话,打脸,还是啪啪在响的那种。

艾肯动了动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显然是被谈熙呛得狠了。

你不客气,就别怪我也不客气,老板威严不容挑衅。

“谈总,”决策组nd突然冒出来,“您没有在公司易主后遣散团队,就意味着还是挺看好我们,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多一点信任和诚意?”

冷冷看了她一眼,谈熙脸上笑容尽失。

nd无辜地看向同伴,她说错了吗?

“首先,留下团队并不意味着我就非你们不可,这世上没有还没有用钱请不到的员工,顶多再花些时间给新人熟悉业务。同样的钱,给你们开工资和给其他人开工资,于我来说并无区别。”

女人神情冷漠,完全是商人唯利是图的嘴脸。

那句“于我来说并无区别”瞬间让主动权重新回到谈熙手里。众人不敢再小看这位年轻的女老板。

谈熙却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这伙人,自尊自信是好事,但恃才傲物就有些过头,更何况在老板面前?

这些人抱团想给她这个刚上任的“新官”一个下马威,只可惜,火太大,不仅灼了手,还蔓延到身上。

谈熙勾唇,清湛的目光直视nd,“你问我,为什么不能多一点信任和诚意。那我就忍不住反问,你们凭什么要求我的信任和诚意?”

nd满眼错愕,这话……挺伤人。

“信任是相互的,你们没给我足够的安全感,我如何交付信任?再者,你听说过一个老板需要对自己的员工怀有诚意吗?恐怕说反了吧?”

一票人目瞪口呆,为谈熙的直白,也为自己的无知。

“要信任,可以,先拿出真本事来。否则,大笔资金如何放心交到你们手里运作?我是个商人,一切利益为先。服气就留下继续干,不服就立马滚蛋!”冷凝的目光扫过几人,最后落到艾肯身上——

“现在你还有异议吗?”

怔愣瞬间,狂甩头。

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他若再不识抬举,恐怕饭碗就丢了。

刘跃:“好,计时开始!”

现场瞬间鸦雀无声,大家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谈熙挑眉,直挺的后背稍稍松懈,靠在椅背上,目光扫视一圈,不禁流露出满意之色。

想来,艾肯这份高傲也不是毫无根据,团队实力的确很强。不仅忙中有序,组与组之间还默契十足,通常没个三五年不会磨合得如此完美。

刘跃也看出来了,他们确实有谈条件的资本,换个老板未必不会成功,但他们遇上的人是谈熙——就算下一秒天崩地裂,上一秒还能装腔作势无动于衷的变态。

只能算你们倒霉。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大家不由加快进度,直至刘跃叫停的声音响起。

“半小时到了。”

谈熙坐直身体,手心向上,屈起的指节在桌面轻敲,“决策组告诉我答案。”

nd:“我们一致得出的结论是:选择A、B两家公司进行投资,金额分配比例分别为百分之四十二和百分之五十八。”

谈熙不置可否,只淡淡看向下首的风控组,“王驰,你认为决策组的结论是对是错?”

“完全正确。”

“理由。”

“从风险规避的角度来说,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是基本常识。所以,我们只针对投资组合进行了风险分析,从而发现在AB、A、B和AB四种组合情况下,试算得出的AB组合风险系数最低。”

谈熙轻嗯一声,木头投向艾肯:“说说你们小组商定的操作方案。”

艾肯虽然当了回出头鸟,跟谈熙闹得不大愉快,但面对工作他还是拿出十二万分的端正态度,这也是谈熙对他刮目相看的重要原因。

公事就是公事,不与私人恩怨混为一谈。

“我们小组制定的操作方案如下……”

不得不承认,艾肯这个技术宅还真是人才,思路清晰,而且懂得曲线救国。

谈熙看过他档案,大二就拿到A操盘大赛的银奖。能在全国数以百万计的参赛者中脱颖而出,确实有两把刷子。

“……基本方案就是这样。谈总有何指教?”

呵,跟能力成正比还有气性,时刻不忘从她这儿扳回一筹?

“指教谈不上,建议倒是有两个。”

“洗耳恭听。”

“第一,你提出的微操盘方法里面有一个实盘池T+1规则,虽然宣称T+1的形式,但与A股意义上的T+1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如果买进卖出的次数增多,交易费用支出加大,持股成本随之上升,进而直接影响收益。第二,你在没有确定公司是否上市的前提下,贸然选择操盘持有,考虑不够周全。”

“怎么可能没有确定上市?!”艾肯狂翻资料。

谈熙轻笑:“你找不到的。这几份资料并没有提及三家公司上市与否。”

“……抱歉,我的疏忽。”

艾肯像漏气的皮球,整个人都蔫了。

“不过,”谈熙话锋一转,“除上述两点之外,其余部分无可挑剔,做得不错。”

艾肯瞬间活过来,一颗心跟坐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

刘跃坐在旁边,恍然惊觉当初的自己跟现在的艾肯简直一毛一样,都被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吊得七上八下。

他想,活了二十几年,走过最深的路应该就是谈熙的套路了。

明明已经套住你的脖子,随时可以掐断命脉,套中人还偏偏兴奋得不行,好像能被她套都是种莫大的荣耀。

林寻以前骂他:你就是贱。

如今看来,“犯贱”的可不止他一个。

这些人都已经是谈熙的囊中物了,只叹毫无自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