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剑眉控,星辉遇谈薇(七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先听我解释啊!”韩朔觉得自己耳朵快被揪掉了。

谈熙狠狠瞪了她一眼,松手。

“我叫你来是因为今天彩妆课缺个模特。”

“所以?”

“Try勒令我必须带一个辨识度高的模特过来,那个……我就叫你了呗。”

“为什么事先不说?”

“说了你会来吗?”

谈熙撇嘴,目露嫌弃:“不会。”

“那我为什么要说?”

“……”好像揍她怎么办?

韩朔腆着脸,贴过去:“我也是没办法才这样做嘛……”

“离我远点!”谈熙伸手推她,“还嫌上回绯闻闹得不够大?”

韩朔讪笑:“你别这样嘛,粑粑心好痛哦。”

“痛死活该。”

“那我就没心了诶!”

“呵,朋友都坑,你还要心干嘛?”

“……”

“为什么偏偏让你带模特,其他人呢?”

“哦,上次逃课的惩罚。”

“……”WTF!

“今天,我们请来一位新的模特,将用全新的面孔来呈现这次妆容。请模特上台。”

话音刚落,掌声接踵而至,谈熙倒好,坐在位置上纹丝不动。

韩朔急得抓耳挠腮,“姑奶奶,小祖宗,我的心肝儿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哼!”

“条件随便开!”

“成交。”谈熙站起来,穿过众多练习生走到Try面前。

韩朔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被讹了,幽怨的眼神儿直睃谈熙: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Try对自己最满意的地方就是身高,169公分,站在女人堆里,既不会显得突兀,又不会被淹没其中,自成风韵,宛若荷茎。

但此刻,面对比她高出半个头的谈熙,Try知道,她最满意的东西其实也并不那么完美。

至少,她开始觉得谈熙这个高度更适合穿衣搭配,比如现在身上这套黑色西装。

高一点,难免捉襟见肘;矮一点,只怕风韵难成。

而谈熙自身的高度就刚刚合适,不多不少。

有人要问,衣服有不同码数,对应的身高要求也不尽相同,并未框定明确界限,凭什么就说谈熙的刚刚好。

当Try说出来的时候,下面也确实有个练习生这样问了。

“因为,这件衣服是T今年高定新款,只有一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是你挑衣服,而是衣服挑你,孰高孰低自见分晓。好了,这不是服装课,也不是形体课,下面开始给模特化妆,大家看仔细……”

Try早就对谈熙那张脸虎视眈眈,作为化妆师,她一直认为优质的模特比昂贵的化妆工具更重要。显然,谈熙的外形条件很对她胃口。

尤其是那对英气勃勃的剑眉,居然长在一张秀气的鹅蛋脸上,奇异般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有种诡异的和谐。

如果说谈熙一开始还只为好玩而使劲儿盯着Try看,试图将她逗笑出丑,那么现在的眼神就有点赞赏的味道在里面了。

当Try拿着化妆品在她脸上涂涂抹抹的时候,目光近乎虔诚,像僧侣跪拜佛像,修女仰望圣母,那般专注认真,心无旁骛。

下课之后,谈熙随韩朔离开,临走之前特意去跟Try说再见。

“你以为你不想再见我。”女人沉着一张脸,像万年不化的寒冰,难怪韩朔叫她“老巫婆”。

“怎么会?我对美的事物一向来者不拒。”

Try挑眉,整张脸仿佛瞬间有了生机。

谈熙凑到她耳边,笑嘻嘻开口:“我知道,比起脸,你更喜欢我的眉毛。不过还是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女人笑的时候比不笑的时候好看太多,包括你在内。拜~”

Try愣在原地,下意识扬了扬唇角,路过她身边的大光和二熊顿时看呆。

大光:老巫婆也会笑?

二熊:可能今晚太阳要从东边落下去。

大光:不过还挺好看。

二熊:+186。

谈熙和韩朔站在一起等电梯,看着数字不断下降,然后又逐渐升高。

韩朔:“你要粑粑答应什么条件?除了卖心卖身不干,其他随便。”反正破罐破摔……

谈熙:“哦,去你大号直播吃屎,怎么样?”

韩朔:“……宝宝,换个玩法呗~”抛媚眼儿。

谈熙:“不是其他随便吗?”

韩朔:“不随便不随便。”

谈熙:“算了,再有下次有你好看的!”

叮——

电梯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两个女人,谈熙眼皮一跳。

张茹秋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扯着谈薇往外走,“等会儿机灵点,你既然决定要考电影学院,妈当然要给你找个有力的靠山。”

谈薇低着头,娇小的模样温婉可人:“谢谢妈妈!”

“傻囡,还跟妈妈说谢呢?”

“您最好,最疼我了!”

两人一路走远,谈熙突然来了兴致,拉着韩朔跟上去。

“喂!电梯来了!不走啊?”

“看热闹,去不去?”

韩朔两眼放光,“去!”

经纪总监办公室。

“顾小姐,你好,我是詹平女士的好朋友,我姓张。”

顾梦看着眼前不请自入的中年贵妇,眉头稍稍一皱,“有事吗?”语气相当冷淡。

张茹秋扬起的笑僵硬在唇边,眼里似有不解,重复道:“我是詹平女士的好朋友。”

“所以?”正值艺考前夕,最近来了不少走后门的人。

顾梦很是厌烦。本想直接让保全把人赶出去,但还是顾忌詹老师的面子,没把事做得太难看,可要想她表现出多热情,绝不可能!

而张茹秋又是个习惯被捧的人,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不过是个小小的经纪总监,有什么资格向她甩脸色?

心里虽然不痛快,但想到女儿的事还没办妥,张茹秋便硬生生忍了这口气。

“您看,是这样的,我女儿今年高三,想考电影学院,眼看艺考在即想在您这儿求个保障,至于价钱都好说……”

“这位太太,我没听懂您想表达的意思。”

张茹秋心里冷笑,这会儿还跟她装傻呢?

面上却情真意切,“我听詹平女士说,星辉每年都有向京影和华戏保送练习生的资格,所以就想让我女儿也……”

张茹秋说一半留一半,只以为聪明地买了个关子。

殊不知,在早八百年前就见惯这些把戏的顾梦面前,无异于动物园里上蹿下跳的猴子——娱人不自知。

------题外话------

讨嫌的谈家人粗线,堂妹谈薇,还有刻薄二婶张茹秋,又有虐的对象啦!hhh~

有月票票的宝宝们,鱼已经是条手残鱼了,记得随手投喂哦(*^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