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老孔雀带着小野鸡(八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位夫人还请把话说清楚,您女儿怎么了?”

张茹秋气得呕血,却还要强迫自己笑容到位,贵妇的矜持和优雅比命还重要……

“能不能让我女儿占一个保送名额,京影和华戏都可以。”

“你女儿是我们公司的练习生吗?”

“……”

“既然不是,我们为什么要把宝贵的名额给她?”

“我可以用钱买,多少钱都可……”

“夫人,你应该知道,星辉集团从不缺钱。”顾梦打断她,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

张茹秋却认为对方在给她暗示:星辉不缺钱,但我缺钱。

心顿时放下不少,说到底也是个吃肉的大和尚,有肉在手,还怕对方不松口?

原本焦急的情绪奇异般平静下来,“我出这个数,如何?”五根指头在顾梦眼前一晃而过,张茹秋笑得高傲且笃定。

“呵!”一声又短又急的嗤笑,顾梦手里的笔,顿时来了兴致:“你打算用五十万买一个保送名额?”

张茹秋面色陡变难看,“你不要得寸进尺!给五万已经很看得起你,还想狮子大开口?”

“别说五十万,就算五百万我也不稀罕。”

“装腔作势。”

顾梦气极,她早年还在杂志社当主编就是出了名的炮仗脾气,后来不做新闻,索性到一衣带水的星辉当个经纪总监,统管公司所有经纪人,平日里也算清闲,随着年纪渐长,脾气也较年轻时有所收敛。

没想到今儿倒是被眼前这个奇葩给引爆了——

“我说你打哪儿来的暴发户,竟然耀武扬威到老娘面前?还真当我软柿子随便捏?!你不是要保送名额吗?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谁要敢给你女儿开后门,立马滚出星辉!”

张茹秋被她突如其来的发作煞住,惊愣在原地,“你……你……”

顾梦拨通内线,“让保安上来一趟,有人闹事。”

猛然醒神:“你凭什么说我闹事?我只想跟你要个名额而已!”

“要?这位夫人,你脸够大的啊!什么玩意儿……”

张茹秋气得浑身打颤,“我认识詹平,是她让我来找你的!”

“拿詹老师做筏子?行,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问清楚。”顾梦是个急性子,说干就干,当即拨通詹平的号码,按下免提。

“喂,顾老师啊?”那头接得很快。

“是我,有点事跟你谈。”

“什么事?您尽管开口。”殷勤谄媚,跟张茹秋印象中那个性子冷淡、德艺双馨的艺术家根本对不上号。

“刚才有个人来找我,说是拿钱替她女儿买今年的保送名额,你介绍的?”

“呀!这可就冤枉我了。星辉的规矩大家心里一清二楚,从不徇私,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看来是想浑水摸鱼。”

“这年头,想走捷径的人实在太多,您不用放在心上。”

“嗯,那就这样,改天见面再聊。”

“好的,再见。”

顾梦看了眼呆愣一旁的女人,“赶紧走吧。”

张茹秋反应过来,下意识扬起唇角,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牵强,“顾老师,您看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吗?我女儿很优秀……”

正当此时,两名保安跑步而至,“顾总监?”

“就是这两位,请出去吧。”

“这位太太请你马上离开。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手段。”

张茹秋面色骤沉,阴狠的目光掠过两人落到顾梦身上,“看谁敢碰我?!不顾是个小小的经纪公司,眼睛长到天上去了!薇薇,我们走。”

就算被人下了逐客令,照样趾高气昂,一只老孔雀,带着一只小野鸡。

画面太美,谈熙不可支。

“笑什么呢?”韩朔猫着腰,蹿到她身边。

“不觉得刚才那对母女很奇葩?”

韩朔点头。

“那是我亲戚。”

“……”

谈熙看完八卦,还故意逗留了一刻钟才乘电梯下楼,就是不想遇到张茹秋母女,没想到还是撞上了。

“熙姐?!”

“真巧。”皮笑肉不笑,她对谈家人都没好感,包括这个“天真单纯”的堂妹。

“谈熙,你怎么在这里?!”张茹秋把女儿拉到身后,像护幼崽的母鸡,眼神凶恶。

“办点事。”说完,朝韩朔使了个眼色,两人准备离开。

谈薇却突然冲上来,死攥着谈熙,看的却是她身旁的韩朔,“你、你是那个队主唱!真的签约星辉了……以后肯定是大明星……”

韩朔虽然披着外套,但里面还穿着练习生制服,谈薇眼尖,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不认识你。”墨镜遮挡之下,韩朔面无表情。

谈熙冷笑,挥开她的手,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一会儿工夫就给她手腕子捏青了。

张茹秋这个刻薄女人教出来的下一代会是什么善茬?

“熙姐!你能在星辉大楼随便出入,是不是认识里面的人啊?”谈薇抿唇一笑,双颊白里透红,真真俊俏鲜嫩得很。

“没有。”

“怎么会……这位姐姐难道不是你朋友吗?”谈薇一个劲儿看韩朔。

她认识这个人,星辉下半年将要力捧的新生代歌手,据说由最好的公关团队进行包装,大量优质资源倾斜,如果她肯拉一把……

谈薇心里那些小九九,谈熙一眼就看透了。

韩朔在目睹了顾梦办公室那一出后,自然也明白对方接近自己什么目的。

谈熙没动,韩朔也不开腔,就谈薇巴拉巴拉说得起劲儿——

“姐,相遇就是缘分,你不准备介绍我跟你朋友认识吗?”

“没必要。”三个字干脆利落,堵得谈薇哑口无言。

“熙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杏眼含泪,滚滚欲落。

不等谈熙出言讽刺,张茹秋就先受不了,将女儿抱在怀里细声轻哄,“薇薇乖,不用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妈,熙姐她可、可能误会我了……我、想解释清楚……”

张茹秋最疼这个女儿,平时当眼珠子一样护着,如今却在谈熙那儿受了委屈,一时之间怒上心头,“谈熙,你看你,哪里还有半点姐姐的样子?马上向薇薇道歉!”

“道歉?”谈熙眨眼,接着又掏了掏耳朵,“我说二婶,你这颐指气使的毛病都跟谁学的?比泼妇还不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