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盲爱KO画情,第一VS第二/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午,八点四十五分。<->

谈熙一行七人抵达澄海美术馆。

几位姑娘的打扮立刻引来围观,高雯换了件及膝连衣裙,浅绿色,上缀暗纹小碎花,一双尖头高跟勾勒出纤长腿型。

曾旭是个假小子,一头短发,破洞裤,牛仔夹克,走在谈熙身边,自带攻气。

相较而言,杨维就比较普通了,好在他身高够,往高雯身边一站,很是登对。

哗——

“这些是什么人?也不看场合,居然穿成这样!”

“打扮得花枝招展,又不是走红毯,至于吗?”

“那个穿红裙的女生还挺有味道……”

“什么味道?”

“野性的味道。”

“我觉着,还是那个白裙的比较有气质,瞧瞧那背,够直的。”

“……”

瞬间,成为话题中心。

众人自以为不动声色的目光实则透出一股**裸的打量,好在谈熙心够宽,时玥涵养好,高雯十足冷傲,而曾旭则是神经太粗,所以,都未怯场。

乍一看,个个就是青青翠竹——任尔狂风骤雨,我自岿然屹立。

姜眉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目露满意:“这才是我T大学生该有的气度!”

范中阳哭笑不得。气度不气度,他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那小徒弟就是为了臭美,仅此而已。

估摸着,是想比赛结束去会情郎吧。

要不怎么说,女为悦己者容?

行至大厅,一列列作品铺开,6组赫然陈列在最显眼的位置,那是第一名才有的殊荣。

此刻,展板前已经里里外外围了三层,议论声不绝于耳。

“居然是满分!”

“跟当年《画沙》齐平!堪称奇迹……”

“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只有我没看懂画的是什么吗?”

“《盲爱》?好奇怪的名字……”

大家的疑惑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有人找来了解说员。

这里的解说员跟普通画展上只需动动嘴皮子的人不一样,他们不仅负责解说,还兼任评分监督员的职责。就是说,昨天评委给每组作品打分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边看着。

所以,要想知道这组作品为什么拿第一,问解说员是最准确的。

大家七嘴八舌将疑问道出,解说员听完,待众人安静下来才缓缓开口——

“这幅名为《盲爱》的作品采用故事组图的表现形式旨在揭露爱情的本质——盲目。大家请看第一幅,两相交握的手,一只粗犷,一只纤长,可以看出这是对恋人。接着第二幅,男人在花园里屈膝跪地,手里捧着戒指向女孩儿求婚。第三幅,女孩儿披上美丽的婚纱,笑靥如花。第四幅,两人携手步入神圣的礼堂。最后一幅,新郎新娘站在神父面前,女孩儿身形高挑,双眼覆上丝巾,男人大腹便便,形貌丑陋。”

“所以呢?爱情不应该是美好的吗?为什么要把男主角画成这样?”

“太不配了!”

“画画的人存心恶搞吧?”

“我觉得可能在讽刺拜金主义。你看啊,女的这么漂亮,男的这么丑,谁愿意嫁?除非傍大款。”

“这也太悲观了,把爱情和金钱挂钩,凭什么拿第一?”

“笔法勉强,思想消极,满满负能量。”

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人群开始骚动。

高雯冷哼,“看不懂就别看,一知半解,最特么丢人现眼!”

杨维也老大不高兴,这些人都没看题目吗?还有,那个解说员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这组画的寓意?

范中阳和姜眉迫不及待挤到人群最前方,两把老骨头被搓来揉去竟也挺得住,一心想看作品。

待看完之后,彼此对视一眼,皆有震惊之色。

“满、满分?!老范,我是不是眼花了?”

范中阳比姜眉要好,虽然惊讶,但还不至于怀疑亲眼所见的东西,“你没看错。这群兔崽子肯定是故意的!”

“简直像做梦一样。”姜眉难以置信,怎么会是满分?

当年央美之后,多少学校梦寐以求能打破记录,但最终只有Q大美院以一分之差,勉强比肩,如今天大的幸运就这样降落到T大头上?!

姜眉想都不敢想。

这不是她第一次带队参加素描比赛,如果说当年的她还有闯一闯的决心和自信,那如今的她只能算缩在壳子里,得过且过,只盼不要丢脸便好。前五名都未敢觊觎,何况满分第一?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无心插柳柳成荫”?

范中阳知道,谈熙是个顶顶不安份的女娃,但他没有想到竟然不安份到这种地步!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她却带着大家轻而易举做到了?

这厢,两人震撼不已,那头,争论还在继续。

“我要去找评委组!”

“对!必须问清楚……”

解说员一直微笑着观察大家的反应,好像如此骚乱轰动的效果正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然后伸手,往下压,示意众人安静。

交头接耳的声音渐小,目光齐刷刷集中到他身上。

“请大家仔细看看这组画的名字——《盲爱》。”

众人冷静下来,盯着展板,似有所悟。

解说员继续开口:“爱情是美好的,但又何尝不是盲目的?因为盲目,所以能够包容对方任何缺陷,所以美丽的新娘蒙上双眼,嫁给了一个并不优秀的男人,但又有谁敢说这不是真爱?”

因为爱,所以无条件包容对方所有的缺点。

即便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在真爱面前也要靠边站。

“啊——原来是这个意思!”

“神翻转好吗?”

“可能人家玩儿的就是心跳?”

“……”

前面四幅素描,都是岁月静好,时光安然,突然最后一幅来这么一出,可谓措手不及,但又何尝不是点睛之笔?

“虽然剧情很好,揭示的意义也很深刻,但也不至于被推到满分那么高的位置吧?”一个身穿淡蓝色连体裤,身材高挑的女生突然开口。

只见她走到旁边一块展板,指着上面展出的作品,“解说员先生,可不可以请你告诉我,为什么第二名只有98分?”

解说员:“为什么这样问?”

“我觉得第二名的作品并不比第一名的差,可为什么偏偏少两分?”

原本98分也是个极其亮眼的分数,若没有满分在前,想来也是名利双收,但这样的比赛最怕就是有所比较。如今第一名独占鳌头,还拿了满分,就衬得原本还不错的第二名愈发尴尬。

谈熙皱眉,目光暗沉。

曾旭突然凑到她耳边:“是国美的人。”

然而第二名就是国美的作品。

“不服气找茬儿来了。”谈熙抱臂冷笑。

“要不要我去……”

“急什么?她为难解说员,质疑评判结果,就相当于间接质疑评委组的公正,你觉得她能横到什么时候?”

曾旭一脸崇拜。

要知道决赛的评委也是那么几个,现在跳得越高,将来就摔越惨。

高雯已经迫不及待地撸袖子,想冲上去大撕一场,结果被曾旭眼疾手快拖住:“你干嘛?”

“撕逼啊!你忍得下去?”

“别急,等着看好戏吧。用不着咱们自己出头。”

高雯听得云里雾里,对上谈熙望过来的视线,她缩缩脖颈,消停了。

那厢,解说员温和一笑,似乎一点都不惊讶有人会问起这个问题,“第二名这组画也称得上佳作,无论技法还是深度都和第一名不相上下,但有一点确实不及《盲爱》。”

蓝裙女生倏地拧眉:“哪点?”

“细节处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盲爱》的女主人公手背上有个心形胎记,第一幅牵手的画面虽然袖口有所遮挡,但还是细心地画出了一个小角,再看其他四幅都或多或少有所表现。而《画情》女主人公所佩戴的校服领结,在第一幅图的时候是横条纹,第三四幅却成了竖条纹。”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