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你这个徒弟不好带吧(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井巡余光掠过,顿觉好笑——

这又是摇头,又是晃脑,心里八成在对他作评价吧?

黎晔待两人寒暄完,笑着请范中阳落座。

谈熙这个小辈儿在三位大师级别的人物面前,还没有平起平坐的资格,遂乖觉地拖了张椅子过来。

黎晔暗暗点头,谁说谈熙没规没矩?

该拎清的,人家从来不犯糊涂。就算偶尔任性,那也是极有分寸,无伤大雅。

就连井巡也不由侧目。

并非架子观念在作祟,他也不差谈熙那点恭敬,只是涉及态度问题,便足以看清一个人的教养和品行。

无疑,谈熙表现出的进退有度,令他十分满意。

“这位……是范教授高足?”

话题不知怎地突然转到谈熙身上。

范中阳朗笑着摆了摆手哦:“前不久才收的小徒弟,顽皮得很。”

谈熙后知后觉,好像除了一个劲儿微笑,也没什么其他要做的,反正天塌下来,还有范中阳替她顶着。小徒弟可是很有底气的,因为师父比较牛逼。

“《盲爱》是你的创意?”井巡笑着开口,清秀的眉眼透出一抹和蔼。

谈熙觉得,那眼神儿怎么有点……老前辈看后生的欣慰?

范中阳轻咳,瞄了眼谈熙,这丫头发呆也不看场合!

“并没有,”谈熙耸肩,“这是小组的功劳。”

井巡笑意未变,“你知道,我说的是创意。”

谈熙皱眉,偏着头,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为什么这样问?”

“谈熙!”范中阳轻斥,“规矩点。”

她撇嘴,也罢,公共场合还是给范老头留点面子,她就不怼回去了。

黎晔尴尬地打了两句圆场,但并没有什么用。

井巡的目光毫不避讳地落到谈熙身上,甚至带带着些许凌厉,而谈熙同样不甘示弱,笑嘻嘻回望,看似毫无压力。

一老一小,还就这么较上劲儿了!

终于——

井巡长声一叹,朝范中阳笑道:“你这个徒弟不好带吧?”

谈熙嘴角一抽,当着她的面儿,说她坏话,井大师您觉得这样好吗?

范中阳哭笑不得,“没办法,收都收了,不带退货。”再说,他也舍不得。

“也许,我可以考虑接手呢?”

此话一出,不仅范中阳愣住,黎晔同样措手不及。

“谈熙,你觉得怎样?”井巡偏生还像个没事儿人,笑得风光霁月。

“这要是在武侠里,我可成主角儿了?”

“哦?怎么说?”

“你看哈,《笑傲江湖》里面令狐冲原本拜了岳不群为师,之后又被风清扬和任我行看上,一个要教他独孤九剑,一个要教他吸星**。还有《射雕英雄传》里,郭靖的师父一个接一个。”

“哈哈……听你这口气,好像当男主角还不愿意啊?”

谈熙狡黠一笑:“我是女的,怎么当男主角?”

“丫头,你没正面儿回答我。”井巡笑意稍敛。

“艺在精,不在多,令狐冲打败东方不败靠的是独孤九剑,郭靖在武林之中扬名立万成为一代大侠全因降龙十八掌,所以,我还是跟着老范,学会他的看家本领便已足够。剩下的,还要看悟性,好比岳不群和林平之都练了《葵花宝典》衍生出的《辟邪剑谱》,但能与令狐冲殊死一战的却只有东方不败。”

“小丫头年纪轻轻,一张嘴倒是厉害得很,这一会儿令狐冲,一会儿岳不群都把我绕晕了。”

但意思井巡听懂了,她还是愿意跟着范中阳。

“也罢,现在的年轻人个个都有主见,自我得很。”

谈熙笑笑,也不反驳。

黎晔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千载难逢的机会,多少人梦寐以求,她却连想都不想就拒绝了,真是……

不知道该说她天真,还是该叹她傻。

范中阳眼里闪动着水泽,刚酝酿出一丝儿感动,就在谈熙嫌弃的眼神之下,破灭了。

得!还是那个臭脾气。

范中阳怀疑,这丫头拒绝井巡根本不是因为舍不得他,而是因为——懒!

懒得重新拜师磕头,懒得去适应新的教学方法。

悲伤辣么大……

收徒一事就此揭过,谁也没有开口再提。

倒是井巡,一直对《盲爱》很好奇,“往年T大都是用意境组图的表现形式,怎么这次突然改变策略?”

不提还好,一提范中阳就是一肚子气,像找到知音似的,一股脑儿把谈熙阳奉阴违害他和姜眉提心吊胆的事儿全说了。

听得井巡目瞪口呆,“你们就这样被她瞒过去了?”

“早知道她是个不安份的。”

“也多亏她这点不安份,否则……”井巡没说完的话,大家心知肚明。否则,T大拿不到第一,更别提打破《画沙》创下的满分记录。

谈熙倒没想过什么为校争光,也不觉得自个儿长面子,她就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成,否则怎么对得起她花在这上面的时间和精力?

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势必做到最好。

“主办方让我出题的时候,我就在想,往年那些中规中矩的东西是不是已经束缚了大家的思维?据我所知,很多参赛队伍为保险起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长此以往比赛就真的成了比赛,没有一点灵活性和生命力。最终确定以‘爱情’为主题也是为了鼓励大家多用故事组图的表现方式,目前看来效果不错。至少,杀出一匹满分黑马。”

井巡的话,范中阳和谈熙都不意外,早前就已经想到这层。

“丫头,个人赛你有什么想法?”

谈熙眨眼,这是在探她口风?

黎晔亦含笑望着她。

范中阳倒有点糊涂了,要知道这两位可都是下午个人赛的特邀评委,对最终评分起着决定性作用,如此一问,到底几个意思?

谈熙掩唇,打了个呵欠,“我的想法很简单——拿奖。”

范中阳心惊肉跳,这丫头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

井巡和黎晔都不意外。至于……

拿奖?拿什么奖?金银铜三座奖杯之外,还有象征性的优秀奖。

谈熙却不愿再多言,扯了扯范中阳衣袖:“好困……”

两人起身告辞。

黎晔把他们送到门外,看着二人走远,这才转身回到房间里。

“怎么样?井大师,有何想法?”

“是个好苗子,可惜……”

“性子太轴?”黎晔笑着接话,斟了杯茶递给他,“尝尝?”

井巡接过,并没有立即就喝,而是顺手放到面前茶几上。

“人家姑娘没答应当你徒弟,生气了?”

“不至于。”但心里到底不是滋味儿。

黎晔摇头失笑,其实她可以理解井巡此刻的心情,万年不说话的人,难得开一回口,没想到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搁谁心里都憋闷,更何况受尽追捧的井大师?

“你也别激动得太早,那丫头……”黎晔一顿,想起谈熙和自己儿子之间不明不白的纠葛,便止不住慨叹,“确实有几分灵气,但只凭《盲爱》还不具说服力,看完她个人赛的表现再下结论也不迟。”

“当初老黄请我来当评委,我还打算婉拒,好在最后改变了主意,不然就错过了这么个有意思的丫头……”

井巡笑得爽朗,眉眼如云雾散尽,清风徐来。

黎晔心头一阵复杂,“不打扰你午休,我也回房间睡会儿。”

出了房门,黎晔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儿子的手机号。

“阿琛,在忙吗?”

“没有,正打算吃午饭。”

“下午有安排吗?”

“要见一个合作商。妈,您有什么事吗?”

“没事。”

“我记得,你今天好像是去给什么比赛当评委?”

黎晔叹了口气,“难为你记得。”

“应该的。”那头传来温和的低笑声。

她有点心酸,儿子虽然表现得很正常,但寿宴那件事后终归藏了心事。

“妈,还有事吗?”

“今天下午的决赛谈熙也会参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