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他是我一个人的男神/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多人眼里的山村并不仅仅代表着贫穷与落后,也许山花烂漫,也许民风淳朴。人向往美好的本性让我们下意识在残酷的表面装点一层朦胧的白纱,想当然去赋予它美好。”

全场死寂。

谈熙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她很冷静,不似肖澜的声泪俱下、高唱悲歌,她像一个陌生人在平铺直叙,因为不掺杂主观感情,反而真实可信。

“身处城市的我们无法想象,一米五的小床上要挤三四个孩子,青山上种不出水稻,青山下通不了公路,大人受冻,小孩挨饿。如果只是贫穷,每个偏远山村似乎都无法避免,但这里更让人恐惧的……”话音一顿,仿佛沾染沉重,“是死亡。每一秒新生都伴随着注定的覆灭,却并非寿终正寝。哺乳期的妇女仍然在吸食毒品,成年男人靠走私或炼毒维持生计。”

“动荡,骚乱,那是一个被明抛弃的囚笼,锁住了人的灵魂与羞耻。”

“生而不养,养而不精,得过且过,苟延残喘。可是,真的没有任何希望吗?不,至少死亡尚且伴随着新生,污浊之中还有稚童明亮的双眸。这就是我创作这幅素描的所有灵感来源,陈述完毕。”

四下皆静,半晌,爆发出惊天雷动的掌声。

主持人这才反应过来,她没哭,但心情似乎更沉重了,有时候,闷痛比锐疼更折磨人。

“谢谢36号参赛选手的精彩构思,让大家看到这样一幅深刻难忘的作品。接下来,是评委商量时间。”

十位大师级人物纷纷表态,下座众人亦陷入热议当中。

“一个站在国家的高度反应战争,一个站在社会的角度映射现实,同样大气磅礴,就是不知道评委怎么判了。”

“既然同样优秀,就理应尊重原判!”

“37号可能不服气。”

“不服气又怎样?这是比赛!”

“……”

主持人:“各位评委有结果了吗?”

井巡朝她微微颔首,主持人便识趣地将话筒递过去,“经评委组讨论决定……”

喧闹的大厅忽然沉寂,落针可闻。

肖澜紧张地抿了抿唇,手握成拳,谈熙则平视前方,神情安然。

“复议结果:维持原分数不变!”

哗——

掌声雷动,更有甚者吹起口哨。

肖澜扬起的笑容僵硬在唇边,强忍住泪水,固执地看向众评委。

主持人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以作宽慰,然后让工作人员再送了支话筒上来,“那井大师能否告知这样决定的原因呢?”

按规定,复议结果出来之后,评委必须给出适当的理由。

“9.8也是一个很高的分数,表达了评委组对37号参赛作品的充分认可与肯定。至于,没有拿到满分,理由很简单。”

“战争是一个很广义的概念,发生在不同人种之间,不同国家之间,原因各异,性质不同。从37号作品所表现的内容,我们无法确切地得知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保卫,还是侵略?为主权而战,还是为宗教而战?抛开常见的弹药、硝烟、流民之外,没有任何标志性的特征。”

好比,表现二战,画家通常会使用纳粹标志,要么插在坦克前方,要么印在战旗之上。

并非所有战争都是不可原谅,都是草菅人命,如果这是一场解放之战?抑或一场主权之争?

那就变成了正义的性质。

如果没有肖澜那番讲解,观者并不能直接领悟这幅作品的确切内涵,有的人会理解成“和平万岁”,而有的人则解释为“保家卫国”。

所以,具体指向并不明朗。

谈熙的作品就不存在这样的歧义。稚童眉眼单纯与父母的吸毒惨状形成强烈对比,指向明确,主题深刻,一眼便直击人心。

肖澜无话可说,分数就此敲定。

最后由主持人宣布金银铜奖的获得者,分别是谈熙、肖澜、时玥。

前三名,T大占两席,范中阳和姜眉笑得满脸褶皱。

谈熙站在台上,一袭红裙,绚烂夺目。

井巡笑着把奖杯交到她手里,“真的不考虑拜我为师?”

“已经拜过了。”拜的是范中阳而已。

“恭喜,确实没让人失望。”

“谢谢。”

一老一小,轻轻拥抱。

时间还比较充裕,主持人应台下众人要求,请三位发表获奖感言。

时玥中规中矩地感谢了一大票人,里面居然还包括了谈熙。

主持人追问原因。

时玥:“我们队长……是个变态。”

哗——

议论声,笑闹声,兼而有之。

“为什么这样讲?”主持人也很好奇。

“二十八天,一百四十二个场景训练,三十六次模拟练习,时间精确到秒,所有挨过的骂和受过的表扬都来自于同一个人——谈熙!但是,所有的荣耀和成就也是因为她,比教授还严格,比老虎更可怕,不是变态是什么?”

主持人大吃一惊:“所以,她负责了所有的训练?”

“是!”

又是一阵不小的波动。

轮到肖澜,她只草草说了几句,笑容也十分勉强。

显然,对如今的结果并不满意,但却无力反抗。

主持人:“我知道,大家都对今天的冠军很感兴趣,谈熙有什么话想说吗?”

“感谢我的师父,范中阳教授,是他顶着压力给了我参赛的机会;感谢姜眉姜教授,是她给了我绝对的自由和权力;当然,还要感谢学校,感谢我的队友——杨维、曾旭、高雯、时玥。”

谈熙目光落到台下某处,莞尔一笑:“还有一个人,他给了我灵感。”

主持人:“缪斯女神?”

谈熙:“男神。”

台下一阵哄笑。

陆征冷硬的眉眼变得柔和,满心都是台上红裙飞扬的女孩儿。

主持人:“男神有在现场吗?”

谈熙点头。

主持人:“能不能请他站起来跟大家打声招呼呢?”

谈熙:“不能。”

呃……

主持人:“为什么?”

谈熙:“他是我一个人的男神。”

主持人目露了然:“是男朋友吧?”

谈熙但笑不语。

高雯:“队长太过分了!无时无刻不在虐狗!”

杨维:“汪汪……”

曾旭转头去看范中阳:“教授,你得管管!”

后者一脸无奈,虽说他占了“老师”的身份,但实际上这个徒弟根本不服管,他也很郁闷的,好嘛?

其他人——

“罗敷有夫!着实可惜!”

“没夫也轮不上你。”

“滚蛋……”

“好想知道能给她灵感的男神究竟长啥样儿,比我安曜老公还帅吗?”

“可能是个兵哥哥。”

“为什么?”

“直觉。”

“诶,你也太敷衍了……”

“你想想那幅作品的主题,什么人才能给到这样的灵感?”

“那……说不定是山区支教老师呢?或者村官儿也不一定啊。”

“,我才说直觉。”

“……”

主持人见台下热情高涨,加之她本人也对谈熙很感兴趣,所有又提了几个问题——

“能画出这样的作品,是亲自去过凉山区吗?”

谈熙稍稍一顿,“也许上辈子去过呢?”

主持人不大相信这样的说辞,但也明白对方不愿多谈,便识趣揭过。

“听说你只用了一半时间就完成了作品,是怎么做到的?”

“平时多练习,场上有灵感。”

“所以,你会花很多时间练习素描吗?”

“固定时间。”

“具体多少呢?”

“平均每天两小时。”

主持人微愕,两个小时对于一个学画的人来说,咳……真的不算多。

谈熙似看出她的疑问:“但那段时间我会保证注意力高度集中。很多时候,效率比时间更重要。”

当然也有个人资质的因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