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第一灵感其实是不可描/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纨绔摸摸鼻子,他想说他祖宗在地下躺着呢,请随意。网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可不敢逆着毛捋。

又不是嫌自己活得太久……

这厢,宋白怒不可遏,另外一个包间此时温馨情浓。

谈熙给陆征夹菜,“多吃点,今天你辛苦了。”

“辛苦?”

“来看我比赛啊!”

“不辛苦。”

谈熙也不管满嘴的油,吧唧一口亲在他脸颊上,随性又肆意,堪比人来疯。

陆征很淡定地抽过纸巾擦了擦,俨然已经习惯她不时的“心血来潮”。

“今天那画,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去过大凉山?”

谈熙筷子一顿,偏头朝他笑笑:“可能上辈子吧。”

“小东西,好好说话。”

“我很认真哇。”

男人目露无奈,“怎么想到那样的主题?”

“你呀,我的缪斯男神。”

陆征挑眉,搁了筷子,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说说看。”

“你来真的?”

“嗯。”

谈熙也不急着往嘴里塞东西了,学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放下筷子,又擦擦嘴,酝酿好情绪这才开口——

“你曾经是军人,为国为民,舍生忘死。”

“所以跟大凉山的现状有什么关系?”

“贫穷,死亡,落后,毒品,走私,艾滋。”

男人下意识拧眉,那一瞬间他从女孩儿眼里看到了难言的沉重,涉及生命,生死攸关。

待要细看,却只余一派盈盈淡笑,清雅如菊。

“这些都与国家、社会有关,是你们军人引以为傲的天职。”

“就这样?”

谈熙托着下巴,眼珠一转,倏地莞尔,“其实,”轻咬唇瓣,眼神含羞,“你给我的第一灵感并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主题紧扣一个‘乱’字,我第一反应是想画……”谈熙凑到他耳边,一番嘀咕,不仅她的面色愈渐绯红,男人那双沉沉黑眸也变得深不可测。

“……我给它取名《乱情》,你觉得够不够切题?”

大掌掐上单薄的侧腰,逐渐收紧,陆征顺势将人往怀里带:“真的?”

“不然?”

“晚上回去正好可以试试,昨天钟点工才清理过浴缸。”

“呸——美得你!我还要回酒店,少琢磨那些有的没的!”老流氓。

“你得了金奖,我这个当男朋友的当然要奖励。”

“所以?”

“陪睡一晚。”

谈熙气得想笑:“你还真的‘舍身取义’啊?”

“任卿采撷。”

“陆征,你真是……越学越坏!”

“你不都骂我为老不尊了?还怕学坏?”

谈熙气得直翻白眼儿。

这饭没法儿吃了!

“撒手,我还没吃饱。”谈熙拍他手背,p的一声,脆生生。

“晚上回去喂你。”

“少扯那些黄色废料!”

陆征又逗了她两句,这才放她坐回位置上,“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谈熙揉着被掐疼的小腰,目光幽怨,肯定都青了,丫的大老粗,就知道使蛮力!

除开**被掐的这段儿和先前陆征被堵的那出儿,总的来说这顿火锅还是吃得比较顺利。

陆征付钱的时候,谈熙抓紧时间去了个洗手间,出来就直接到门口等他。

夜风轻拂,已经带了几分闷热的夏意。

皮圈松了,谈熙扯下来把头发重新绑好,刚巧碰到宋白和一群狐朋狗友出来。

“嫂子,刚才我可给你报仇了啊!”宋白醺红着脸,原本就白皙俊俏的脸上平添几分可爱。

真的很像某国盛产的花美男。

就是味儿太大,不怎么好闻。

谈熙伸手在面前扇了扇,“远点儿,臭死了。”

宋白很受伤,哇啦叫了声,一跳八丈高:“我给你出气,你居然还嫌弃我臭?!没天理啊——”

“出气?”

抬着醉眸看了她一眼,宋白慢悠悠道:“嗯啊~我踹了兄弟屁股!”

噗——

“笑什么?不信啊?”

“你踹他屁股干嘛?”谈熙板正脸,强忍笑意。

“他说你跟秦天霖有关系啊……”

笑意尽数消失,谈熙双眼微眯:“你说什么?”

宋白踉跄着往前冲,谈熙伸手把他扶稳。

“就字面儿上的意思呗。秦家老二真是烦透了,高兴被戴绿帽还是怎么地?也不出面澄清说明,反而在里面乱搅,水也越来越浑……”

“你说秦天霖不澄清?什么意思?”

“你现在都跟我哥了,他还把着你之前给秦家当小媳妇儿的事儿不放,狗得没咬他这么紧!”

谈熙目光微暗,把着不放?

难道秦天霖到现在还没对外宣称她是秦家媳?

“嫂子,你放心,这事儿我绝对替你摆平咯!”

“摆平?怎么摆平?”

“呃……”宋白眼里扎下茫然,“唔,我得好好想想,从长计议,嘿嘿嘿……”

谈熙翻了个白眼,心说:靠你还不如靠老娘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