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正好不用对你手下留情/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热度并未持续太久,很快就消停了。

谈熙是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太过无聊,才得空去挨个儿翻那些转发大V下面的评论。

羊咩咩是我的:这姑娘灵气啊!我赌一包辣条能碾压对方!

此人已死:穿红裙,老司机,鉴定完毕。

茶壶配茶盖:我只看到一片清雅中那一点红,取名:一剑飘红。

红枣要泡水喝:站起来表白的男生很高很帅啊!

哆啦B梦:小帅哥都看不上,好想知道这姑娘的男票究竟长啥样儿[星星眼]

谈熙看得直发笑,最后被范中阳点名起来回答了一个问题才不敢继续造次,化身好徒弟,乖乖听课。

不过最后还是被范老头意有所指地敲打的一顿,原话如下——

“你们还年轻,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或者取得多大的成就都不要气馁或骄傲,两种极端的情绪都将不利于长远发展。忠言逆耳,大家好好想想吧!下课!”

谈熙跟着大家往外走,范中阳一句:“来趟办公室。”

遁逃计划宣布破产。

行政楼。

“做什么?”

“坐。”范中阳笑眯眯指着对面位置,跟先前在课堂上批评她的时候判若两人。

谈熙拉开椅子,明明特秀气一姑娘愣是被这个动作整出大马金刀的意味儿。

范中阳止不住摇头。

某些时候,他是真看不懂自家这小徒弟。

“您说吧,我都听着呢。”

范中阳轻咳两声,“关于井大师想收你……”

“之前不就说好了?”

“说好什么?”

“不换师父啊!”谈熙理所应当。

范中阳心头却是狠狠一震,“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再考虑也是这个结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言罢,起身离开。

范中阳良久才反应过来,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儿,反正像打翻了调味罐。

“这孩子……”其中包含的复杂和感慨任谁听了都会忍不住鼻酸。

好在,偌大的办公室就他一个人。

范中阳暗下决心要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这个招惹疼的小徒弟,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超越井巡的错觉!

在收徒这件事上,谁说不是呢?

谈熙倒没想这么多,她现在正往学校正门走,宿舍几只打算今晚替她开庆功宴呢。

“熙熙来了,走吧!”小公举振臂一挥。

韩朔还特地告了假,四只就这样风风火火往中心广场赶。

饱餐一顿后,直接杀去KTV。

韩朔这个麦霸不停献唱,谈熙翻了个白眼儿,突然发现酒瓶空了。

冉瑶起身,被她按住:“我去。”

到前台点了三瓶啤的,又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撞上进来的人,谈熙说了句抱歉。

下一秒,被人叫住。

“等等!”

谈熙转身,只见女人浓妆艳抹,又是超短裙,又是露脐装,顶着头奶奶灰假发,眼神格外嚣张,似乎还带了点……挑衅?

“那个……你在跟我讲话?”她确定不认识这女的。

“时隔两天,忘性可真大。”女人翻了个白眼儿,语气娇蛮。

这声音……有点耳熟。

“肖澜?”

“嚯,认出来了?”

央美不是在京都,她怎么会出现在津市?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为毛要碰上她?

简直阴魂不散。

谈熙面无表情的“哦”了声,抬步离开。

肖澜追上来,挡在前面,“还没恭喜你在微博上火了一把,踩着人往上爬的滋味儿很美好吧?”

“踩人?”

肖澜眼里蓦地流露出的愤恨,输给谈熙她认栽,可是为什么要闹到网上,被大家当做那片衬托红花的绿叶?!

“你这么费尽心机想出名,不惜把其他人当做牺牲品,很得意?”

“小姐,你戏有点多。”

“现在还装傻?就我们俩,没必要了吧?”

“臆想症也是病,得治。”

谈熙刀枪不入,水火不融的样子让肖澜恨得牙痒,那天在台上,她也是这样淡定,好像冠军奖杯在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凭什么?!

肖澜冷笑,“你害我成为全民笑柄,在网上被人评头论足,贱人!”

谈熙目光骤沉,那一瞬间乍现的狠戾让肖澜忍不住腿软,“奉劝你,嘴巴放干净点。看在你有个记者哥哥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记者哥哥?”肖澜好像听到好大一个笑话,“你信啊?”

“你编的?”眼神冰冷。

“啧啧,你现在才知道啊?我是有个哥哥,可他能跑能跳,也不是什么记者。你还真傻逼得可以,居然信了?”

肖澜笑得直不起腰,眼里是不加掩饰的轻蔑,像看一个傻缺。

“正好。”谈熙笑了。

肖澜微微一愣。

“那就不用对你手下留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