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你画得不错,可惜对手是我/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顺着男人所指的方向望去,所有目光瞬间集中到肖澜身上。

花掉的妆容难掩其眼中慌乱,她下意识后退,“你……胡说!”

谈熙轻笑,不看她,只盯住被踩在脚下的男人。

“她说你撒谎呢,怎么办?”

“我没有!”男人目露凶光,“就是这女的让我混进舞池摸你,还给了一包药粉,让我骗你喝下。”

“药粉?”

“就是这个!”男人忙不迭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颤巍巍递给谈熙,“我只是打算在舞池里揩油,绝对不敢给人下药啊!”

谈熙冷笑,脚上力道稍缓,男人瘫软在地,却如释重负。

扔了烟头,再伸手接过,谈熙漫不经心把玩着,晃过鼻端的瞬间,药味浓郁,虽不了解具体效用,但有一点能肯定——这东西十分劣质。

堪比几块钱的地摊货。

肖澜用这种东西来对付她?谈熙真的要怀疑,这人是不是没脑子。

冷冽的目光直击罪魁祸首,肖澜踉跄后退,“不是……不是我……”

“老板,能借用一下您身后那位保镖吗?”

“阿勇……”

“谢了。”谈熙勾唇。

负责人撇了撇嘴,他是看在那些红酒的份儿上,既然做了初一,也不在乎做完十五。

人在江湖,义字当头。

“你做什么?!放手——”肖澜尖叫,却无法摆脱黑衣保镖的钳制,像小鸡崽一样被拽着领口扔进舞池,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谈熙上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这是什么药?”

肖澜恨恨瞪了她一眼,捡起挣扎中掉落的假发重新戴回头上。

却在中途被谈熙一脚踢开,“我再问你一遍,这药是干什么用的?”

肖澜朝她翻白眼儿,“呵,想知道啊?你喝下去试试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围观众人都开始指指点点,谈熙却不疾不徐,只道——

“是个不错的主意。”

“什么?”

谈熙招手,把安安叫过来,耳语交待一番,后者往吧台而去,很快端了杯鸡尾酒回来。

当着肖澜的面,谈熙把纸包拆开,然后倒入杯中,安安便适当摇晃,使药粉在酒里充分溶解。

“这是要干嘛?”

“真喝啊?”

“万一喝出毛病……”

大家已经将眼前发生的一切当做一场好戏,个个拭目以待,不仅如此,还七嘴八舌讨论起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肖澜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谈熙接过酒杯,递到她面前:“既然这药是你给的,又不肯说出具体用来做什么,就拿你来试试呗。”恶劣的笑爬上唇角,谈熙眼里闪动着冷光。

“拿开!”肖澜挥手企图掀翻,谈熙早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出,及时收手。

酒一滴没洒。

“看来你不愿意啊,只有找保镖大哥帮帮忙……”

肖澜脸色大变,阿勇已经朝她走来,“我说!那就是普通的感冒药!”

“是吗?我不大信啊,试一试比较保险。”

“真的!我没骗你!”她起初确实想用催情药或迷幻剂之类的东西,但时间仓促,她又是临时起意,根本来不及准备,只好到KTV对面的药店买了让人嗜睡的感冒胶囊,把囊衣拆开,倒出里面的粉末,再用纸包好交给那个猥琐男。

谈熙挑眉。

“你不信可以看我包里,有药盒,还有剩下的胶囊!”

“所以,你是承认指使这个男的来对我动手动脚?”

肖澜愣住,下一秒,面色刷的苍白。

谈熙掐住她下颌,冷笑:“挺厉害啊,姑娘,下三滥的手段被你玩出新高度,揩油,下药,是不是等我睡过去还来个强奸?”冷光流转,狠意毕现。

“我只是……”想给你个教训!

“你他妈知不知道,这是犯罪?!”

“犯罪?”肖澜眼里闪过怔忡,然后疯狂摇头,“不……我没有……”

说到底,她还是怕的。

“人证物证具在,还想狡辩?”

“谈熙,是你先在网上羞辱我!”女孩儿眼里闪过愤恨,似喷薄的火山,有种颠覆一切的狠劲儿:“我这样做,都是你逼的!”

“无药可救。”

“你知不知道,为了这次比赛,我准备了多久?”

谈熙拧眉。

“三年!一千多个日夜,我不停地练、不停地画,就连导师都说我今年一定会拿到金奖。但这一切都被你毁了!”

“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努力。”

“是,我知道,你比我强,输了也无话可说。但是为什么要闹到网上,搞得众人皆知,我凭什么受你的窝囊气?!”

“就凭你输了。”

“……”肖澜竟找不出反驳的话。

谈熙又继续道:“我并不认为第二是个丢人的名词,既名列前茅,又有进步的空间。”

肖澜惊怔,“你……”

“今天这事我可以不追究,但……”话音一顿,眼中掠过利芒,“下不为例。”

肖澜傻愣在原地,良久都反应不过来。她本以为要进局子了,索性狠了狠心,把该说的、不该说的、恨的、怨的一股脑儿给说了个干净。不料,对方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原谅了。

“为什么?”一番踌躇,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从之前的相处来看,谈熙不是圣母,相反,她比谁都心狠。

“你画得不错,可惜对手是我。”

张扬近乎狂妄。

“同情?”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需要同情,也不会随便施予同情。”

肖澜似懂非懂。

“简单点说,我喜欢你的作品,也喜欢战地记者的灵感,不管你是随口胡诌,还是真有其事,都无碍这个故事所传达出的悲壮。”

“你是因为我的画?”

谈熙冷哼,“难不成还因为你这个人?”

肖澜忽然觉得,对方似乎没有想象中那样面目可憎。她骄傲,是因为她有骄傲的资本;嚣张,因为她有嚣张的本钱。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好像一直都在钻牛角尖。

就像谈熙说的,换个角度来想,第二名也不错……

肖澜走了,离开之前亲自鞠躬向谈熙道歉。

保镖要拦,某妞儿大手一挥:“让她走。”

闹剧本该到此结束,只是——

韩朔:“那我脚底下这个怎么办?”

比起先前那猥琐男,这位似乎还长得人模狗样,乍一看挺年轻。

上一个是受人指使,这一个嘛,就是真的色狼了!

冉瑶平白无故被他摸了屁股,谈熙没打算善了,直接让韩朔报警。

“你们敢!”

“哟嚯,老娘第一次见被抓现形的像你这么嚣张,”韩朔脚下暗暗用力,“呸——什么玩意儿!”

“唉哟!痛痛痛……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分分钟碾死你们……”

“呵,今儿个天王老子都不好使,我管你是那颗葱!”

“你脚放开!”

“凭什么?”

“我要告你故意伤害!”

“在此之前,你还是乖乖进局子里蹲着吧!”说着,便要掏手机。

男人面色微变,竟然不顾身体上的疼痛,挺坐起来,然后伸手去抢。

韩朔退得快,险险避开。

“你报警试试?”面色沉郁,眼神带狠。

“威胁老娘?”p!一巴掌打在对方脑门儿上,“你还不够资格!”

男人懵了一秒,旋即炸毛:“你凭什么打老子?!”

p!

“我又打了,怎么地?”

“你他妈再打一个试试?!”

p!

韩朔:“这是你自己让打的,蠢货。”

“……”

就在她按完11三个数字,准备拨通的时候,身手突然伸出一只手将电话抽走。

男人如同见到救星,呜啦啦哀嚎:“奕哥,你要救我……”

周奕没有看他,而是直接迎上韩朔看过来的视线,顿时,火花迸发,噼里啪啦。

“小野猫,好久不见。”

“死变态?!”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