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投资方案泄密事件/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进入五月,温度回升,一天比一天暖和。—

长T换成了短袖,裙子也越穿越短。

五一小长假,安安和小公举要回家,韩朔继续到公司培训,谈熙原本打算回京都和自家男人腻歪,票都买好了,却因刘跃一通电话打乱了所有安排。

“……对方扬言三天之内必须拿出可行的解决方案,否则……”

“否则什么?”

“不排除走法律诉讼途径的可能。”

“先稳住,我马上到公司。”

谈熙将打包一半的行李箱推到床底,拿了包就往外冲。

韩朔:“你不是下午两点半的高铁?!”现在已经一点二十。

“不回了!”

“Wht?搞什么鬼?”

可惜,无人回应她的疑问。

下午两点,谈熙抵达盛茂所在写字楼下,乘电梯至18层。

叮——

门打开的同时,刘跃迎上来,将手里一份件递给她:“这是泄露的那份投资计划,目前nd还在对方公司进行交涉。”

谈熙边走边看,一目十行:“五分钟,让所有人到会议室。”

五分钟后。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件夹掷在会议桌上,发出哐当一声响,在安静的会议室内显得格外沉重。

既是发泄,也是震慑。

谈熙冷眼所及之处,众人下意识低头,“刘跃,你来说。”

“3月中旬,我们接到九州食品公司的电话,以十万定金要求我公司为其拟定为未来两个季度的短期投资计划。”

“3月19号,经双方多次面谈交涉后,正式签订合同。”

“4月7号,初步方案成型,送至九州公司相关负责人手中。”

“4月12号,按对方要求进行斟酌修改后的方案送达。”

“4月底,正式敲定方案,并确定于6月初操作执行。没想到两天之后,方案遭到泄露,被一家名为渔船食品的对手公司剽窃,并抢先一步实施。”

谈熙沉着脸把事件始末听完,一身冷气压险些将会议室里的人冻僵。

“泄漏原因有没有查清楚?”

刘跃下意识攥紧手心儿的笔盖,“抱歉。”

“九州方面怎么说?”

“一口咬死责任不在他们。”

“所以,是我们盛茂内部有问题?”谈熙冷笑,凌厉的目光扫过众人,无形之中,威压毕现。

刘跃拧紧眉心,这点他也在第一时间考虑过,但初步排查后,基本能够洗清所有人嫌疑。

“初步排查?”谈熙看了他一眼,“怎么排查的?”

“公司电脑和个人电脑都查过,也调取了办公室内的监控录像,没有发现问题。所以,我怀疑是九州内部有人泄密,对方抓不到黑手,就把所有责任推给我们。”

“有证据吗?”

“……没有。”

“遇到事情,先检讨自己,才有资格去讨伐对方!”

“抱歉,我的疏忽。”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究其原因也于事无补,当务之急是如何走出眼下的困局。”谈熙话音一顿,指节敲击桌面的闷响突然变得无比清晰,“风控小组有什么建议?”

王驰作为风控组的老大,被点名之后沉吟一瞬,“及时止损是目前最稳妥的方法。”

“如何止损?”

“……单方面结束与九州的合作。”

“荒唐!”谈熙一巴掌拍在桌面上,脸色黑到自进入会议室起最严重的地步。

众人心尖打颤,王驰更是被这一声冷咤骇得两腿发软,若非咬牙强撑,只怕下一秒就要跌倒在地。

“听你的意思,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你所谓的止损就是在闯了祸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我……”

“你以为,想走就能走?且不说九州在食品界的地位如何强势,单看目前盛茂的状况,你觉得我们有那个本事开罪对方吗?”

先撩者贱!眼下已经不是想抽身就能走掉的!

王驰汗如雨下。

谈熙却不打算放过他:“在对方不承认负有责任的前提下,我们单方面终止合同,你认为结果会是什么?!”

“……”

“说话!”

王驰一个大男人险些被当场逼哭。

会议室内,气氛降至冰点,连呼吸都不自觉变得小心翼翼。

“你们风控小组的人谁来帮他说?”

五秒沉寂之后,一只手颤巍巍举起来。

“我……来帮组长说。”

柴绍,风控组内唯一的本科毕业生,去年年底刚招进来的。

谈熙挑眉:“好。”

他深吸口气,面对如此强势的领导者,柴绍不敢有半点松懈:“如果在这个时候单方面毁约,就无异于……当了逃兵。首先,九州就有足够的理由和底气索要赔偿,如此一来,我方将付出巨额成本,对于刚步入正轨的盛茂来说,将是致命打击。”

谈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直到柴绍眼里流露出忐忑,右手开始不自觉发抖。

“说下去。”

柴绍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闻言才安然放回肚子里,后背早已冷汗遍布,稳住心神,继续道:“再者,放弃九州就等于默认了泄密事件全责在我方,对盛茂的口碑及信誉将是毁灭性的损害。今后,只怕不愿再有公司与我们合作。”

“说完了?”

“嗯。”

谈熙看向王驰,“现在听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

“决策小组还有什么需要补充?”

nd不在,剩下麦克和丝丝,皆难独当一面,在b摄人的目光下只知道慌乱摇头。

谈熙并不意外,决策组里nd能力太强,手下的兵自然过得安逸,结果就是一个字儿——弱!

“最初是谁负责与九州联系?”

“我。”市场主管罗宇开口。

“说说看,你是怎么具体操作的。”

“九州公司投资顾问离职后,董事会决定将今年下半年的投资计划外包给投资公司。在我之前已经有两家规模中等的投资机构与九州相关负责人接触过。”

“既然如此,九州为什么选择我们?”谈熙质疑道。

刚刚起步的盛茂并不具备对大企业的吸引力,更何况还有之前经营不善、劣迹斑斑的恶名。

“两个原因,第一,在九州目前接触过的投资公司中我们的注册资本最多;其次,我与九州某位董事有些交情,可能也帮着说了几句好话。”

“嗯。”谈熙面色稍缓,“接下来经手这单e的有哪些人?”

刘跃:“三个小组都参与了。”

“每个人两分钟时间,说明具体负责的内容……”

听完所有人汇报,谈熙并不多言置评,但心里已经隐约有了脉络,只需抽丝剥茧,应该不会离真相太远。

“九州给定的期限是三天?”谈熙捡起手边的笔把玩,冷凝的面上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

落在大家眼里,却比不笑还恐怖。

刘跃点头,“今天是第一天。”

“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比较妥当?”

“要想九州松口,放弃走法律途径,就必须查出方案泄露的真正原因,不管是我们内部出了叛徒,还是对方养出奸细,都要拿证据说话。与此同时,还有必要规划一个新的投资方案,不管是哪方有问题,盛茂和九州的合同还在,距离dedne还有五天时间,也就是……五一假期结束,如果拿不出方案,对方很可能要求支付违约金。”

话虽如此,但以上两点根本不容易做到。

会议持续了整整两个钟,最终的决定是——决策小组规划新方案,风控小组和操作小组从旁协助。与九州沟通和追查真相便交由谈熙和刘跃负责。

“马上叫回nd,接下来的五天可能需要加班,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散会!”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