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鲨,鱼吃大鱼,大鱼吃小鱼/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为什么不猜罗宇文?”

“他?”刘跃微愕,一个主管市场的人,可能吗?

等等!

主管市场!

“他从头到尾都没参与过方案的制定,只在最初牵线搭桥!”

所以,他才有理由去动保险柜,因为里面的东西于他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必须亲眼看到!

谈熙后仰,靠进椅背里:“除此之外,还有两点。其一,他和九州董事有私交;其二,他履历上写的是——经济学兼工学学士!”

主修金融工程的同时,还辅修过计算机!

绝对有能力抹掉一段监控。

刘跃:“居然是他!”

“别高兴得太早,我们手里没有证据。”谈熙一盆冷水当头泼下。

“我叫他进来当面对质!”

“没用的,只会打草惊蛇。”从刚才在会上的表现来看,罗宇文不慌不忙,说话条理清晰,足见其心理素质过硬。单凭几句话就想逼他承认,根本不可能。

刘跃:“他跟九州公司有过节?”

“不见得。”

“那是为什么?”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谈熙一双年轻的眼里透出深沉的睿智,仿佛通晓人性善恶,见惯世态炎凉。

刘跃心头一阵怪异,人情练达,全靠岁月积淀,谈熙也不过二十出头,怎么会有如此成熟的眼神?

好像从两人相识之初,她就像个长者,引导他一步一个脚印前进,途中获益匪浅。

并不局限于知识,还有为人处世。

“……刘跃,你确定有在听我讲话?”

“抱歉。”

“我让你打电话联系九州总经理,约他出来吃顿饭。”

“好。”

“另外,今天下班之前让操作小组把待选项目预测评估做出来,不求多,只求精,必须由艾肯亲自交给我。”

“你要参与?”

“不然五天时间还指望他们做完一个月的活儿?”况且,公司正处于危机时刻,boss不带头,员工的积极性如何调动得起来?

七点一刻,夜幕初降。

建造精美画舫小筑在江风轻拂中,随波荡悠。若非对方约在此处,谈熙恐怕还不知道津市有如此别致另类的餐馆。

观赏江景,品味美食,再看小案几上摆放整齐的银碗和象牙箸,何等小资情调?

“谈小姐可以尝尝这小管,早间刚打捞上来,上桌之前还是活泼乱跳。”男人笑意温和,伸手做请,举手投足间尽显绅士做派。

冯少伦,九州食品公司现任总经理,同时也是创始人兼董事长冯长伟的独生子。

即未来九州公司的继承人。

谈熙来之前,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小时,却没少做功课。

六十年前,九州还只是家杂货铺,因为冯家人手头有些门道,在食品这块,尤其零食,总能拿到其他店家拿不到的新货,在当地形成了萌芽状态的垄断之势。

后来,冯长伟不再满足只做经销商,开始逐步建立起自己的食品生产厂,并大量引进国外先进的流水线生产技术,这才有了今时今日的九州食品帝国。

只是近年,公司管理层渐趋保守,在市场决策方面有些畏首畏尾,加之冯长伟身体状况不佳,才让渔船食品得以趁机崛起,发展壮大。

在连续遭遇对方几次黑手之后,九州愈发显出疲怠之势,冯长伟难以应付,不得已将负责国外子公司业务的儿子冯少伦召回津市,主持大局。

眼前这位也的确有本事,短短半年,不仅让董事会俯首帖耳,还在同渔船食品的博弈中每每稳居上风。

如今方案失窃,想必对方已经走投无路,只好狗急跳墙。

明明是两家公司的战争,却让盛茂当了炮灰,她谈熙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冯总不妨蘸点芥末,相信小管的味道会更好。”

冯少伦微微一顿,都说灯下看美人,如今倒是愈发领略到这句话的妙处,可不是越看越美?

“原来谈小姐也是同道中人。”

“不敢当。”

男人招手,唤来服务员:“麻烦一碟芥末。”

谈熙轻笑,补充道:“两碟,谢谢。”

“哦,倒是我疏忽了。”

“没关系。”笑意清淡,直率大方。

冯少伦本以为对方作为一个娇滴滴的女生,会被生吃小管吓到,不料竟是个隐藏的行家。

原本他是不打算赴约,但今天工作效率高,提前下班,索性来看看对方究竟想做什么,即便走这一趟,也并不准备久作逗留,如今想来,倒该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顿晚餐。

毕竟,美食常有,但佳人不常有。

冯少伦很少替女人倒酒,可这次心甘情愿,“09年的petrus干红,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谈小姐尝尝?”

谈熙端起高脚杯,摇晃醒酒后,置于鼻端轻嗅,“美酒,佳肴,如果把画舫换成游艇,应该会更有情调。”

“有什么讲究吗?”

“正所谓茶缸陪茶盖,总不能用保鲜膜去敷上一层。”

“谈小姐在讽刺冯某?”

“言重了,一时兴起,只当听着玩玩罢。”

“洋酒、海鲜,确实要配游艇才相得益彰。”

谈熙轻勾了下唇,似平静湖面晕开的涟漪,层层叠漾,男人瞳孔微缩。

她却扭头看向窗外,仅留下一个淡漠的侧脸轮廓。

冯少伦暗暗叹了口气,似乎……比他想象中更有耐心。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天南地北聊着,始终没有进入正题。

谈熙喝了小半杯红酒,齿颊留香,搭配一案桌的海鲜,当真畅快淋漓。

好久没这么吃过,犹记得上回还是逃命前,在鸿鑫的尾牙宴上……

起初冯少伦存了试探之心,并未专注事物,之后见谈熙这般投入,他便也埋首美味之中,竟比平常多了一半食量。

再转眼欣赏烟波浩渺的江上风光,心境亦随之开阔,一身防备卸下不少。

“我很好奇,九州十八位董事,谈总为何偏偏找上我?若为方案泄密一事,也应当与相关负责人沟通协商。”

他叫的是“谈总”,并非“谈小姐”,俨然公事公办的态度。

“打个不算恰当的比方——鲨鱼吃大鱼,大鱼吃小鱼。我现在手上有条硬骨小鱼,在不确定能否被大鱼消化的前提下,直接喂给鲨鱼不是更保险?”

“哈哈……鲨鱼和大鱼?很有趣的比喻。”

“不过,在这之前,我也不敢确定鲨鱼就一定能消化。”

“现在呢?”

“十分确定。”谈熙望着眼前男人,目光灼灼。

“哦?”冯少伦挑眉,饶有兴味:“能告诉我原因吗?”

谈熙指了指自己双眼:“这里告诉我,鲨鱼就是鲨鱼,即便没有张开嘴,也无法抹灭其拥有利齿的事实。”

与生俱来的凶残本性注定了强势挞伐与掠夺,而冯少伦正是这样的狠角色!

男人笑意愈渐深刻,看向谈熙的眼神也从最初流于表面的惊艳,转化为深沉的试探,暗含几分欣赏。

谁说美人无脑?

眼前不就有个例外?

冯少伦:“所以你来找我的目的?”

谈熙等的就是这句话,“延迟合同期限,我们需要时间筹备新的投资方案。”

男人双眼微微眯起,半晌呵笑出声:“你在开什么玩笑?”

“冯总,这个时候装傻就没必要了。”谈熙笑意不改,眼神却倏地冷沉下去。

四目相对,空气中摩擦出浓烈的火药味。

一个不退,一个不让,仿佛之前相对而坐、谈笑风生都是错觉。

冯少伦:“九州没有任何义务为你们的过失买单。”

“我们的过失?”谈熙冷笑,“冯总未免也推得太干净。”

“你什么意思?”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既然冯总没有合作的诚意,那我也不便叨扰,先告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