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计中计,连环套/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了,都散吧。”

谈熙转身回办公室,“刘跃进来。”

大家陆陆续续下班离开,林爽拍拍艾肯肩膀,“老大,赏个脸,小弟请你吃火锅?”

“请我吃火锅?自己做的?”

林爽出身农村,习惯使然能节俭的从不浪费,也很少在外面吃饭,都是自己回家做。

“哪能啊?我这厨艺上不了台面,咱们去楼下新开的刘一手怎么样?”

“你小子发财了?”

“嘿嘿……这不是恢复了录像,谈总论功行赏嘛!”

“你看到了?”艾肯目露好奇。

“看到什么?”

“内奸啊!”

“当然,我跟你讲……”林爽凑到他耳边一阵嘀咕,艾肯面色越来越怪,忍不住朝罗宇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后者低头在收拾东西,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如此明显和刻意,似在打量和审视着什么,相当惹人厌烦!

罗宇猛地抬头,便见艾肯和林爽二人不动声色转移了视线。

“火锅走起?”

“走吧。”

搭着肩膀离开,一路有说有笑。

“哥,一起走?”谢丝笑着招呼。

罗宇摆摆手:“我还有点工作没弄完,你先走吧。”

“哦,那明天。”

“再见。”

他几近失态地冲进洗手间,颓然滑坐在马桶盖上。

被发现了吗?

抹去的录像怎么可能恢复?

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也许谈熙什么都不知道,那些话只是为了……诈他?

但林爽和艾肯的表现令他极度不安,如果真的不知情,又怎么会用那种眼神看他?

现在两条路摆在眼前,坦白从宽,或者抵死不认。

……

办公室内,谈熙站在落地窗前,俯瞰夕阳下美丽的街景。

手里端着咖啡杯,轻轻斜靠在办公桌边缘,不时轻啜一口,相当悠闲。

对比而言,一旁的刘跃就稍显急躁了些。

“罗宇会上钩吗?”

“不一定。”

“那你……”还这么优哉游哉。

“罗宇这个人,脑子相当聪明,心理素质过硬,但是这样的人往往存在一个致命的缺点。”

“什么缺点?”

谈熙轻笑,“思虑过甚,简单点说就是多疑。”

“这样不好吗?事事谨慎,步步小心。”

“太过谨慎小心容易把自己绕进去,否则古人怎么会说——聪明反被聪明误?”

曹操就是个中典型,所以他只能当枭雄,而成不了英雄。

又过了十分钟。

刘跃:“人已经走得差不多。”

“他呢?”

“进了洗手间一直没出来。还要等吗?”

“嗯。”

等的却不是罗宇,而是……一通电话。

六点四十,手机响了。

“你好,我是谈熙。”

“刘东已经承认是他把投资方案交给渔船食品。”冯少伦虽极力克制,但压抑的声调还是泄露了他此刻的愤怒。

如果仅仅是一份投资方案,他还不至于如此,关键拔出萝卜带着泥,他竟不知这个平日里异常和蔼慈祥的叔辈暗地里竟有着一张如此丑恶的嘴脸。

他按照谈熙说的,先查了刘东的国内账户,资金流向一切正常。

正打算放弃,谈熙给他发了两张国外银行的开户信息表,开户人一栏的“Dng”和右下角“刘东”二字遥相呼应,如果说同名同姓,那字迹总不会出错。

公司每份件都需要刘东签名以后,才会送到他手里,原本无比熟悉的字迹成了最大的讽刺。

两个账户资金加起来高达八千万美金!

而来源只有一个——九州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从23年至今,十五年时间,大大小小的公用款项被挪至刘东的私人账户里。

“恭喜冯总拔除毒瘤。”

“托谈总的福。”

“听起来,你好像不大高兴?”

对方一默。

谈熙笑得愈发灿烂,丝毫没有在别人伤口上撒盐的负罪感,相反,她还饶有兴味地欣赏这一切。

鲨鱼也有狼狈的时候,只因小鱼当中也有硬骨头,咬下去势必伤牙。

“谈熙,幸灾祸有意思?”

“哈哈……太有意思了!”

“……”

冯少伦并没有表现出胜利的喜悦,原因其实不难猜。

刘东是当年跟随冯长伟打天下的老功臣,手里自然握有冯家父子的把柄,一旦背叛,将是致命打击。

若维持表面平静,冯少伦还能徐徐图之,如今直接撕破脸,就怕对方狗急跳墙。

眼下危机重重,冯少伦如何高兴得起来?

“你打算怎么处理刘东?”

“这是九州的家务事。”言下之意,你谈熙未免管得太宽。

“冯总这话就不大中听了,你现在是皆大欢喜,可的我这儿还有个内奸作祟,莫不是想……卸磨杀驴?”

“谈总自谦了,我可没见过这么漂亮又有个性的驴。”

“……”

“已经按你说的把消息传出去,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那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谈熙勾唇,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还是自己听,“放心,会有用的……”

男厕。

罗宇越想越乱,脑子里像毛线打了结,所有思绪缠在一起。

剪不断,理还乱。

突然,眼前闪过一道亮光,福至心灵。

他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那头接得很快,并伴随着不定的喘气声。

“菁菁,问你个事……”

“阿!你在哪儿?!”

男人眉心一紧,竭力按捺住情绪,尽量放缓音调,让自己听上去与平时一般无二。

“怎么了?别着急,慢慢说。”俨然二十四孝好男友。

“我……我好害怕……”女人的声音在颤抖。

罗宇却见怪不怪,脸上并无惊讶:“见到老鼠还是蟑螂?不用怕,等我回来再处理。”

“不是……”

“乖,你现在把表舅的电话发给我。”

“表舅出事了!”

“什么?!”罗宇全身一震,表情瞬间狂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差点跳起来。

“菁菁,你把话说清楚,表舅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现在正往警察局赶!表舅妈已经带着律师过去了!”

“你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可以不知道!”男人的声音变得咬牙切齿。

那头狠狠一顿,“阿、阿?你怎么了?别吓我……”

罗宇根本没有心思再应付她,匆匆挂断。

警察局……律师……

难道九州那边已经发现了?

不,他做得很隐秘,不可能被人拆穿。

再说,依刘东的谨慎,连私人电话都不肯告诉他,两人联系都是面对面,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人抓住把柄。

可李菁的话不似作伪……

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

他又拨通九州那边刘东办公室的座机号码,“喂,您好。”

“刘董在吗?麻烦替我转接内线。”他刻意压低了嗓音。

“请问您是?”

“他亲戚。”

“方便告知姓名吗?”

“我姓。”

“是这样的先生,刘董不在,您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达。”

“不行!这件事我必须和他亲自沟通!”

“很抱歉,刘董不在。如果您有急事的话,可以告诉我,等刘董回来,我会立即转告他。”

罗宇心下骤沉,刘东是个工作狂,一天至少十二个小时都待在公司。他年纪大了又注重养生,出差和应酬能推则推,空闲下来也只会在办公室里的休息间泡泡茶、打打高尔夫。

“那刘董有没有说去哪里?”

“没有。”

“什么时候回来?”

“抱歉,我真的不太清楚。”

“ht!”

“先生请你明一点,怎么能够骂……”

罗宇结束通话,一切迹象都在表明刘东已经完了!那他该怎么办?九州那边如果真的要追究到底,他很有可能去坐牢!刘东尚且还能凭手中的股份自保,可是他有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