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半夜开黑,方案完成/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菜刚上齐,林寻到了。

“谈总。”有外人在,他没有直接叫谈熙的名字。

“介绍一下,这是林寻,那两位是公司同事,艾肯,林爽。”

寒暄之后,林寻挨着刘跃坐下,将外套脱了搭在椅背上,然后站起来朝艾肯两人举杯:“很高兴认识你们,先干为敬!”

两人回礼。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分开的时候几人都有些醉,刘跃搀着林寻离开,谈熙又叫了出租将艾肯和林爽送走,然后自己搭公交回学校。

途中,韩朔打电话问她今晚回不回。

:当然。

韩朔:正好,路过校门口帮我带一碗炒粉,宝宝肚子已经饿瘪了[可怜]

钥匙插进锁孔,不等谈熙用力,门已经开了,迎接她的是某人浮夸的拥抱和一连串甜言蜜语——

“快来啵一个,想死粑粑了!”

“炒粉好香,乖宝最好,~”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宝宝有没有想我呀?”

“……”

谈熙揉按着跳动的眉心:“韩朔,你的节操呢?!”

“节操是啥?粑粑没听过。”

“……”此人无药可医,诊断完毕!

洗完澡出来,谈熙开始打呵欠,眼皮耷拉下来,恨不得马上爬到床上睡他个昏天黑地。

韩朔蹭到面前:“宝宝,我要上钻石2了,带我玩几把呗!”

“我睡觉,明天陪你。”

“别啊,就差一点点了!你看你看……”

谈熙被她摇得头晕,“所以你玩了这么久的英雄联盟,现在才到钻2?”

“那啥,我最近都没时间碰这玩意儿,要不然现在肯定上王者了啊!”

“呵呵……”怎么韩服王者被她说得跟大白菜一样?

“就三把!不,两把!我替你开电脑哈……”

韩朔像只小奶狗趴在桌上,俩滴溜溜的眼睛直睃电脑屏幕,“好了好了!你赶紧登陆。”

谈熙烦躁地扒了下头发,突然蹦出一句特苏的台词儿:“我该拿你怎么办哟……”

讨债鬼!

韩朔娇羞脸:“死相~”

画风突变啊有木有,谈熙欲遮脸,无奈右手把着鼠标,左手已经搁在键盘上。

“宝宝咱们来个中野联动吧!”韩朔两眼放光,她是中单玩家,而谈熙是打野玩家,正好凑一堆儿。

所谓中野联动,顾名思义就是指打野、中单配合游走。

其实谈熙是拒绝的。

韩朔这个中单技术菜到抠脚,每次都要她去中路,美其名曰分散敌方注意,建立线上优势,结果导致其他两路狂发信息求助的时候,根本没人接应,谈熙没少被人吐槽。

不是她这个“超凡大师”级别,而是中单不争气。

谈熙:“哪个队?”

韩朔:“PPQ。”

“你拿芙兰?”谈熙一脸质疑。

“干嘛,不可以啊?等我后期发育起来,不秒死那些小脆皮玩家!”

“呵呵,前提是你能发育起来!”

“……”太伤人了。

谈熙勉强陪玩了两局,实在挣不开眼睛:“睡了睡了,困得要死!”

“嗷嗷嗷——我上了!上了!”

“谁上了?”

“我啊!”

“你上谁?”

“我上……呃……”城市套路深,到处都是坑!

等韩朔癫狂结束,谈熙早就躺床上睡着了。

“猪哦……”

第二天,谈熙准点到公司,一身Arn蓝黑条纹西装,威严大气,配上墨蓝色高跟和爱马仕提包,职场精英范儿扑面而来。

“啧,谈总又换了一身,就没见过重复的。”

“人家有钱,任性。”

“年纪不大,气场十足,可能天生就是带‘总’字儿的。”

“虽然年轻,但处世老练,却不会让人产生违和感,真是奇怪……”

八点半,人陆续到齐。

“赶紧登陆邮箱,有通知!”

“嗯?最近有人事调动咩?”一般情况,只有人事任命才会用邮件的形式通知。

“傻!肯定内奸那事儿有结果了呗!”

洋洋洒洒五百字的邮件,概括起来三个要点:

1、罗宇是内奸,已于昨日晚移交警方。

2、市场主管职位空缺,周渺这个HR要负责招人。

3、大家引以为戒,一旦发现个人行为损害公司利益,势必追究到底。

“怎么可能是哥?”丝丝惊呼,昨天下班前还笑着和她说再见的人,一夜之间竟然成了阶下囚。

“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油滑得很!那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细思极恐。”

“我觉得哥不是那样的人啊……他怎么会干这种事?”

唾弃的,质疑的,不敢置信的兼而有之,但听完录音之后,无一例外都选择闭嘴。

此情此景,沉默是金。

直到谈熙一句:“三个小组十分钟后到会议室开会。”这才打破沉闷的氛围,大家又开始积极投入工作。

不管离了谁,地球还是一样转,照旧日升日落,四季更替。

生活还在继续,叹惋只不过一瞬间。

在经历了持续八天的高效工作之后,全新的投资方案正式敲定。

众人高高提起的心,直到此时方才轻轻落下。

最后,谈熙亲自去了趟九州,把方案交到冯少伦手里。

“提前了三天,盛茂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谈熙闻言,浅浅勾了下唇:“谬赞。”

“是不是谬赞,谈总心里清楚。”新方案对比之前被盗用的那份,投资结构更合理,也更具操作性。

原本他是不看好盛茂,就算多给一个周时间,也未必能拿出成果。

没想到,自打嘴巴的时候来得如此之快。

谈熙:“我一直以为‘谬赞’是表达谦虚的意思。”言下之意,并非不值得称赞,只不过宝宝谦虚懂礼貌而已。

“呵,一点亏都吃不得。”

“不该吃的时候当然不能乱吃。”

冯少伦将方案搁在一旁,转而问道:“我听说你抓到内奸就立马报警了?”

“不然还留着过年?”

男人一噎,“……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理?公了,还是私了?”

“公了。”

“证据都齐了?”

“齐了。”

“本事倒不小。”

谈熙端起杯子,喝了口水:“一般般。”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撬开对方的嘴?”竟然会傻到当面承认,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怎么,你想用同样的方法对付刘东?”

男人那张尚算英俊的脸,瞬间变得难堪。

“没用的,”谈熙悠悠道,“刘东和罗宇情况不同,那办法对他没用。”

之所以能把罗宇逼到半狂状态,赢在出其不意,当然也与他性格里的多疑多思有关,各种因素综合作用下才到达令其心理防线尽数崩溃的效果,照搬到刘东这样的老狐狸身上,无甚卵用。

“看来冯总还没揪住刘东的小辫子,倒先把自己困进了死胡同。”

“你!”

这话不好听,但的确是事实。

国外账户私密性极高,跨国取证相当困难,当时冯少伦能得知账户里的存款总额,还是找黑客帮忙。

通过不正当途径得到的证据,无法提交法庭,却又找不到适当的名义通过正规渠道清查刘东名下资产。如此一来,便彻底陷入僵局。

“冯总,你没有多少时间了。不是你杀狗,就是狗咬你,拖得越久,夜长梦多。”

男人笑意骤敛,罕见地暴露出焦躁,反正已经被她看透,勉强装下去也没意思,反倒累得慌。

“这是条老恶狗,已经开始咬人了。最近刘东与其他董事联系频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下周例行董事会上,他将提出重新任命总经理。”

“老狗想撸你?”

“……”

“咳,”谈熙握拳置于唇边,借此掩饰尴尬,“那啥……你就不打算反抗?”

“我参与公司运营的时间太短,之前一直负责海外子公司,在国内毫无根基。而刘东苦心钻营了几十年,我不是他的对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