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铜豌豆熙,趁火打劫(1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挑眉,见冯少伦垂头丧气的样子忍不住打趣:“还挺有自知之明。”

他苦笑,“能不能少说点风凉话?”

“……”

冯少伦:“其实我想到一个方法,但需要你配合。”

谈熙轻笑,兴味盎然:“说来听听。”

“让罗宇指证刘东!这样一来法院就有足够的理由清查其名下资产。”介时,他再从中引导,就能顺理成章挖出那两个隐秘的国外账户!

谈熙鼓掌:“思路很好。”

男人眼前一亮:“你也觉得可行?!”

“不过……”轻声一叹,她摇头,“这里面未知数太大,风险也高。”

眉心倏地聚拢,“什么意思?”

谈熙:“罗宇现在被收监看押,唯一所能仰仗的只剩刘东。你觉得他是有多傻,才会反口咬死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冯少伦:“刘东能给的,我也可以……”

谈熙:“能把他从局子里捞出来吗?”

冯少伦一默。

九州是平民小工厂起家,一半努力,一半运气才有了今时今日的规模,虽然近十年冯少伟一直削尖脑袋想挤入权贵名流的圈子,借此拓宽人脉,无奈收效不大,不得其法。

而冯少伦常年不在国内,更接触不到金字塔的顶端。

“我可以请最好的律师!”

谈熙呵笑一声,提醒他:“冯总,我要整的人,你却费尽心机去保,还当着我的面毫不避讳,你觉得合适吗?”

呃……

“罗宇对你来说根本无关痛痒,就当卖我个人情,以后有需要尽管开口。”这话出自九州少东家之口,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相当有分量。

不都说——人情债难偿?

而她只肖用一个叛徒,就可以换回成倍的利益,怎么看都是笔好买卖。

可惜,卖方似乎并不感兴趣:“谁说罗宇不重要?对于我来说,他就是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是那只被拎出来杀给猴子看的鸡!敲山震虎的作用,你说重要不重要?”

“谈熙!别不识好歹!”男人低斥。

“我没可没跟你说笑,句句发自肺腑。”

“你是铜豌豆托生吗?”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还特么响当当!

“我读书少,听不懂你啥意思。”哼!居然跟她拽?

元代关汉卿《不伏老》里的原话如下——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幸台柳……也会围棋、会蹴踘,会打围、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

借古人的话骂她是个纨绔?!

呵!

谈熙冷笑,求人还发脾气,一言不合就暗讽:差评!

“看你这表情是听懂了?”冯少伦笑得恶劣。

“哦,那我就是铜豌豆呗!罗宇嘛,你就不用想了。”

男人面色微变,“小姑娘,做事别太绝,人前留一线,日后也好相见。”

“可是铜豌豆不想见你,怎么办?”

“……”

谈熙:“没事我就先走了。”

“谈总,别忘了你交上来的方案还没过审。”

“重要吗?我有内奸,你有叛徒,责任各担一半。在约定期限内,方案不合格,你有权告我违约,同样,我也有权向九州求偿。所以,这个也威胁不到我呢!”

冯少伦险些气得吐血!那种感觉就像眼前有很多路,但悲催地发现每条路上要么有坑,要么有雷。如今的他便站在路口,进退为难。

“好,我为刚才的话道歉。”他慎重开口,态度嘛,还行。

谈熙翻了个白眼:“早这样多好?啪啪打脸有意思嚯?”稳稳当当坐好,再不提要离开这茬儿。

“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了?”男人嗓音发沉,

她收起玩笑的表情:“我不会随便立fg,可一旦立起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它倒。”如今,盛茂所有人都知道谈熙对罗宇这样的叛徒深恶痛绝,如果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如何起到威慑作用?

冯少伦绷直的脊背瞬间垮塌,软倒在靠椅里,拿出烟盒,突然动作一顿,看向谈熙:“介意吗?”

摇头。

男人的手骨节分明,根根修长。

谈熙忍不住拿他跟陆征比较,冯少伦的手透着一股子漂亮劲儿,而她家大甜甜的手是力量与成熟的象征。

抽烟的动作也有不同的气质,前者养尊处优,后者稳重硬朗。

所以,等出结论——

还是自家男人最性感!

“其实,要想给刘东安上一个泄密的罪名,也不是非要通过罗宇,让他去指证什么。”经过前面的铺垫,谈熙开始抛诱饵。

冯少伦并非不清楚谈判桌上的套路,只是惊讶于谈熙一个女人竟也深谙其道,到底是小看了她。

比如此刻,就算预感到诱饵里藏着钩子,他也会毫不犹豫一口咬下去。

就算被洗干净了炖汤,也总比困死在鱼池里挨饿要强。

“你有什么办法?”他很平静,似乎从谈熙出现在九州那一刻起,就有了会被牵着鼻子走的心理准备,如今发生了,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我手上有一只录音笔,里面录下了刘东指使罗宇窃取方案的全部过程。”

“条件呢?”

“冯总果然上道。”

“这不就是谈总想要的?说吧。”端看你究竟耍什么花样!

“未来五年,九州所有投资事宜交由盛茂打理,抽成是利润的百分之十,如何?”

“你这是趁火打劫!”

五年期限,谁知道会有什么变数?如果盛茂经营不善,当然有谈熙坐镇几乎不大可能,但也不排除意外发生。如果答应,就相当于未来五年,九州将与盛茂相互捆绑。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九州可以拥有自己的投资顾问团,对每一季度或年度盛茂给出的投资方案进行审查和监督,我们也会尽量配合。所以,这不是霸王条款,我对你们九州不感兴趣,不过顺手替公司揽下一单生意,大家和气生财,仅此而已。”

冯少伦目露审视。

指尖摩挲着玻璃上凹凸不平的纹路,谈熙莞尔,迎上对方近乎苛刻的视线:“如果我真想对九州做什么,刘东将会是那把最好的剑,我又何必自毁武器?”

“你这个女人……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我不放心。”

“冯总,你是未来九州掌舵人,关键时刻眼力劲儿去哪里了?”

“别用激将法,我不会上当!”

谈熙撇嘴,耸了耸肩。

冯少伦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起来:“谈熙,其实你不用撇得一干二净,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可你竟然还贪心地索要报酬,天底下哪有这个道理?”

面色骤沉,冷眼看他。

“哈,被我说中了?”男人胸中油然生出一种难言的畅快,原来看这个女人变脸是件如此有趣的事!

“你串通我放出刘东被抓的消息,借此扰乱罗宇,施加压力,迫使其精神崩溃,最后不打自招。彼时,刘东被朋友叫去高尔夫球场,我让秘书接了罗宇打过来的电话,进一步使其相信刘东是真的完了!每一步都在精细的算计当中,可是有一点,你疏忽了。”

谈熙拧眉。

“依我对刘东的了解,他不是那种能被轻易利用的人,更何况,你还借他的手害了他表外甥女的男朋友?这条老恶狗怎会肯善罢甘休?等着吧,他咬完九州,下一个就会轮到盛茂!我完蛋了,你也逃不掉,大家一起死咯!”

------题外话------

爆更开始了哦!希望手里有月票的宝宝可以喂鱼哈,正好是月初,票子基数小,看看能不能让鱼在月票榜上挂个一两天,嘿嘿……(捂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