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告白气球,顾眠死了(10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还记得,那是个阴雨天。

上完计算机系的课程,她和顾眠一起去吃饭。

“你最近怎么都看不到人?又去打工了?”两人并肩走在一起,炎兮很自然地挽住他的手。

在国外,这样的动作甚至连亲密都算不上,又或者久而久之,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作。

“嗯,在一家便利店。”

“你怎么又去便利店了?经常熬夜,时薪也低……”

顾眠没说话,炎兮却还在不停抱怨。

她是不愿意他去做那种工作的,但顾眠不听,有一回,炎兮恼了,脱口而出:“我有钱啊,你完全不用那么辛苦!”

然后顾眠整整半个月没理她。

有时候,脾气温和的人犟起来才最可怕。

从那以后,她就不敢再说这样的话了。

吃完饭,炎兮让他晚上到学生活动中心A1教室。

“做什么?”

“叫你来就来,啰嗦!”

七点,天未黑尽,天边还漂浮着火烧云。

顾眠很准时,推开门的瞬间,音响起,炎兮穿了一身惹眼的红色长裙,高开叉,深V领,露出一对白皙饱满的酥胸。

她坐在台阶上,怀里抱着吉他,开口清脆。

唱的是《告白气球》。

如今回想起来,她自己也不确定那样朦胧的悸动算不算爱,但喜欢应该有吧?

在那段黑暗不见光的青春岁月里,顾眠就像太阳温暖着她。

既然喜欢,那就告白——曾经的炎兮不管不顾,横冲直撞。

一曲唱完,她放下吉他,看着他笑弯了眉眼:“所以,你接受吗,顾眠?”

男孩儿眼里涌现出极度复杂的情绪,像高兴,又带着痛苦,时至今日,两世为人,谈熙依然领会不到那个眼神背后的真谛,就像她不明白为什么顾眠会拒绝自己。

之后发生的事就比较混乱了,她只记得自己含着泪噼里啪啦说了一通伤人的话,然后当着顾眠砸了吉他,最后跟一群很久没联系的狐朋狗友走了。

以前去酒吧是hgh,那次却是去买醉。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要醉不醉的时候,好像看到顾眠那张白净如月光的脸,歌声喧闹,她手里还拿着注射器胡乱飞舞,被他打掉之后,拖拽着离开。

那晚的风很大,她只穿了一条裙子,站在酒吧门口冻成狗。

然后她开始耍赖,犯浑,用手指着他鼻子:“顾眠,你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我!既然不睡,你当初又何必来撩?!欺骗我感情很好玩吗?你滚——我一看到你就恶心!”

多么骄傲的孩子,告白被拒,她羞愤欲死,恨不得把顾眠刮下一层皮来!

所以,出口伤人。

所以,恶语相向。

如果她知道那是最后一面,谈熙想,她一定不会骂他,不会打他。相反,她会抱抱他,然后亲亲他,然后笑着说,“顾眠,你不接受就算啦!我们以后都当朋友吧?一辈子的朋友。”

可是,没有“如果”。

男孩儿温柔宽容的眼神彻底击溃了她的理智,炎兮像一头愤怒的小兽不管不顾地冲出马路,吱嘎——

她听见刹车的声音,伴随着司机的咒骂。

陷入黑暗的最后一刻,她看见顾眠冲着她笑,仿佛又回到了两人第一次见面,少年骑在自行车上,迎着朝阳暖光,嘴角的笑容比他身上那件白衬衣还干净。

炎兮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再睁眼,已经是三天之后。

她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没有顾眠。

他死了。

车祸。

炎兮连遗体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顾眠就被他父母带走了。她用尽一切办法都没能找到顾氏夫妇,坚持了一年,彻底放弃。

她想,自己这辈子可能到头了。

再也不会得到温暖……

“阿眠!”谈熙挺坐起来,触目所及是她熟悉的办公室,窗帘在夜风中轻轻飘动着,天已经黑了——八点一刻。

重生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做过这个梦,抚摸着日记本的封腰,哪里有她熟悉的字迹,仿佛那个人从未离开过。

所以,并非真的放下,她只是在逃避。

如今,逃不了了,又回到噩梦的原点。

伸手抹掉眼角的润泽,谈熙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远处霓虹斑斓,江上烟波浩渺。

大家都已经下班离开,所以格外安静。

室内没有开灯,黑暗将谈熙团团包裹。

用力攥紧了硬壳封面,好似要把手指一并嵌进去,她在犹豫要不要看。

也许……会有奇迹出现?

谈熙把灯打开,深呼吸后,翻开第一页……

这是罗宇念本科时的日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