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27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回国了。”

“……”

“出来见个面吧。阿,这些日子,我很想你。”

“回国?”当初他家母上大人就撂了狠话,这辈子都不想在京都看见廖嘉,没想到她竟然回来了!

“很惊讶吗?”

他不喜欢女人故作挑衅的语气,狠拧了下眉心:“你工作不想要了?”

“我已经向上级递交了辞呈。”

宋子实在搞不懂她的想法,当年哪怕离婚也不愿待在家里当个全职太太,一心追求她所渴望的外交事业;如今,卸掉了家庭的包袱,正是毫无顾虑可以放手拼搏之计,她却选择辞职?

不过——

“那是你的事,都与我无关。”

“阿,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孩子,我现在辞了工作也方便备孕……”

他没有再听下去,直接挂断。

分开以后,各自安好,给彼此都留下一些好的回忆不行吗?

宋子把车停进车库,乘电梯直奔公寓。

门打开瞬间,五颜六色的彩带从罐子里喷出来,粘在他身上。男人下意识伸手去挡,不料第二弹接踵而至。

“哦——下雨了!”女孩儿将捧在手里的彩色纸片往半空一抛,绽开的瞬间仿佛悬空开出一朵七色花,即便花期太短,也无损那一刻爆发的惊艳。

“rpre!”冉瑶跳到他身边,将彩带扯下来,“有没有被吓到?”

宋子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还好我身体健康。”换个有心脏病的,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躺地上去了。

“赶紧换鞋,把包也放下,我带你去看我的杰作……”

冉瑶带他去饭厅,“当当当当——我亲手做的蛋糕,是你喜欢的简约造型,我还用红色果酱在上面写了你的名字,喜欢吗?”

“很漂亮,谢谢。”

“现在相信我能做蛋糕了吧?”

“嗯。”

“对了,还要点蜡烛!”冉瑶抽出四根——左边三根,右边一根,刚好凑成31。

“有打火机吗?”

他从裤袋里摸出来,递过去。

看着女孩儿微微俯身,将四根蜡烛逐一点燃。跳动的火光映照在她白皙的侧脸上,隐约覆上一层温暖。

男人心头像被猫儿的粉色肉垫拍了一下,接着又用爪子挠了一把。

“好了,许愿吧!”

“不用。”老干部拒绝,那么幼稚的事,他才不会做!

“既然有蛋糕,不许愿的话太浪费了,不如……我帮你许啊!”

“好。”

冉瑶闭眼,双手合十,如此虔诚,令宋子想笑都笑不出来了,他很想知道小丫头究竟许了什么愿,需要这般慎重。

想来,应该是件很要紧的事。

“好啦!你吹蜡烛……”

宋子一脸嫌弃,他已经忘了上一次吃自己的生日蛋糕是什么时候。十八岁?还是二十岁?

如今要他一个31岁的老男人吹蜡烛?!

人设会崩坏,还是不要了……

“许愿的是你,蜡烛自然应该你来吹。”顿了顿,一本正经补充道,“这样会比较灵。”

冉瑶“哦”了声,深呼吸,然后一口气吹灭。

“生日快,阿。”希望时光能够优待于你,让我可以慢慢追上你的脚步。

“许了什么愿?”比起吹蜡烛,他更好奇的是这个。

“佛曰:不可说。”

“嘶……小丫头片子还跟我咬嚼字?”

“喏,生日礼物。”她从身后摸出一个细长的盒子,塞到男人手里:“打开看看?”

“……派克钢笔?”

“你的硬笔字很好看。”

“谢谢。”

“我……”小姑娘抿唇,双颊浮现出几许绯色,“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宋子目光微闪。

告白吗?

这好像应该是男人做的事,所以,他来:“正好,我也有话对你说。”

“嗯?”小姑娘眨巴着大眼,一脸好奇:“什么话?”

“冉瑶,”男人叫她的名字,眼神开始变得慎重,“我突然觉得和你在一……”

叮咚!叮咚!叮咚!

不合时宜的门铃破坏了刚营造出的旖旎气氛,冉瑶抿唇,眼神在瞬间变得黯淡,最终回归平静。

宋子烦躁地拧紧眉头,这个点谁他妈会来?!

门一打开,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同时愣住。

廖嘉:“在庆祝生日吗?正好我带了两瓶你喜欢的红酒。”

宋子:“你来做什么?”

廖嘉:“帮你庆生。”

男人嘲讽地勾了下唇,没离婚的时候,他生日那天连通电话都懒得打,如今离了婚,两人已经分道扬镳,才想起替他庆生。确定不是在讽刺?

“阿,谁啊——我把蛋糕切好了,有字的给你!”冉瑶跑过来,挽住他胳膊,这才注意到来人是个女的。

四目相对,一个清澈如水,一个冷若冰霜。

冉瑶笑着朝她点了点头,转向宋子,“不介绍一下吗?”

“我前妻,廖嘉。”

虽然早有所料,冉瑶还是忍不住楞了一下,“你好,廖小姐。”

“老公,你不准备介绍一下这位小姐吗?”

此话一处,顿时安静了。

宋子和冉瑶都没开口。

廖嘉目光闪烁,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如此急于宣示主权的行为实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男人看她的眼神里透出一股陌生,好像完全不认识这个人,廖嘉心头一痛。

而冉瑶只轻轻看了她一眼,便移开。

虽然女孩儿那双干净的眼里没有多余的神情,但廖嘉仍然能够感受到她对自己的轻视。好像连多看一眼都难以忍受。

廖嘉勉强扯出一抹笑:“你们在吃蛋?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宋子沉吟半晌,到底不愿让她面上太过难看,侧身,“进来吧。”

“谢谢。”

一进门,廖嘉愣住。

满地的彩带和彩纸,像婚礼现场,疑惑的目光投向他,“你什么时候也喜欢玩这个了?”

宋子冷笑一声,转身往客厅走。

冉瑶打开鞋柜,想替这位前妻小姐找双拖鞋。

“不用,这里我比你熟。”居高临下的眼神,冷傲的姿态,无一不在昭示着她曾经女主人的地位。

冉瑶笑了:“既然这样,那你就自己找吧。”说完,转身离开,朝宋子欢快跑去:“阿,我们吃蛋糕吧!”

廖嘉狠狠攥紧了裙摆。

在这个女孩儿面前,她再怎么伪装,还是掩盖不了骨子里自卑,不是外貌,也不是身材,更不是家庭背景,而是年龄——无论自己付出多少努力,都不可能赢过她的地方。

二十岁和三十岁之间,隔着一个女人十年的青春。

她是半老徐娘,而女孩儿风华正茂。

冉瑶:“你喜不喜欢吃黑加仑?”

宋子:“做什么?”

冉瑶:“我的给你,要不要?”

他把小纸盘伸过来,“你不喜欢?”

“涩口。”

等她把黑加仑挑完,宋子才把盘子收回去。

“诶!等一下,这里还有一颗。”

男人不接:“你把它吃了,营养高。”

小姑娘丫头:“不喜欢。”

“你尝一个试试。”

“不要!”冉瑶探过上半身,试图强制扔给他。

宋子避开,她没撑稳,结果面朝下扑到他腿上。呃……很柔软的触感,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有料。

明明她看上去很匀称,估计这就是所谓的……得天独厚?

咳!旖念不过一瞬间,他单手托住女孩儿的腰,把她撑起来,“看,沙发上全是奶油……”

腰也很细呢。

廖嘉走到客厅,所见便是这样一幕:男人的手搭在女孩儿腰间,扶她坐稳以后又伸手替她把粘在鼻尖上的奶油抹去。

嫉妒疯狂滋长,恨不得能当场将那个女孩儿撕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