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29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冉瑶:“我喜欢你。===”

宋子:“如果不嫌我老,咱们就在一起吧。”

相视一笑。

男人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将她搂进怀里,果然,腰很细,他两只手围拢不过堪堪一握。

“你别摸了,痒……”冉瑶躲开。

“乖,这个时候不能乱动。”

“为什么?”

“因为大部分火是被撩起来的,我现在还不想吃了你。”

冉瑶羞得耳尖泛红,嗔怪道:“你……怎么能这样讲话?”

“可你听懂了,不是吗?”

“……”

“男人都是这样讲话。”尤其是,有了名分的男人。

“能不能告诉我,你跟前妻小姐离婚的原因?”女孩儿水漾漾的眸子盯着他,恍若黑色琉璃。

“你叫她前妻小姐?这个称呼不错。”

“不能说?”他在转移话题。

“两点。第一,我不是过错方;第二,不愿意说不是在保护谁,而是保护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我这样讲,你能听懂吗?”普天之下没有哪个男的被戴了绿帽还到处宣扬。

这并不是件光彩的事。

冉瑶却在想,到底什么样的错误事关男人的尊严……等等!男人的尊严?!

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既然宋子说他不是过错方,那就意味着前妻小姐是过错方。所以,是她做了什么损害到宋子男性尊严的事……

啧,婚内出轨啊?

前妻小姐看着高冷,原来这么会玩?

真是人不可貌相。

“会不会觉得我无能?”宋子幽幽开口,老干部秒变小怨妇。

“啊?”冉瑶反应过来,肉窝窝的小手摸摸他的脸,像在安抚巨型犬:“与你无关,是她眼瞎。”这么好的资源摆在面前,居然舍近求远,冉瑶无法理解前妻小姐的思维。

“我比你大十岁。”

“现在都流行大叔配萝莉,而且你是帅大叔哦。”

“我结过一次婚,你还那么年轻……”男人眼里涌现出复杂,像愧疚,又好似在顾虑什么。

“唔……熙熙说,结过婚的男人有……有经验……”

宋子没听得太清楚:“你说有什么?”

“有经验……”

“谁告诉你的。”

冉瑶双颊泛红,“我舍友,谈熙。”

“她啊……”男人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今后你们是要当妯娌的。”

“啊?”

“我和陆征是表兄弟。”

冉瑶瞪大眼:“这么巧?!”

“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乖,先让你男朋友亲一个……”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小姑娘瞪大眼,不大适应某人突然转变的画风。

说好的温尔雅呢?

老干部不是应该和蔼慈祥?

“那些都是对待外人,而你现在是内人,自然不能一样。”

冉瑶怯生生开口,侧腰被他搓来揉去,全身也跟着发软:“那……我可以申请变回外人吗?”

“想得美!”

“别笑了,”冉瑶伸手挡住男人眼睛,“像个流氓一样。”

“……”扎心了,老铁。

当晚,冉瑶就坐高铁回了津市,一路上都挂着笑,脸蛋儿粉扑扑。

“哟,还知道回来啊?”谈熙踱步到她面前,上下左右前后都打量个遍,“说吧,进展到哪步了?”

“唔……”小公举捂脸。

“啊呀呀,害羞了哦~”

“熙熙,你讨厌!”

韩朔站在一边,见状,依样画葫芦:“熙熙,你讨厌啦!”还故作矫揉地扭了扭腰。

害谈熙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安安走过来,把冉瑶护在身后,“你们一个两个,就知道欺负人。”

小公举:“还是安安好。”

“再好,也比不上你的老干部吧?”

“好啊!安安,原来你跟她们是一伙儿的!”

至此,五一小长假后,宿舍四只终于聚齐。

五月中旬,韩朔接到了她作为艺人的第一份工作:V女主角。

谈熙:“不错啊,第一次拍V就是女主,你叹什么气?”

韩朔兴致不高,“拜托,这是一首为男同志写的歌。”

呃……

“可你好歹是女主角啊……”谈熙本来想安慰她的,结果词穷了。

“那是因为有两个男主角。”

“哦,那你要不要拍?”

“拍啊!两万块钱呢,可以买好一点的游戏装备了,我跟你讲最近我看上一套皮肤,贼叽霸好看!”

谈熙:“……”果然是她担心太多。

周六,韩朔进录影棚,为期两天,吃住都在剧组。

周日下午她才回来,笑容满面,容光焕发。

谈熙:“你捡phne了?”

“你知不知道V两个男主角是谁?”

摇头。

“刘庚和程川啊!”两个都是当红小鲜肉,年轻,有颜,有身材。

“粑粑,”谈熙搭上她肩头,“我有预感,你这次会一炮而红。”

“真的?!”韩朔激动得直搓手,两眼放光。

“假的。”

“……”

“放心吧,有他们俩给你带话题,炒热度,不说大红大紫,小火一把绝对没问题。”

没想到,一语成谶!

这首名为《错过》的歌曲,由刘庚作词,程川谱曲,两人共同演唱并拍摄V。不说其他,单是这二位如今的名气就不怕没有曝光率。

歌曲讲述了一对好哥们儿小耿和小串,从小一起长大。无论上山砍树,还是下海捞鱼,两人几乎形影不离。直到高中,小耿喜欢上班花媛媛,想尽各种办法追求,但每次都出状况。

比如,小耿在运动会那天,买了一朵玫瑰花想送给媛媛,可事到临头,花儿不见了!

再比如,小耿主动帮媛媛打饭,可是饭里莫名其妙多了只死蟑螂。

……

小耿策划过几次表白,但都在中途出了这样那样的状况,要么吉他弦断了,要么蜡烛买成白色,要么伴奏带不响……

终于他察觉到不对劲,耍了一招引蛇出洞,没想到在背后搞破坏的竟然是他从小到大的好哥们儿小串!

小耿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串说,因为我爱你啊!

然后,他们打了一架,再也不跟对方讲话了。

媛媛在知道小耿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事后,心生感动,答应做他女朋友。每天,两人出双入对,小串却只能躲在暗处悄悄看上一眼。

痛苦不已的小串决定转学,离开那天他没有等到自己的好兄弟前来相送。

多年后,他们在一个商业酒会上重逢。

小耿:这么多年,你过得好吗?

小串:好。

小耿:那你还爱我吗?

小串:……爱。

音到此结束,故事也戛然而止。

未来将有无数种可能,留待观者充分发挥想象。

因着是国内罕见的关于同性题材的歌曲及V,一经推出便获得广泛关注。听过的人为刘程二人配合完美的嗓音叫好,看过的人为小耿、小串错过的八年时间感到惋惜。

连续一个周,有关《错过》的人和事,就没下过热搜榜。就连韩朔这个所谓的“女一号”,也被网友顶到热搜前十,微博粉丝数量持续暴增。

因为这首歌,越来越多同性恋者站出来,呼吁社会给予他们平等的待遇。

一时间,《错过》红透半边天,同火的还有刘、程二人,以及韩朔。

这样的意外收获是经纪人赵秋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她原本还顾虑着题材取向会遭到广电封杀,根本不打算让韩朔接。是韩朔执意要去试镜,没想到最后真成了!更没想到会让她一炮而红。

“靠!又有人在评论区骂粑粑?!”韩朔放下手机,在宿舍里踱来踱去。

谈熙被她晃得头疼,“别转了,我头晕。”

“宝宝,”韩朔瘪嘴,委屈脸,“那些键盘侠居然说我是莲花婊?!我哪里像莲花?”

“他们不是在说你,是在说你演的那个叫‘媛媛’的姑娘。”

“媛媛怎么了?去偷去抢,还是杀人放火?再说,她也不知道小耿是个gy啊,凭什么所有错都往她头上推?”

“攻击你的应该是刘、程二人的P粉,不论对错,只看是谁害小耿和小串错过八年。,你倒霉了呗。”

“可我不是媛媛啊!老娘也不会喜欢一个gy!”

“我建议,你还是别看评论区了,眼不见为净。”

“那……我忍不住想刷怎么办?”

“简单,手机交给我保管,你去玩游戏。”

对啊!韩朔怎么没想到?没了手机,自然也就刷不成微博。

“行,那就交给你了,替我保管好,宝宝要开始闭关练功了。”

“去吧去吧……没上钻4都没脸出关。”

……

凭借《错过》这趟顺风车,韩朔最近接到的邀约不断。

赵秋带她跑过几个通告之后,剩下的全都推掉,因为——

“后天进棚初录,你这几天好好休息,争取拿出最好的状态,知道吗?”

“知道!”

出专辑啊,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儿,竟然马上就要成真了!

韩朔决定回去养精蓄锐。

不知道是心暗示起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录制当天,出奇顺利。

接下来,就是去拍宣传照、海报等等。

反正韩朔忙得跟个陀螺似的,不知疲倦地运转着。

安安也三天两头不在宿舍,问她忙什么,每次回来身上都有股淡淡的中药味儿。

安安只说帮忙照顾朋友的弟弟。

“生病了?”

“嗯。”

“严不严重?”

“有点。”

“没看出来你还会中医?”谈熙咋舌,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是安大美人不会的吗?

“很小的时候跟舅舅学过,想着,说不定某一天能派上用场?”没想到这次还真用上了。

易风爵一行上个月末抵达京都,暂时入住她母亲位于城郊的私人山庄,那里有最先进的医疗团队和设备,对顾眠的病情有利而无一害。

安安五一回去的时候,恰好碰上十一舅外出办事,给顾眠施针的重担就落到她身上。

再三打过去确认要让她施针之后,安安才慢慢净了手,擦干,然后取出平时练习的银针。

身旁男人一直用冷肆凌冽的目光打量她,好像并不信任她的医术。

“易先生,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等十一舅舅回来再说。”

“我没有不信。”

“那就请你后退三步。”

“为什么?”之前席瑾施针,他都可以在旁边看,怎么到了她这儿就不行?

“因为你气场太强,我容易分心。”

“……”

就这样,原本三天的假愣是被她延长到七天。席瑾回来以后,安安做好交接汇报,第二天才返回津市。

至于冉瑶,自从有了男朋友以后,简直浪到飞起来好嘛?

整天左一个宋叔叔,右一个老干部,撒娇卖萌求怜惜,那是个中好手!

每天除了吃饭、上课、睡觉、画画,剩下的就是撒狗粮、撒很多狗粮……

小公举,人设要崩坏了,你造吗?

至于谈熙,除了上课,画画之外,公司的事占据了她绝大部分空余时间。

所以最近韩朔怨念颇深——

“宝宝,你都不陪我开黑了。”

“宝宝,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出去吃饭了。”

“……”

“宝宝,再这样下去,你可能真的会失去我了。”

谈熙:“别吵,等忙完再说。”

韩朔:“……”债见!(再见)

又是一个周六。

谈熙睡到自然醒,伸了个懒腰再坐起来,手机响了。

扫过来电显示,接通:“一山?”

“谈姐,早。”

“早。”

“最近学业还顺利吗?”许一山进夜校是她的主意,平时打电话聊的也多与学习有关。

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确实算得上“好学生”。果然——

“最近一次考核拿了五个优秀,三个良好。”

“不错,再接再厉。”

“我会的。”

谈熙:“找我有什么事吗?”

“能不能见面再说?”

“……好,约在哪儿?”

“我人在T大篮球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