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关于遛鸟,无力挽尊(3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姨:“熙丫头是怎么跟二少爷认识的?”

谈熙夹着鱼片的手在半空一抖,差点没稳住,怎么认识的?

呵呵……

那可真是一言难尽。

她该说“泉眼无声惜细流”,还是“一遇风云变化龙”?

对上老阿姨期待的眼神,谈熙想了想:“他当时在遛鸟,被我看见了。”

“咳咳——”

“阿征?没事吧?”老太太担忧的目光投向乖孙子,“这酒度数高,你慢点喝。”

陆征却只摆了摆手,“……无碍。”然后警告的眼神投向谈熙,后者耸耸肩,继续夹菜。

何姨满眼疑惑:“二少爷什么时候开始养鸟了?”

老太太同样不解:“前几次去蓬莱,就看到鱼缸里有只巴西龟,哪有什么鸟?”

陆征:“……”

谈熙:“……”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好在大家都没有深究“鸟”的事,继续吃喝说笑,就连严肃的老爷子偶尔也开口说上一两句。

饭后,何姨收拾碗筷,谈熙被老太太拉到客厅说话。

“来,喝杯淡茶,清清肠胃。”

谈熙伸手接过,一闻便知茶是好茶,艺是好艺,“谢谢奶奶。”

“不谢。”老太太坐到她身边,“今天你跟阿征能来,我和老头子都很开心。”

谈熙莞尔静听,不清楚老太太究竟想说什么,故而没有贸然开口。

“……阿征偶尔回来一次,平日里加上小徐、小何,这个家里统共也只有四个人,虽说不至于寂寞,但到底冷清了些。我啊现在就盼着你跟阿征的事能尽快定下来。”这样小曾孙才有希望。

当然,最后那句老太太忍住了,可不能把人小姑娘给吓着,万一跑了怎么办?

呃……

谈熙一听这话,有点懵,“定下来”的意思是……结婚?

“奶奶,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最好。”思来想去,貌似这个回答比较保险。

谭水心一听,顿了顿,拍拍她的手:“也好……”只是目光黯淡下去,难掩失落。

谈熙抿了抿唇,说抱歉。

“傻丫头,好好的道什么歉?是我太心急……”

那厢,陆征和老爷子从书房出来,两人神色平静,想来谈话还是进行得比较顺利。

老太太招手:“刚泡好的太平猴魁,你们爷孙俩都过来尝尝……”

喝完茶,陆觉民突然提出想玩桥牌。

陆征表示没问题,老太太也说她能凑个角,最后只剩谈熙——

“我OK啊!”

陆征洗牌,抽掉大小王,每人13张。

桥牌规则并不难懂,打牌时,一方出牌,另外三方跟着出一张,出完一轮胜方将该张牌竖着放,反方横着放,每赢一轮称为得一墩。

但若想真正赢牌,需要用到的技巧不少。

首先是数学和逻辑学的知识,因为你要会算牌;其次,也会涉及到心理学,比如向对手实施心理战术,虽然有靠运气的嫌疑,但黑猫白猫逮到老鼠就是好猫,这点无可否认。

几把下来,各有输赢,但明显是陆征和谈熙这边更占优势。

“不玩了——”老爷子起身,黑着脸往楼上走。

谭水心朝谈熙抱歉一笑,拿了拐杖追过去,“慢点,没有拐杖看你怎么上楼!”

谈熙目瞪口呆。

直到陆征握住她的手,十指紧扣:“走了。”

“啊?”

“回家。”

“……哦。”

陆征晚上喝了酒,所以换谈熙开车。

一路上某妞儿好几次欲言又止。

陆征把车窗合上,隔绝了风声,车内瞬间变得安静,“说吧,想问什么?”

“咳……”谈熙清了清嗓,“刚才老爷子怎么回事儿?”

“你不是猜到了?”

谈熙恍然大悟,原来真的是因为输不起啊,老头一言不合就撂牌,比楚霸王还楚霸王。

啧啧,简直绝了!

“我们不都让了他这么多回,怎么还发脾气?”

男人手肘撑在车门上,闻言,撩起眼皮看她一眼,瞳孔之中泛起些微醉意。

只道:“你也说了,是‘多回’,不是‘每回’。”

God!

每回都让?

谈熙瞪大眼,只觉不可思议:“这还有意思吗?”

“老爷子觉得有意思。”

“……”

原本陆觉民在她心目中严肃刻板的家长形象瞬间垮塌,成了一个……怪爷爷。

陆征没说的是,老爷子提出打桥牌并非为了什么饭后娱乐,而是纯粹想报仇。毕竟他在陆征这个孙子手上从来没赢过,而陆征也不会刻意放水。

之所以叫上谈熙,不过是为了能有个人给他垫底儿。

没想到却碰上硬茬儿,不仅牌技纯熟,就连输也输得几近完美。这说明什么?

一个小丫头都比他玩得好!

气急之下除了撂牌走人,还有其他挽尊的办法咩?

答案:否。

------题外话------

鱼先去吃个饭饭,回来继续更!有月票的宝宝们,记得要多多喂鱼哦~

另外,关于不可描述的福利将在【5月6号】正版读者群里发放给大家,QQ书城的正版读者也可以通过验证进群哦。验证QQ群:120947248,欢迎大家,mu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