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爷的女人,肥仔喜酒(3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女人?

陆征直接伸手把谈熙圈进怀里,低头便是一记绵长的深吻。

谈熙勾唇,踮着脚回应。

男人女人纠缠着,难分难舍。

女主持眼里闪过难堪,像被人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吻毕,陆征像看跳梁小丑一般打量她,手却将谈熙的腰肢揽得更紧。

他说,“爷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大呼小叫。”

说完,拉开车门让谈熙坐进去,而后自己也绕到另一边上车,旋即发动引擎。

高大的路虎扬长而去,留给呆愣原地的女主持一屁股尾气。

“陆大总裁魅力不小,这招蜂引蝶的本事渐长啊?”

“好好说话。”

谈熙撇嘴,扭头看窗外。

陆征哭笑不得:“简直就是个小醋坛……”

“我醋了,怎么着?”

“怕你了还不行吗?”

谈熙哼哼,没说话,虽说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别信男人那张嘴,但无可否认,甜言蜜语总是格外顺耳。

即便,他不是真的怕她,但能说出这种服软的话,谈熙是领情的。

陆征:“晚餐想吃什么?”

“随便。”

两人去吃上海菜,谈熙兴致不高,因为实在太甜。

刚到家,就开始喊饿,“大甜甜,你给我下碗面吧?”

陆征只好任劳任怨进了厨房。

二十分钟后,番茄鸡蛋面上桌,谈熙拿了个空碗,挑出一半给他,“够吗?”

“我不饿。”

“那你好歹陪我吃一点啊。”

“……”然后,煮完面的二爷又成了陪客。

谈熙:“你怎么去AC决赛当评委啊?”

陆征:“主办方邀请。”

谈熙:“怎么之前没跟我说?”

陆征:“你没问。更何况,你也没告诉我要去看比赛。”

谈熙:“……”你也没问啊。

两人这才发现,作为情侣在沟通交流方面好像确实有些欠缺。

至于原因,很简单——

两个都是极度自我的人,做什么都不习惯先交待。

谈熙哧溜一口面,顿时笑弯了眉眼,“以后再有这样的情况,我会先告诉你的。”

“嗯。”

“你呢?”谈熙眨眼,“作为交换,你是不是也应该及时报备呢?”

“小东西,人不大,还管东管西。”

“不大?!”谈熙瞪眼,下意识挺了挺胸,“昨晚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陆征眯眼。

谈熙:“怎么,爽完就忘了?”

“存心撩我是不是?”

“……”明明在讨论大小的问题,怎么就变成故意撩他?谈妞儿表示自己很懵逼,冤得像个三百多斤的大胖子。

陆征:“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

谈熙挑眉,霎时风情万种:“爷,你舍得赶我走?”

“……舍不得。”

话虽如此,但来之前,谈熙就定好归期——最迟明天就得回。

盛茂那边的突发状况告一段落之后,谈熙就不敢怎么逃课了。

一来,专业课已经开始接触油画的部分,远没有素描得心应手,谈熙不敢掉以轻心。

二来,可能是自己全段时间逃课次数太多,最近范老头已经盯上她了。

毕竟是自己的恩师,谈熙再狂、再傲,也要尊师重道。否则,范老头还不得蹲角落里哭去?

可惜,第二天谈熙还是没能按计划搭上回津市的高铁,因为许一山带来消息,说肥仔要结婚了,就在今天办酒。

好歹相识一场,不为他曾替自己工作的旧情,也要对得起人家那声真心实意的“谈姐”,所以,谈熙决定去喝喜酒。

陆征上班去了,走之前,谈熙践行昨天的承诺,把这事儿先跟他报备。

“……我买了明天最早的班次,时间刚刚好,能赶上第三、四节必修课。”

“路上注意安全,结束之后早点回家。”

谈熙忙不迭赶他走,“知道啦知道啦,快去上班吧!”

九点一刻,她跟许一山在约好的地方会合。

肥仔拿了赌场最后一次分红,就在市中心比较繁华的地段买了套一百多平的小洋房,楼上楼下五个房间,还赠送一个车库。因着是现房,所以拿到钥匙之后就开始动工装修。

如今一家人都搬进去住了。排档摊还在营业,只是胖婶两口子都不再像以前那样拼命,熬了大半辈子,总算是出头了。

谈熙问起肥仔如今的工作。

许一山呵呵笑了两声:“那小子开了家五金店,门面是之前攒下的,只要出个进货的本钱就能开起来。听说现在生意越做越红火,还打算开分店。”

没想到肥仔是他们中间最先安定下来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傻人有傻福”。

如果当初没有在大排档遇上谈熙,也许今天就是另一番光景——

他不会想去读夜校;肥仔也不会有钱买房;而焕哥没有见过那些如水般流入口袋的赌资,也就不会任由野心滋长,走上那样一条刀光剑影的不归路。

当然,阿飞还是那个偷奸耍滑的家伙,可能会挨打,但不会尸沉江中,从这个世界永远消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