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争锋相对,不愧是陆征的女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打量他的同时,顾怀瑾也在不动声色端详眼前女人。

白裙纯净,却掩盖不住眉间浑然天成的妖冶,剑眉英气,自成风韵。

比之先前那位的刻意、矫揉,高明太多。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人同时开口,内容一模一样。

男人拧眉,温润的眼中凝结着审视与揣度。

谈熙抿唇,明明看的是他,却又仿佛穿透虚空,看向未知的某处。

一个温润之下暗藏凛冽,一个沉寂深处掩埋复杂,都有着不可说、不能说的秘密。

顾怀瑾:“这位小姐,偷听别人说话似乎不大礼貌?”

谈熙一顿。

不是因为这句话把她问住了,而是顾眠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对人讲话,他只会尴尬地笑笑,目露腼腆,然后向对方saysorry,转身离开。

明明别人偷听,他却主动道歉。

不然怎么叫他“小傻子”?

而眼前的男人目光虽温润,却掩藏不住与生俱来的凌厉,他在压制忍耐,企图用伪装粉饰太平。

可谈熙已经确定他不是顾眠!

一样的脸,相似的身形,却拥有截然不同的灵魂。

女人眼神流露出失望,深处压抑着颓然,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戳破,连带着希望也被磨搓殆尽。

顾怀瑾眼底掠过深色。

她为什么失望?

因为看到他?

所以,自己不是她想见的那个人。

她想见谁?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他?

电光火石间,一个荒唐的猜测在脑海闪现,男人目光乍现凌厉,像脱掉羊皮、显露真身的恶狼——

“你以为我是谁?”他抬步逼近,表情狰狞。

谈熙几乎就要脱口而出,问他究竟跟顾眠有什么关系!但终究理智占据上风,在弄清楚这个人是好是歹之前,她不能让自己暴露。

万一顾眠在他手里,或者另有隐情,打草惊蛇绝非良策!

如今,敌在明,她在暗,是最有利的形势,不可以冲动——

深呼吸,平复情绪,谈熙倏地敛眸,再抬眼,已是一派清明。

她后退半步,与男人拉开距离,紧张的气氛不攻自破。

谈熙莞尔,唇角轻轻上扬,仿佛之前的失落与沮丧都是错觉。

她说,“抱歉,二少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是吗?”一声轻笑,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谈熙作势离开。

高大的身形往面前一挡,犹如乌云压下,覆上一层阴影,“急什么?偷听的事还没完,谈小姐就想走?”

“你认识我?”英气十足的剑眉轻轻上挑。

顾怀瑾笑意渐深,死对头的女人,他想不认识都难,嘴上却道:“放眼京都,只怕没有哪个圈里人不认识二爷的红颜知己。”

红颜知己?

“哦?”谈熙故作惊诧,“据我所知,二少貌似才刚回国。”

“人在不在国内和消息灵不灵通并没有必然联系。”

“所以,你想说什么?”

“谈小姐魅力无边,竟能引二爷折腰,顾某佩服的同时,也相当好奇。”

男人的目光带着一种肆无忌惮的打量,直白且露骨,视线所及如芒刺在背。

谈熙眉眼骤冷:“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不打扰……”

顾怀瑾突然上前,伸手扣住她的腰,轻轻一带,谈熙重心不稳,直接扑到他怀里。

“神经病!”手抵住男人胸膛,用力后挣,企图借此拉开两人的距离,谈熙眼底已是一派凛冽。

对上她冷冰冰的眼神,顾怀瑾轻笑:“不愧是陆征的女人,脾气都一模一样。”

说完,收手退开,又恢复成彬彬有礼的样子。

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因对方僭越的动作而大吵大嚷,谈熙很平静,黑沉幽冷的瞳孔泛起冷光,如夜空般深邃无垠。

她只是静静打量着顾怀瑾,然后——

“你跟陆征有仇?”

男人眼中泛起一丝饶有兴味的诡谲。

“我猜对了。”谈熙语气笃定,“可是,顾二少爷长居国外,又怎么会和陆征结仇?除非,你不是顾怀瑾——”

“我很佩服谈小姐的想象力,只可惜用错了地方。”话虽如此,当那句“你不是顾怀瑾”言之凿凿说出来的时候,男人心里还是忍不住咯噔一声。

谈熙轻笑,不作回应。正欲抬步离开,他作势要拦,跟街头巷尾耍无赖的混混没什么区别。

突然,女孩儿眼前一亮,视线越过男人肩头:“阿征,我在这里——”

顾怀瑾背影一僵,下意识回头——什么都没有。

中计了!

等他再转回去,谈熙已经趁机从旁边绕开,站在楼梯口,眼神淡漠,笑意从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别怪人偷听。”

言罢,转身离开。

白色裙角在空中摇曳出令人惊艳的弧度,转眼,倩影远去,幽香散尽。

顾怀瑾站在原地,廊柱的阴影覆盖在他身上,横亘过俊美的容颜,一半光明,一半阴暗。

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老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