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醋坛要翻,你跟二少认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回去的时候,撞上出来寻她的陆征。

“嘶……”鼻梁快塌了。

“我看看……”陆征把她的手拿下来,“红了,没流血。”

“听起来你好像很失望?”瘪嘴,小模样儿别提多委屈。

“别闹。”隐隐无奈,心里却该死地稀罕!

“谁闹了?疼啊……”黑眸泛起水泽,一派氤氲。

陆征捧起她的脸,倾身在鼻梁落下一吻:“这样呢?”

谈熙目露惊讶,“你……”

“疗伤效果如何?”

“……也不怎么样……”口是心非。

谁让她最喜欢看自家大甜甜撩骚呢?

陆征揽着她往里走,谈熙淡笑敛眸,关住那些多余的情绪。

不急,慢慢来……

她迟早会弄清楚顾眠和顾家的关系。

“那小家伙把你带哪儿去了?”庞绍勋趁陆征与人寒暄的时候凑上来,一脸好奇。

“坑里。”

“……”

突然,谈熙目光一顿,庞绍勋顺势望去,“诶,顾怀瑾好像正往咱们这边过来。”

“嗯,”唇角轻勾,笑意却不达眼底,“看到了。”

“……陆总,有时间咱们再详谈。”原本还想跟陆征多聊几句的某总,余光瞥见顾家那位矜贵的二少爷远远走来,很自觉地告辞离开,给两人挪地儿。

顾怀瑾温和言谢。

陆征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陆总大驾,荣幸之至。”

“二少客气。”

两手在半空交握,停顿良久,四目相对,隐有火星迸溅。

庞绍勋扯着谈熙退开半步,远离两人气场包围圈。

“童子鸡,你做什么?”

“救你啊!”

“……”

“没闻到空气里漂浮的火药味儿?”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怂。”

庞绍勋:“……”

那厢,两人的手已经松开,中间隔着半步距离,同样挺拔的身姿,一个硬朗如松柏,一个潇洒若清风。

一黑,一白,恰成对峙之势。

顾怀瑾:“听说陆氏在平津的项目遍地开花,还没说声恭喜。”

陆征:“三少回国不久,消息倒是灵通。”

这话,跟之前谈熙的语气如出一辙

顾怀瑾眼中笑意渐深,“如今资讯发达,二爷又名声在外,想不关注都难。”

陆征对此不置可否。

顾怀瑾并未在意,眼看气氛一点点僵滞,他突然调转视线,转向一旁:“谈小姐心情不错,看来并没有受到影响,如此,顾某也就放心了。”

谈熙笑容一僵。

庞绍勋直接懵逼,目光在她和顾怀瑾之间不停切换。

陆征眼底乍现冷色,瞬间,归于冷沉,越过庞绍勋,径直伸手将谈熙揽入怀中,笑问:“你跟二少认识?嗯?”

语气正常,表情不变,甚至罕见地带上三分笑,却比不笑的时候还恐怖。

谈熙当机立断:“不熟。”

陆征将她揽得更紧,转眼去看始作俑者,透出询问之意。

顾怀瑾两手一摊,“确实不熟。”

说完,深深看了谈熙一眼,转身离开。

“所以,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我怎么听得云里雾里?”庞绍勋还在懵逼。

可惜,没有人回应他。

陆征凑近,薄唇擦过谈熙小巧的耳垂,音色沉凛:“还是想想该怎么解释吧。”

说完,退开,与另一个过来问候的人低头说话。

谈熙觉得,特么整世界都灰暗了……

该死的顾怀瑾!

她现在已经百分之百肯定,这人不是顾眠。

失落的同时,竟不自觉松了口气。

如今又多一条线索,顺藤摸瓜,总能找到小傻子。

上辈子,炎兮只能眼睁睁看着顾眠为了救她,以身挡车;今生的谈熙不会再让遗憾和愧疚延续。

她一定要找到他!

然后,说一句:对不起。

有些债,总要还,或早或晚而已。

……

九点半,宴会结束,顾业夫妻于门口亲自相送,三子并排而立,谁不赞一句:父慈子孝,兄友弟恭?

庞绍婷走在景岚身边,一袭橘色长裙,衬得气色绝佳,此刻正四下张望,眼神急切。

景岚心细,察觉到女儿异样:“绍婷,怎么了?”

“没事。”

“车很快就到了,再耐心等一等。”

“嗯。”

庞绍勋:“别看了,陆征早半个钟头前就走了。”

“哥……”庞绍婷目光微闪。

“瞧瞧你那样儿,就这点出息?天下男人千千万,非盯着一个不放,你傻不傻?”

两人自小一块儿长大,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兄妹情分只多不少。

他这样说,不过是想刺激刺激这丫头,要是个有气性的,转眼就能放下,另寻新欢。

可庞绍婷能坚持到现在还不死心,又岂是那么容易动摇的?

所以这话非但没把她敲醒,反而戳到痛脚,当即冷笑两声,“哥,我知道你跟那个女人关系好,也没必要把我往地上踩吧?”

庞绍勋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那个女人”指的是谈熙。

顿时,气极反笑:“什么叫我把你往地上踩?以前妈和奶奶由着你胡闹也就罢了,现下征哥已经有女朋友,你去插一脚算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