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转变态度,越狼狈越精致(3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继秦家闹掰,庞家拒绝,顾家无望之后,仅陆家能够让公司起死回生。

可陆征根本不愿意见她,甚至陆氏大门都不给进,无奈之下,岑朵儿只好从谈熙这里找突破。

但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条路似乎没有想象中容易。

“呀呀呀,岑小姐这是要恼羞成怒吗?我有点害怕呢,这样的话就更不能让你上楼了,万一发起狂来咬我怎么办?”

“谈熙,别太过分!”居然骂她是狗!

岑朵儿气得眼眶泛红,不行,她要忍住……忍住……

深呼吸,放缓音调:“其实我们除了有几次闹得不愉快之外,并无深仇大恨,你能……别这样夹枪带棒地怼我吗?”

最后一句,染上哭腔,却拼命克制,偏偏事与愿违,很明显破音了。

“欸……”保安小哥见状,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我说你别哭啊……”

“闭嘴!谁他妈哭了?谁哭了?!”

“这……”明明挂着眼泪,咋死不承认咧?

岑朵儿觉得好丢脸,可除了硬着头皮继续求人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从接手岑氏那一刻起,她就不再是岑家受尽宠爱的二小姐。

董事会的人骂她“黄毛丫头”,公司员工称呼一声“岑总”,秦蓉嘴里经常吐出“孽女”二字,连亲姐姐也不肯再叫她一声“小妹”,开口闭口就是“岑朵儿你怎么就死脑筋想不通”……

人呐,只有被逼到死角才能看清世态炎凉。

“求你了,谈熙。至少给我个机会把话说完。”原来自己嘴里也会蹦“求”这个字眼儿。

真的不难,只要豁得出面子,拉得脸子,放得下架子,学会装孙子……

岑朵儿啊岑朵儿,你也有今天……

女人自嘲一笑。

电话那头沉默一瞬,岑朵儿几乎陷入绝望,只有坐以待毙了吗?

突然——

“上来吧。”

“……什、什么?”

“18楼。”

岑朵儿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

“你把电话给门卫小哥。”

“……哦。”岑朵儿讷讷照做,“让你接电话。”

门卫接过来:“谈小姐……嗯,好,我知道了,您放心……好叻!拜拜!”

搁下听筒,门卫扯了一截桌上的卷筒纸递过去,“喏,擦擦吧,谈小姐说你可以进去了,不过,为保险起见,如果半个小时没出来,我就会报警。所以,赶紧去吧,千万别冲动做出不理智的事,要负法律责任咧!”

岑朵儿抓过纸巾擤鼻涕,又扯了一截擦眼泪,“哼!用不着你瞎逼逼——”说完,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背影傲娇又嚣张。

气得门卫小哥直跳脚,“这什么女人呐?又哭又笑……”亏他刚才还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早知道让她角落里蹲着哭去!

哼!

不过,这女的身材真赞!

走起路来扭得也好看,嘿嘿……

谈熙数着时间,四分三十二秒的时候,门铃响了。

她起身开门,岑朵儿那张妆容精致的脸出现在眼前,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给自己补个妆,很好。

谈熙勾了勾唇,侧身:“请进。”

笑容里没有讽刺和挖苦,仿佛……发自真心?

岑朵儿目露疑惑,可能吗?

还是说,这里面有诈?

“柜子里有鞋套,自己拿,进来之后把门关上。”谈熙一边说,一边往里走。

岑朵儿顾不上犹豫,快速找到鞋套戴好,跟进去。

“坐,”谈熙指了指对面沙发,“没有饮料招待,白水喝吗?”

“啊?”

“喝,还是不喝?”一个字,或者两个字,有那么难?

岑朵儿受宠若惊,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眼前这人还是谈熙吗?

跟之前电话里怼天怼地的那位是同一个?

“不喝算了……”

“喝!”

谈熙把玻璃杯推到她面前,“说吧,到底什么事?你只有半个钟,现在已经过去六分十八秒。”

“那个……在进入正题之前,能问你件事儿吗?”岑朵儿捧着水杯,目露忐忑。

“嗯。”

“你怎么突然……”岑朵儿一顿,好像不知如何措辞,沉吟半晌才道:“突然转性了?”

“转性?”谈熙挑眉。

岑朵儿讷讷点头,进门时那个勾唇一笑的动作,接着告诉鞋套在哪儿,还问她要不要喝水?!

这待遇……莫名透出一种诡异的感觉。

别人这么对她,还好说,可这人是谈熙啊——占强,蛮横,霸道,无力,纨绔……

总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岑朵儿下意识警惕起来,殊不知,谈熙对她的转变仅仅是因为她敲门之前补妆的举动。

一个女人可以失败,可以哭,甚至可以懦弱、胆怯、毫无魄力,只有一点不可以——

那就是把失败当借口,颓废当理由,让自己魅力全失。

越狼狈,才要越精致。

眼泪不是用来博取同情的,沮丧也不需要展露人前。

若开门瞬间,岑朵儿哭得稀里哗啦,不用怀疑,谈熙会直接甩上门,然后告诉她——

要哭滚远点,别来碍姑奶奶的眼!

嗯,就是这么嚣张。

------题外话------

越狼狈,才要越精致!这句话送给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