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乖乖躺好,不准反扑/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下午两点,岑朵儿的电话准时打来。

谈熙一刻钟前才放下画笔,此刻正被某甜甜押着吃午餐,“张妈的手艺好像又精进了……”

话音未落,铃声响起。

陆征顺手把电话递给她,谈熙瞄了眼来电显示,一串还算眼熟的号码。

她朝陆征看了一眼,比出“岑朵儿”三个字的口型。

后者挑眉,示意她赶紧听。

毕竟,两人还有赌约在,如今就要出结果了。

“岑总,想好了?”谈熙语中带笑。

那头沉寂半晌,“……我答应。不过,有两个条件。”

“说来听听。”

“你不能干涉岑氏的正常营运,而且董事会那边你自己搞定。”

“可以。我会直接让律师跟你联系,签好股权让渡合同之后,我会告诉你对付董事会的办法。”

岑朵儿皱眉:“给我一个准确时间。”谁知道是不是缓兵之计。

更何况,岑氏也等不起。

“律师最迟明天上午就到,接下来的程序只要岑总配合,我相信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岑朵儿怕谈熙有诈,谈熙又何尝放心她?

两人目前的关系离“信任”二字还相去甚远,顶多各取所需,中间由利益牵连着,看似单薄,却相当稳固。

毕竟,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却存在永恒的利益。

岑朵儿:“好。”

谈熙轻笑:“那么岑总,祝我们合作愉快。”

那头直接挂了电话,想来心里还积压着怒气。

呵笑一声,谈熙也不恼。坑了人家一把,怎么也得给个发泄机会,以免憋成内伤。

“成了?”陆征坐在对面,目光沉沉。

“小样儿,愿赌服输哦,”谈熙单手撑在桌沿,倾身挑他下巴,“今晚,你乖乖躺好,不准反扑!”

“你确定压得住我?”男人挑眉,眼底暗色涌动。

“说好了不准反抗!”

陆征眼角抽动。

这晚,又是一场天雷勾动地火的酣战。

你压我,我扑你,来来去去,不就那点事儿?

第二天,谈熙还在睡梦中,程雨就带着连夜拟好的股权让渡合同来到岑氏。

前台:“小姐,请问你找谁?”

程雨:“岑总。”

前台:“请问有预约吗?”

程雨:“有。我是律师。”

前台:“程律师,对吗?”

程雨:“嗯。”

前台:“稍等,我已经给总裁办公室发了信息。”

五分钟后,秘书下来相迎:“程律师,这边请。”

程雨在小会议室里坐了两分钟不到,岑朵儿和一个提着公文包的男人进来。

双方握手,寒暄,然后进入正题。

程雨:“这是按照谈总和岑总双方口头沟通意向拟定的《股权让渡协议》,你们可以看一看,最好有法务在场,有任何问题可以当面提出来,也好及时沟通商榷。”

公文包男人:“给我就可以了。”

岑朵儿自打进门起,就没说过话,脸色一如既往的难看,尤其对方那声“谈总”格外刺耳。

所以,谈熙究竟什么时候混了个“总”的头衔?

在此之前,岑朵儿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商场那一幕。

两人因为一件内衣起了争执,后来遇上陆征,谈熙示威般朝她宣告所有权——这是我男朋友!

嚣张,得意,尾巴翘上天,像个不学无术的纨绔。

就算之后在顾家宴会上她表现得端庄、内敛,还是无法抹去岑朵儿脑海里根深蒂固的糟糕印象。

她还曾一度惋惜:二爷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记得那时,她的身份还跟秦家绑在一起,是秦天霖的小媳妇儿,如今却……

只能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岑朵儿目露自嘲。

整整四十分钟过去,会议室内只能听见纸张翻动的声音。

程雨耐心等候,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烦躁。

直到公文包男人翻完最后一页,她才径直开口:“有什么问题吗?”

岑朵儿也看他,目露询问,后者点了点头。

……

程雨离开的时候,已将近中午,站在岑氏门口,她从未如此刻这般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果然,跟着谈熙肉吃。

她拿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我是程雨。”

那头淡淡的嗓音传来:“搞定了?”

“已经签了。”

“嗯,辛苦你往京都跑一趟,接下来的公证流程尽量加快,以免夜长梦多。”

“我明白。”

谈熙放下手机,从床上爬起来,陆征一早就去了公司,留她一个人睡到中午才醒。

呵,禽兽!

站在浴室镜子前,谈熙仅着内衣裤,检查锁骨和侧腰两处,特么不是吻痕就是指印,郁闷!

随便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谈熙把画架搬出来,继续上色。

不出意外,《朝阳》今天就可以完成。

辛苦近一个月的东西,终于要看到成果了。

陈凯发现,这段时间Boss似乎格外……温和?

比如现在,看这个文件都能抿着唇,似笑非笑。

“陆总,这是刚整理出来的上季度财务报表……”

------题外话------

520怎么可以不发狗粮呢?(*^__^*)嘻嘻……还有一更哦!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