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谈熙,你觉得呢?/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一分钟是如此漫长。

煎熬,纠结,挣扎,到最后心理防线悉数崩溃,人群里颤巍巍走出一个瘦弱的身影。

噗通——

趴跪在地。

“焕哥,对不起。”声线颤抖,脸色发白,表情却如死灰般平静。

他是害怕的,但又是无畏的。前者出自本能,后者归功于心理暗示。想来,早就做好会东窗事发的准备。

“乔海?怎么是他?!”谈熙听见小弟下意识发出的惊呼。

“怎么说?”

“啊?大嫂,你在跟我说话吗?”

“……”

小弟见她无语且嫌弃的表情,讪笑两声,“乔海是最先一批跟焕哥的人,别看他瘦,打起架来能跟人拼命!我听说,他还救过焕哥,咋成内奸了?”

显然,殷焕对此也是意料之外。

“乔海?”眉心骤紧,一时沉默。

正当此时,大飞却疯狂点头,不能说话只能发出一阵呜咽:对!没错!就是他!

“为什么?”起初的讶然过去,殷焕平静开口,眸色沉凛。

乔海低垂着头,像个认罪伏诛的死囚,已经没有任何争辩的必要。

“说话!”殷焕两步上前,将他踹倒在地。

乔海连忙爬起来,继续跪好。

单薄的背影牵扯出一抹苍凉决绝的味道,他说:“大飞抓了我爷爷……”

乔海是弃婴,被一个流浪老人养大,也就是他口中的“爷爷”。

“所以你就背叛焕哥?”一个小弟跳出来,指着他鼻子大声质问,眼里的轻蔑与优越感显而易见。

乔海并未反驳,只道:“对不起。”

跪,是为道歉,并非求饶。

俨然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老大和亲人,义气与恩情,无论选谁,他都过不了自己那关。

这样也好,一了百了。

殷焕却并未急着表态,沉吟半晌,顿时又将众人的心高高提到嗓子眼儿。

突然,他走到谈熙身旁,无视众人打量的目光,开口问道:“如果是你,会怎么处理?”

全场死寂三秒,然后开始窃窃私语——

“焕哥啥意思?”

“瞎啊!这不是在问嫂子的意见?”

“咱爷们儿的事咋轮到娘儿们插嘴?焕哥不会是……妻管严?”

“狗屁!万一嫂子有主意呢?”

“一个女人,切……”明显不屑。

“你丫切个几把!反正我就觉得咱阿嫂不简单……”

这厢,大家想法不一;那头,谈熙直接拒绝:“你的事,我不方便插手。”

殷焕却说,“没让你插手,就说说看有什么想法。”

“没想法。”谈熙本就遭了无妄之灾,现在右脚还疼,没有发火已经仁至义尽,还想让她帮忙解决难题?

呵,生意不是这么做的。

殷焕目光一紧。

谈熙扯了扯嘴角,淡笑回视。

“就当帮我个忙。”

她说:“没空。”

殷焕心里莫名窝火,对上女人幽如深潭的目光,根本发泄不出来,所以,最终受气的还是自己。

乔海替他挡过刀,这是恩。

长期的拥护支持,这是义。

为什么内奸偏偏是他?

话既出口,如同覆水难收,若轻易放过,那他这个大佬威信何在?

但就这么处置了,似乎也不妥……

所以殷焕才会想着询问谈熙的意见,毕竟他有很多东西都是从她身上学来的,包括之前施加心理压力让内奸主动站出来。

曾经有个阿飞,如今有个大飞……

不知不觉中,殷焕似乎照着她走过的路在往前行进。

这个想法令殷焕心中陡然震惊,继而生出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如何?”

谈熙挑眉,看了他一眼。

殷焕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不仅如此,还猜想她可能会脱口而出:“你面子?你有几把个面子!”

可没想到,谈熙竟然答应了。

她说,“成啊!焕哥的面子,怎么能不给?”似笑非笑。

殷焕轻咳,压低声音:“你说。”

“对内奸,小惩大诫,以观后效;对敌人,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不过……”她顿了顿,视线掠过满嘴血污、浑身狼狈的大飞,“尽量给他个痛快。别婆婆妈妈,搞得像满清十大酷刑?”

最后,乔海死里逃生,被抽了二十六鞭,浑身是血被抬下去医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全是皮外伤,最多一个星期就能活蹦乱跳。

大飞是被黑人拖走的,下场如何,大家心知肚明。

处理完这些事,殷焕让大家都散了。

谈熙无意多留,去里间拿上文件袋,准备离开。

“抱歉,还是把你牵扯进来了。”

谈熙将打火机丢过去:“还你。”

殷焕抬手接住,不知想到什么,目光顿时一沉。

“下次还是约在江边,虽然顶头晒,可也比遇到今天这种情况要好。”

“嗯。”

“走了。”

“等等……”

谈熙脚步一顿,“有事?”

“为什么放过乔海?我以为你会赶尽杀绝。”

“你以为?”她呵笑一声,微微上扬的眼角带着一股傲气,恍若轻蔑。

“当初阿飞的背叛,你并没有原谅,不是吗?”

------题外话------

先上一更,么么哒!

温馨提示:月底到了,宝宝们手上的月票别捂着,尽快投哦!不管是喂鱼,还是给其他喜欢的作者,千万别浪费,(*^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