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蠢萌小弟,换个称呼/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该原谅的,我为什么要原谅?”谈熙下颌微扬,唇角绽开一抹笑。

“所以,乔海值得原谅?”

“当然。”

“因为被逼无奈?”

“这个……也算其中一点。”

“还有另外的原因?”

谈熙敛笑,目光深沉:“我听说乔海救过你?”

殷焕没有否认。

“所以你放他一马不是情理之中?”

“情理之中?”殷焕拧眉,眼底闪过疑惑。

谈熙却好似看穿他的想法,一语道破:“你觉得自己徇私包庇,对其他兄弟不公平?或者,开此先例以后,将来同样的情况会一发不可收拾?”

“难道不是这样?”

谈熙目露惊讶,倏地笑出声:“殷焕,你当的是大官,还是大佬?”

男人微愣。

“只有拿捏官腔、端着官架的人才需要事事服众,OK?作为一个黑道头子,你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当然你的顶头大佬除外。所以,保下乔海对你殷焕来说应该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即便有人不服,那也只能憋着。”

黑道的意义不就在于此?

随心所欲,狂妄嚣张。

殷焕恍然,茅塞顿开。

是啊,他要保乔海,谁能说什么?谁敢说什么?

他不是正义的化身,没必要让所有人都满意。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谈熙耸肩,“先走一步。”

“以后没必要用浇汽油这样偏激的方式,”顿了顿,才道:“总归不会让你受伤的。”

殷焕将打火机放到桌上,像自言自语,又像一种无形的保证,抑或……承诺?

谈熙却没什么多余反应,只是逻辑清晰地梳理:“首先,同样的事不会再有第二次,‘以后’这种假设你可以收回。再者,我是充分考虑实际情况,并且结合当时危险程度,在深思熟虑后才做出这样一个自保的决定,所以‘偏激’这个词不成立。”

“最后一点,拜托焕哥你搞清楚,我泼汽油到对方身上,首先遭殃的一定是别人,而你那小弟是直接把汽油往地上倒,如果不是对方够蠢,现在什么情况还真不好说。”

要么,接受威胁,任人宰割。

要么,负隅顽强,同归于尽。

总之,不是什么好结果。

谈熙说完,转身离开。

殷焕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眼中闪现莫名复杂的神色。

仓库地点在郊外,所以谈熙来的时候开了车。

正准备拿钥匙,身后传来脚步声,“大嫂,等会儿……”

是之前那个用汽油洗地的傻小子。

谈熙动作稍顿,挑眉。

“那个……我叫梁洪,大家都喊我梁子,嘿嘿。”

“你找我有事?”

梁洪眼前一亮,重重点了下头:“嫂子,今天谢谢你了。”

“谢我?”

“是啊!你统共救了我三回!”

“……不客气。还有,我跟殷焕是合作关系,称呼改一改。”

“啊?”不是嫂子?

没有理会梁洪震惊的表情,谈熙兀自开口:“我姓谈。”

呆愣半晌,梁子嘴里才讷讷吐出“谈小姐”仨字儿。

“嗯。”

“嫂……咳……谈小姐,您跟焕哥真的只是合作伙伴?”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情侣?”谈熙翻了个白眼儿。

你家焕哥心目中那是有“白月光”的。

这话,谈熙没有说出口。

“这样啊……”太可惜了,“不过,我更应该向您说声谢谢了。”

“梁子是吧?”谈熙突然叫他。

“对对!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提,我赴汤蹈火都替您办到。”

“吩咐没有,忠告倒是有两句,你想不想听?”

点头,使劲儿点头,“想!想听!”

“以后别当着殷焕的面,随随便便称呼一个女人为‘嫂子’,他不仅会生气,指不定还要扒了你的皮。”

梁子脖颈一缩,咽口水:“这么恐怖?”

不过他好像记得有一次,焕哥请他们去新收的场子嗨皮,结果有两个兄弟喝高了,跑去叫了十几个坐台小姐进来陪玩,还把那个据说是“头牌”的妞儿推到焕哥身上。

结果,俩悲催的哥们儿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周,那家夜总会的头牌也换了人。

大家都以为是焕哥眼界高,对那什么头牌不满意。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这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梁子没有继续挖掘,选择谨记谈熙的教诲。

嗯,以后绝对不当着焕哥的面儿,随便喊人“嫂子”!

谈熙:“还有,以后别那么蠢,汽油是往敌人身上泼,不是往地上倒,明白不?”

“这又是为什么啊?”

“……因为烧起来,你也跑不掉。”

梁洪恍然大悟,后怕袭来,惊出一层冷汗:“嫂……啊不,谈姐,您实在太英明了!”

谈熙:呵呵。

殷焕你家小弟这么蠢萌,丫造吗?

“阿嚏——”坐在里间回想谈熙方才那番话的殷焕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然后,继续陷入沉思。

谈熙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后视镜里,蠢萌小弟咧开嘴,露出白晃晃的大门牙,朝她挥手作别:“拜拜啊,姐~”

------题外话------

还有一更,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