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程雨失踪/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马景国拂袖而去,岑朵儿从后门进来,唇畔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

显然,她已将刚才的事尽收眼底。

啪啪啪——

“能把老东西气成那样,有你的啊!必须鼓掌。”

谈熙没说话,冷飕飕的目光打量她,“很好笑?”

“当然。”

“幸灾乐祸是要付出代价的。”

岑朵儿目露狐疑,代价?她在暗示什么?

谈熙轻笑,“你以为马景国活了大半辈子,是干什么吃的?他会轻易罢手?”

“可目前的情况,所有路都封死了,如果不收手,他还能怎么闹?”

谈熙啧了声,将人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岑总,该说你太乐观,还是太天真?”

女人面色骤沉:“有话就说,没必要拐弯抹角。”

“冲动,易怒,岑董的忍性还有待提高。”

“你!”

谈熙:“马景国在这件事情上妥协了,不代表他以后都不找茬,你趁早做好心理准备。”

岑朵儿皱眉:“你说过帮我对付他……”

“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

马景国只是暂时受挫,待休养生息后,必定卷土重来。

谈熙不可能直接把他弄死,所以剩下的事还要岑朵儿自己面对,学着解决。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岑朵儿突然开口。

“这话,真不像是从你岑大小姐嘴里说出来的。”谈熙扯了下嘴角,“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

“能把岑氏一个运作良好的企业折腾到资金链断裂,虽然不排除有人故意陷害,但你难辞其咎。所以,没用是肯定的。”

岑朵儿奇迹般地没有发怒。

谈熙继续道:“假话嘛,你一个娇养长大的千金小姐突然扛大旗,难免会有所疏漏,不过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

岑朵儿翻了个白眼儿,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她听着都觉肉麻,一个字——假!

尤其是从谈熙嘴里说出来。

“那我情愿听真话。”

谈熙吹了声口哨:“还算有觉悟。”

岑朵儿一哽,似想起什么:“马景国还不肯拿钱出来补缺,你打算怎么做?”

“不急,慢慢来。”谈熙转向程雨,“这事交给你去办,有没有问题?”

程雨:“先交涉,再发函。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法庭见。需要做到最后一步吗?”

她需要一个明确的表态,才能把控尺度。

谈熙:“岑总的意思呢?”目光投向岑朵儿,后者沉吟一瞬,点头。

既然有人递刀,她也不怕捅下去。

……

事情比想象中顺利,结束之后,谈熙驱车离开。

程雨和许一山站在岑氏门口,目送保时捷车屁股走远。

“你去哪里?”

“要回津市吗?”

两人同时开口,空气中多了几分尴尬。

许一山挠头憨笑。

程雨倒是落落大方:“我还有马景国的事要处理,可能暂时不回去了。”

“嗯。我手上还有两个大客户,不能多留。”

“现在就要走?”

“已经买好下午两点的高铁票。”

程雨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其实飞机更快……”

“没必要,过安检什么的,麻烦!”

程雨失笑,突然脑子里冒出一句不大文雅的话——山猪吃不惯细糠。

许一山:“那我先走了。”

“下个星期,公司见。”

“好。”

但一个星期过去,程雨并没有如她预计那样返回津市——

“……不见了?!”谈熙目光骤凛:“到底什么意思,说清楚。”

原来,程雨的电话自两天前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酒店有没有找过?”

许一山:“找了,没人。”

“她最后一次和你通话是什么时候?”

“前天上午大概九点左右,她说十点的航班,让我十点半出发到机场接她。”

可是许一山等到十二点还没见到人,电话也不通,他直觉可能出事了。

谈熙眉头拧成一个小疙瘩:“为什么隔了两天才告诉我?”

“当天下午大概两点,我收到程雨发来的短信,她说临时有事,可能还需要在京都逗留几天。我以为自己想多了,所以就……”

“你收到短信之后,没有回电话?”

“……没有。谈姐,不会出什么事吧?”

“目前情况不明朗。”一切皆有可能。

“那我马上赶去京都!”

“不用,我会想办法。你盯紧公司,可能有人会对盛茂下手。”

“好。”

结束通话,谈熙行至落地窗前,目光投向远处,陷入沉思。

两天前,马景国总算松口将钱汇入公司账户,岑朵儿还特地打电话来感谢过她。可实际上,程雨才是全权负责这件事的人,她能让马景国知难而退,实力不可小觑。

谈熙还在考虑该怎么“犒赏猛将”,没曾想转眼就出了这档子事。

所以,程雨的失踪会不会和岑氏,或者,马景国有关?

谈熙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我是谈熙。”

“你居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岑朵儿放下手里正待签字的文件,语气惊讶。

------题外话------

还有更哦,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