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赴宴会友,都是熟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冉瑶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旗袍。

因为好看。

第一次看外婆穿,小小的她便不禁心生向往。

徐秋是典型的南方女子,祖籍潮汕,一口软软的客家话,宛若棉絮般轻柔,身体骨架也很是小巧,所以穿上旗袍,再配上一口乡音,就像画卷里走出来的明国闺秀。

可惜,她从小就生得肉嘟嘟,虽然皮肤白,但胖啊!

即便家里人都说女孩子要糯糯软软才可爱,但冉瑶还是不满意自己圆滚滚的身材。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穿旗袍不好看!

小时候,穿上外婆亲手做的对襟扣小褂裙,勉强还能称得上“可爱讨喜”,长大之后却没敢再穿了。

没有腰身,就没有勇气啊!

倒不是说她真有多胖,只是全身上下肉得很匀称,这种身材穿运动装和休闲服绝对有范儿,但若穿旗袍就有点差强人意了。

总之,不丑,但也不出挑。

至少没刚才那姑娘穿起来好看,所以冉瑶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宋子文似有所觉,将她揽得更紧三分,只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已经很好。”

冉瑶突然就没那么失落了。

所谓“荷厅”,就是个包间,取了个风雅的名字而已。

虽然与“厅”沾边儿,面积却不大,但装潢十分精致。

檀木置物架,刺绣屏风,半空吊兰垂坠,古韵之中带着舒爽的生机与绿意。

是个好地方!

冉瑶一进来就被环境吸引了,等反应过来才将视线调回正握手寒暄的两个男人身上。

“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江总,贵人事忙,哪抽得出空闲搭理我?”宋子文没笑,但语气中透出的轻松,让了解他的人都明白这是在开玩笑。

“还没恭喜你,更进一步,见面得叫宋市长了。”

“别,叫名字就好,兄弟之间家用不着那套。”

“知道你谦虚,”笑过之后,男人的目光落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冉瑶身上,有些惊讶,旋即化作了然:“怎么,不介绍介绍?”

冉瑶这才有机会正眼打量他,许是人以群分的缘故,男人身上有着与宋子文类似的温润,却不尽相同,他似乎更外外露一些,带着几分霸道总裁的气质,与宋子文性格里的谨慎与深沉有着本质区别。

不过,这人长得帅,十分养眼。

目光相接,冉瑶朝他笑笑,目露善意。

对于一个颜控来说,只要脸好看,都是有特权的。

宋子文扶额,想来也是对冉瑶这点尿性有所体悟,想当初,两人因为家长的撮合凑在一块儿吃饭,小丫头就不止一次说他“长得好看”。

“咳……这是我女朋友,冉瑶。”

男人主动伸出手,彬彬有礼,“我是江豫,若不见外可以叫声江大哥。”

冉瑶当然不会见外,伸手回握:“江大哥!”声音清脆,笑容甜美。

江豫挑眉,朝宋子文使了个眼色:厉害了兄弟,这么水灵灵的甜妹子怎么把到的?

宋子文笑得不动声色:你管我。

江豫:刮目相看。

宋子文:谢谢。

男人之间的机锋,冉瑶看不懂,她只知道阿文的朋友是个赏心悦目的帅哥,所以这顿饭——来对了!

老干部知道,可能会吐血吧?

三人落座,上菜,一切有条不紊。

期间,两个男人叙旧交谈,从社会热点聊到国际格局,但奇怪的是,两人并未喝酒,甚至服务员前来询问的时候,也一致摆手表示拒绝。

冉瑶仅仅疑惑一瞬,并未深究,转眼就投入吃吃吃的大业中。

至于,两个男人在聊什么,她只偶尔听上那么一两句,其余时间都顾不上,只因——这里的菜好好吃哦!

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江州菜,一个劲儿甜,这里面有甜有咸,关键搭配得恰如其分,可以说集北方菜和南方菜于大成。

“慢点吃,当心积食,消化不良。”宋子文余光盯着呢,不由提醒。

冉瑶点点头,“知道啦。”嘴上却没停。

江豫看了他一眼,目露揶揄。

没想到老宋也有开窍的一天,还以为他这辈子都要单下去,孤独终老了。

宋子文回视,给了他一个“彼此彼此”的眼神。

江豫微顿,不知想起什么,眼底流露一抹柔情。

待吃得五六分饱,冉瑶放下筷子,拿出手机聊微信,自得其乐,也不插嘴男人之间的话题。

“怎么突然造访江州?如果不是联系上小蔡,我还不知道。”

宋子文朝旁边看了一眼,轻笑:“陪玩的。”

至于陪谁,心照不宣。

江豫目露了然,“明天就回?”

“嗯,我们这些领公粮的,不必你这种印钞票的。”

“寒掺我?”

宋子文连连摆手:“今年城建局的政绩还得靠你这个大开发商,我哪敢?”

“江氏今年的开发重心移到中西部,在京都只剩一个项目,杯水车薪,帮不上太多。”

“不是还有你牵线搭桥的远洋?”

江豫明显来了兴致:“怎么,那边已经找上你了?”

“嗯。”

“进门烧香,还算上道。”

“对方能力不错,就是……拎不大清楚。”

江豫挑眉:“给你惹麻烦了?”

“目前没有。”

却不代表以后没有。

江豫沉吟一瞬:“放心,我会跟那边沟通,但具体问题……”他目露疑问。

“手伸太长,往我这儿塞人。”

江豫面色微变,很快缓和过来,眼底尽显肃杀之色。

宋子文走马上任之前,江氏在京都拿到的地不多,只够完成一个精品项目,其中很大原因是地方保护政策,江州这边的公司很难挤进去。

所以,江豫才从中牵线,让远洋搭上宋子文,没想到对方居然有样学样,也想替别家牵线。

只可惜,这位看不上眼。

这也是宋子文今天应约而来的主要原因,不在于吃上一顿饭,而是想“聊聊天”。

江豫刚想说点什么,手机响了,他朝宋子文说了句抱歉,转过身去,按下通话键——

“喂,然然……”

------题外话------

江豫粗线,写完这里,差不多小公举这边就可以告一段落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