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蔚然产女,老男人会当真/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结束通话,江豫猛地站起来,急急忙忙往外走。

宋子文顺手拦了一把:“怎么回事儿?”

江豫隐隐无奈:“我老婆要过来。”

宋子文一顿,连冉瑶都忍不住抬眼,原来帅哥已经结婚了。

不等他迎出去,门已经从外面推开,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走进来。

宽松棉麻裙,鱼嘴平底鞋,虽然顶着圆滚滚的肚子,但四肢纤细,气色红润,脸上洋溢的笑容让人倍觉舒心。

美得毫无攻击性,不经意间展露初为人母的喜悦,冉瑶心道,这位夫人顶顶合她眼缘呢!

江豫见状,连忙伸手扶她,差点带翻椅子:“怎么过来了?妈准你出门?”

“妈怕你喝多了开车不安全,让小王送我过来盯梢。”小王是江家司机。

江豫哭笑不得。

宋子文替他解释,“弟妹放宽心,阿豫自觉得很,滴酒未沾。”

岑蔚然朝他点了点头:“宋先生。”

两人订婚宴和结婚宴,这位都有参加,且被奉若上宾,加之江豫在她面前不时提起,所以岑蔚然并不陌生。

宋子文请她坐下,然后用“女朋友”三个字简单介绍了冉瑶。

岑蔚然:“你好。”

冉瑶把目光从女人隆起的腹部移开,瞬间扬笑:“你好,江夫人。”

“叫我名字就好,岑蔚然。”

“那你也叫我名字吧……”

这下,两个女的撇开各自男人聊上了,一时半会儿还真无法结束饭局。

也幸好江豫跟宋子文不赶时间,乐得纵容。

岑蔚然见小姑娘一个劲儿盯着她肚皮看,顿觉好笑,便忍不住打趣:“这上面有花儿?”

冉瑶微窘:“蔚然姐姐,我不是故意盯着看的,就觉得……很神奇。”

“刚开始我也觉得神奇,后来就习惯了。”

“小宝宝会踢你吗?”

“偶尔会。不过大多时候他都很乖。”

冉瑶双眸晶亮,好像看到了第十大奇迹,根本舍不得移开眼。

岑蔚然突然开口:“要不要摸一摸?”

“啊?我、可以吗?”

“当然。老人家说,谁摸得多,宝宝就随谁。我希望他像你一样可爱。”

冉瑶有点小害羞,试探着伸出手,也不敢真的摸,只是轻轻拂过,杏眼圆瞪,脸蛋儿嘟嘟,看得岑蔚然心都化了。

这姑娘是吃“可爱”长大的吗?

突然,岑蔚然皱了皱眉,冉瑶心细,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这个下意识的动作。

紧张道:“蔚然姐姐,你怎么了?”

“没事。”她摆摆手,“可能被踢了一脚,有点疼……”

冉瑶这次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对了,宝宝预产期什么时候?”

“下个月初。”

“啊,那就很快了!”

“是呀……”嘴上应着冉瑶,可那股子闷疼还在,一阵一阵的,岑蔚然调整呼吸,但都是徒劳。

过了大概一刻钟,冉瑶发现好像一直是她在说话,岑蔚然几乎不怎么开口,遂抬眼看过去,忍不住惊呼:“蔚然姐姐,你裙子怎么湿了?”

“我可能……要生了……”

冉瑶吓得撞翻茶杯,瞬间引来两个男人的目光,“要、要生了!赶紧送医院!”

将近凌晨,市中心医院妇产科室。

岑蔚然已经被送进产房半个小时,期间医生出来过一趟,告知产妇各项指标均正常,满足顺产条件。

又过了四十分钟,产房门开,婴儿响亮的啼哭声传来。

冉瑶默默朝江豫看了一眼,发现男人脸上有泪,在灯光下折射出闪亮的光。

她赶紧移开,心里有种莫名的温暖,忍不住去看向宋子文。

男人恰好望过来,四目相对,莫名的情愫在彼此眼底涌动。

很快,岑蔚然被推出来,睡容安详。

江豫冲上去,轻声叫她:“然然……”

睫毛轻动,“嗯”了一声,似乎在回应。

男人仿佛虚脱般,提起的心重重落下,还好她没事……

医生:“你孩子爸爸吗?”

江豫站直,点点头:“我是。”

“恭喜,母女平安。虽然宝宝有早产的迹象,但目前来说身体指标一切正常,为保险起见,还需要在保温箱观察一段时间才稳妥。”

“好,一切听您安排。”

冉瑶没想到出来玩一趟,还能亲眼见证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回去路上既兴奋又惊奇。

“……原来小宝宝生下来只有那么小一点点,”她伸手比划了一个长度,“跟小奶猫差不多。”

宋子文本来没那么大触动,可见她惊喜又激动的模样,便也忍不住多了几分人间烟火的情绪,莫名欢喜。

“阿文,生孩子很痛的。”

“嗯?”突然听见这么一句,他有点捉摸不透小姑娘的意思。

“所以,你要比现在对我更好!”

“为什么?”

“以后我也会为你生宝宝呀,那么痛,你不应该对我更好吗?就像江总,我刚才看见他哭了……”

冉瑶后面说了什么,宋子文一概没听清,因为那句“以后我也会为你生宝宝”足以击中他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这种话是一个小姑娘该说的吗?

换成其他任何人,宋子文都不会相信,可唯独她……

所以,这丫头是真傻!

傻到没救了!

“冉瑶,”莫名低沉,莫名晦暗,“以后,不要再轻易说出这种话。”

无辜的大眼望着他,逐渐流露出忐忑,“为什么不能说?”

因为,老男人会当真。

在这段感情里,冉瑶是主动的那方,按理说宋子文应该很自信,可实际上,他却患得患失。

年龄是两人之间跨越不过的现实鸿沟,他即将步入中年,无论身理和心理都足够成熟,能够负担一段感情,扛起一个家庭,甚至承诺婚姻。

可冉瑶呢?

她还那么年轻,风华正茂,会走更多的路,见更多的人,欣赏更美的风景,到那个时候,她会不会后悔当初轻易给他承诺?

宋子文是悲观的,却又忍不住想乐观,因为他可以清楚看见冉瑶眼睛里全是他。

“为什么不能说?”小姑娘倔强地想要知道答案,“你不打算要孩子,还是不打算跟我结婚?”

“说什么傻话?”将人搂入怀中,轻叹,“我怕你将来后悔。”

冉瑶挣脱出来,认真地看着他:“在你眼里,我是墙头草?”

男人摇头,他从未这样想过。

“那为什么不相信我可以从一而终?”

“太难了……”眼神恍惚,状若轻喃。

当初,他跟廖嘉文结婚何尝不是报着从一而终的念头?

如今早已面无全非。

不是他懦弱,而是教训太过惨痛。

冉瑶突然有点心疼。还是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却弥漫着极其复杂的情绪,似顿悟,又如感慨,像个过尽千帆的老人。

明明这一切都不该他承受。

“我不是你前妻。”冉瑶面色骤沉,第一次对他露出如此严肃的神情,宋子文当即发愣。

她转头就走。

行啊,承诺不靠谱,那她就不说,光靠做!

等二三十年之后,看宋子文还敢不敢说她会后悔之类的话!

“瑶瑶,你慢点。”他从后面追上来。

“不慢!”

苦笑摇头,“别使性子,等我……”

“不等!”

“房卡在我这儿。”

“……”

许是玩了整个白天,又经历岑蔚然生产,两人回到酒店洗完澡就睡下了。

没有交谈,莫名安静,气氛却恰到好处。

一夜无梦,两人第二天起来就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绝口不提昨晚那些糟心事,极为默契。

吃过早餐,宋子文订了晚上回京都的机票。

两人一番合计,决定去医院探望岑蔚然。

到的时候,江豫不在病房,岑蔚然已经醒了,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精气神极好,特别是那双眼睛,充满了为人母的喜悦与欢欣。

------题外话------

先来一更,小仙女们周末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