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江燃,燃烧的燃/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瑶瑶,宋先生。”岑蔚然坐起来。

冉瑶赶紧制止她:“你别动,很疼吧?”

“不疼。”

“真的?”

“那……我下来走两步给你看?”

“别……”冉瑶一个劲儿摆手:“你还是躺着好好休息。”

岑蔚然朝她笑笑,余光落在一旁宋子文身上,心道:这么好的姑娘倒叫这位捡了大便宜!

“老宋,你们怎么来了?!”江豫大步从门口进来,放下手里的保温壶,目露惊喜。

“恭喜当爹了,兄弟。”

江豫眉眼含笑,虽不至于外露,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有多欣喜,“别羡慕我,你也快了。”说着,朝冉瑶一瞥。

宋子文垂眸,握拳轻咳两声。

江豫暗道:装!你就继续装吧!

为了不吵到岑蔚然,两人自觉到外面说话。

“阿豫,我还以为咱俩要当一辈子老光棍,没想到你转眼已经是孩子爸了。”宋子文摸了摸裤袋,拿出烟盒,问他要不要。

因着是VIP病房,走廊有设吸烟区,所以才没那么多忌讳。

不料,江豫竟摆手拒绝,“早戒了,你可别拿这玩意儿勾我。”

宋子文眼里闪过惊讶,要知道他这个朋友可是杆老烟枪,从大学就开始抽,接手公司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子?

没有烟瘾的人,不知道戒烟有多困难,但宋子文明白,他当年也跟这位不遑多让,后来因为担任公职,不得不强行戒掉。

所以才更明白个中滋味不好受。

“怎么,你不信?”

宋子文点头:“我持保留意见,有点怀疑。”

“从知道然然怀孕开始,我就没抽了。你说以前兜里没根烟,那比要人命还难受,我咋就真的戒了呢?”江豫目露自嘲,不过飞扬的眉眼还是隐隐泄露出得意之色。

确实不容易。

口香糖不说上千盒,也有上百罐,才发现没烟不也一样能活?

“……没回忍不住的时候,我就想如果然然和肚子里的小宝贝吸了二手烟,万一有个好歹,基本上就能把瘾头压住。老宋,你说我是不是个好爸爸?”

“嗯,好爸爸。”

也是个好屠夫,尽宰狗。

那厢,冉瑶把买来的果篮拆开,将里面各色水果按类别挑拣,放到一旁小竹兜里,“蔚然姐姐,想不想吃苹果,我替你削?”

“你别忙活了,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吧。”

“好。”

岑蔚然往里面挪了些,拍拍床沿,“坐这儿。”

冉瑶坐下来,朝她笑笑:“昨晚是不是很辛苦?”

岑蔚然回想起那阵撕裂般的疼痛,猛地闭上眼,似乎不愿再回想,可当她听到宝宝第一声啼哭的时候,胸腔里爆裂的欣喜根本无法用言语描述。

她说,“辛苦,但也乐在其中。”

冉瑶若有所思。

岑蔚然拍拍她的手:“你还小,等你有了宝宝,也会是这样的感受。”

“对啊,怎么没看到小baby?”

“还在保温箱里,医生说,要三天之后才能抱出来。”

“唔……我还想看看小家伙呢……”冉瑶一脸遗憾。

“可以啊!”岑蔚然朝她眨眼,“我们偷偷去……”

冉瑶趴在玻璃窗上,看着里面两行三列六个保温箱,回头朝岑蔚然问道:“小baby是哪个?”

岑蔚然也贴上去,目露茫然:“我、也不知道……”

“啊?”

“那个……我也是第一次来。”

其实,凌晨五点她就醒了,第一时间想过来看孩子,但江豫说她暂时不能下床,态度强硬,岑蔚然只好乖乖听话。

她知道,这个男人为自己付出许多,所以不愿拗着干,伤了他的心。

“那我们就这样出来……”冉瑶怔愣,她不成帮凶了?

“嘘!”你不说,我不说,他们两个大男人怎么会知道?

“可你的身体……”

“室内恒温,又是无菌坏境,吹不到风,没关系。而且,我顺产,伤口虽然有点疼,但不妨碍走路。”

冉瑶这才放心,专心打量起里面一个个宝宝,突然眼前一亮:“蔚然姐,你看是不是左手边第二个箱子?铭牌上写的是江……”

江什么来着?

后一个字有点复杂,冉瑶又隔得远,所以看不是很清楚。

“江燃!”

“这是小宝宝的名字吗?”

岑蔚然点头,“她爸取的。”

“哪个ran?”

“燃烧的燃,火字旁。”突然,话音一顿,岑蔚然目露怔忡。

燃?

火字旁……

江豫他……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蔚然姐姐?蔚然姐姐!”

“嗯?怎么了?”

“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刚才叫你都没反应?”

“没事,突然想起一些事情。”

冉瑶把手机拿出来,“姐,我帮你和宝宝照张相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