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平安就好,君王不早朝/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蔚然背靠玻璃窗,正对冉瑶,然后把头贴上去,借着视觉误差,刚好和左边第二个保温箱挨在一起。

透过镜头,仿佛母女紧密相贴。

冉瑶按下快门,习惯性连拍了几张,然后朝岑蔚然比出OK的手势。

因为是偷溜出来,两人不敢久留,看完宝宝之后,就赶紧回病房。

随后,宋子文和江豫也进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暗道:好险。

说了会儿话,宋子文告辞,临走前,冉瑶把刚拍的照片发给岑蔚然,后者朝她笑笑,仿佛彼此有了小秘密,心照不宣。

江豫送两人离开,回来的时候手边多了张轮椅。

岑蔚然诧异:“这……”

“不是想看宝宝?走吧,我推你过去。”

女人哭笑不得:“哪有用轮椅的?这也……太夸张了。”

江豫坚持,岑蔚然也不好说什么,心里却涌起一阵别样的温暖。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二人背影之上,岁月静好。

因为是傍晚的机票,时间还早,宋子文和冉瑶不急着回酒店收拾行李,便找了一家当地口碑爆棚的小吃店,解决午餐。

狭窄拥挤的店面,嘈杂不歇,没有精致的骨瓷碗,甚至连空调都冷气不足,莫名燥热。

冉瑶坐在简陋的矮凳上,手里捧了个一次性纸盒,与宋子文面对面,中间有张小木桌。

她个子矮,还算方便,可宋子文就窘迫了,长手长脚无处安放。

“……我看了点评网,很多人都说这家店味道正宗,就是人多了点。”

何止一点?

要知道,两人排了近一刻钟的队才轮到这么个巴掌大的小桌。

即便置身这样的地方,宋子文也没露出丁点儿不耐,只道:“味道不错,你喜欢就好。”

吃完,两人离开。

原本打算回酒店,中途经过一家甜品屋,冉瑶巴巴地望着男朋友。

目下之意:进不进?

老干部心领神会,点头:进,当然要进!

除了售卖各色甜品之外,这里还有现磨咖啡,宋子文要了蓝山。

冉瑶一边吃着芒果布丁,一边刷着手机。

顺手拍张照片,发群里,还秀了一把定位。

三十秒过去,貌似没动静。

又过了三十秒,才传来叮咚声,居然是不怎么冒泡的安安,发了个“馋嘴”的表情。

接着,谈熙和韩朔也都纷纷出现。

聊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就扯到岑蔚然生小宝宝这件事上。

冉瑶只说,昨天跟老宋去见一个朋友,饭吃到一半朋友妻子生产,得了个小千金。她今天去医院看了,还感慨刚生出来的小孩儿跟猫崽儿差不多,小小个,弱丢丢。

韩朔不信,冉瑶就把照片发出来给她看,不过事先加了特殊滤镜,看上去比较模糊。

谈熙原本靠在躺椅上,一见照片,噌的一下坐起来。

然后私戳小公举——

XX:有没有原图?

小公举:[疑问]

XX:照片原图,我可能认识孩子妈,是不是叫岑蔚然?

小公举:!

XX:行了,清晰原图甩过来

冉瑶想,既然谈熙和岑蔚然认识,那看一下照片应该没关系吧?

谈熙看着手机屏幕,半晌忍不住轻叹,果然是她啊……

算算日子,也差不多该瓜熟蒂落。

所以,殷焕知道吗?

京都城郊,一户不起眼的农家小院。

梁洪从小路绕过来,因为昨晚下了场暴雨,路全泞了,鞋子和裤脚上全是泥巴,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他走到木栅栏前,狠跺了两下脚,“妈的……”

然后才走进去,敲门之前还仔细地打量了四周的动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做贼。

“梁哥,你终于回来了!”一小弟接过他手里的塑料袋,另一个赶紧把门掩好。

“焕哥呢?”

“在里面休息,有点低烧。”

梁子:“袋子里有干粮,你们先填肚子,我看外面这架势,顶多撑过今晚,就能跟于老大那边的人接上头。你们有点耐心,别临门一脚把事情给搞砸了。”

“放心,兄弟们都警着呢!”

梁子松了口气:“那就好。对了,把袋子里的药给我。”

一小弟赶紧从里面扒拉出来,递过去。

梁洪拿着往里走,刚打帘子殷焕就醒了。

“焕哥!您慢点儿诶……”他赶紧冲过去把人扶稳。

“我没事,外面情况怎么样?”

“成老那边已经上钩了,不就是个干儿子,他至于吗?”梁子目露不屑。

因为大飞的死,让姓成的老头恨毒他们这拨人,这一出手竟是要往死里摁。

当他们是死的,好欺负呢?

殷焕闻言,目露讥诮:“你当就是干爹干儿子那么简单?”

梁子有点懵逼,“不然还能咋地?”

“大飞是他私生子,碍于家里那个母老虎所以才不敢承认,一直用干爹的身份护着他。”

私生子?

梁洪觉得,他还是太傻太天真。

原来,这两个人之间还有这层关系呢?怪不得上上回焕哥要收拾大飞的时候,成老就跳出来把事儿全揽了。

这回又对他们下死手,“敢情这只老乌龟是给他龟蛋子报仇来了?”

殷焕瞥了他一眼:“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我还想着他是觉得被咱们打脸气不过,想找回场子……”在老大“你还太嫩多学着点”的目光之下,梁洪讪讪闭嘴。

“药买回来了?”

“在这儿!”梁子把东西拿出来,退烧药,酒精,纱布,棉球,镊子,止血药粉……

殷焕咬牙坐直,顺手把身上的薄毯掀了。

梁子瞳孔骤缩,只因那翻开的毯子上晕开一大块血迹,浓烈铁锈味扑鼻而来,他心肝儿猛颤,手也跟着抖。

“东西拿过来。”

“……”

见他愣在原地没动,殷焕忍住脾气重复了一遍。

“焕哥,这不成啊!走,我带你去医院……”

“梁子,现在什么情况,还用我说?信不信这一出去,成老的人就能把咱们一锅端了?”

“可血也不是这么流法!万一那什么休克,或者感染,还有破伤风……”

殷焕实在不想听他瞎逼:“够了!刀是新的,没生锈,就是口子有点大,你把酒精拿过来,我自己弄。”

“……我来吧。”

其实,干他们这行,谁没受过伤?

危急关头哪能次次都往医院跑?再说,很多时候可能没到医院,半路就给人无声无息地弄死了。

所以,大多情况都是自己处理。

他没少见过这样的场面,可流的血也太多,浸湿那么大一块……

劝说无效,又不能真的让殷焕自己弄,梁洪只好硬着头皮清洗、消毒、上药,包扎,一系列步骤下来,殷焕没吭声,倒是他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伤口虽长,但不深,没到动针的地步,否则那才叫遭罪!

可梁洪到底是个男人,又非专业,难免下手重,殷焕都咬牙挺过来了。

“这是退烧药和消炎药,我去端水……”

殷焕摆手,示意不用,直接仰头把所有药片干咽下去。

梁子看着干着急,顺手把桌上的搪瓷盅端过来,里面还有半盅茶水,应该是这户人家留下来的。

殷焕没那么多讲究,接过来猛灌两口。

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两下。

梁子赶紧抓起来,递过去:“是不是于老大那边有消息了?”

殷焕接过,朝屏幕看了一眼,两条短信,来自一串没有署名的号码。

不出意外,归属地应该是江州。

他眼皮一跳,只觉伤口阵阵发疼。

没有急着点开,他将手机放到一边,沉声:“不是于老大。”

梁子眼里闪过失望。

殷焕:“有没有打听到外面什么情况?”

梁子顿时来了精神:“我联系了几个在外面的暗线,都碰了头,姓成的果然带着人在城西一带找我们,还放火烧了咱们刚盘下的仓库,听说已经闹到长老会,打算借此向于老大施压,主动把咱们交出来。”

“于老大那边怎么说?”

“最迟熬过今晚。”

殷焕点了点头:“成夫人那边联系上了没有?”

“去过别墅,保姆说她出国旅游了,要一个星期之后才回来。可是焕哥,咱们管姓成的老婆做什么?抓起来当肉票?”

在梁子眼里,祸不及家人,这是规矩,可现在却把主意打到成夫人身上,好像有点……

殷焕眼里闪过冷光:“你以为成夫人是盘简单菜?”

啥意思?

“这女的还有什么背景不成?”

“你以为成老这么多年不敢离婚,也不敢认回大飞是闹着玩儿的?”

“不是说成夫人很凶,是个母老虎?”

“女人再凶,凶得过男人?成夫人的外家是赤炎帮。”

梁子惊讶地瞪大眼睛,难怪成老在外面花天酒地,二奶三奶接着包,却始终不提离婚,连亲生儿子都不敢认。

敢情背后不仅有头母老虎,还是头有背景、有地位的母老虎。

“那焕哥您让我联系成夫人,不是为了绑票威胁啊?”

“傻逼!”

梁子憨笑。

不过目前看来,是借不到成夫人这股东风了,只能等于森那边摆平。

两人商量好接下来的部署,梁子退出去。

殷焕躺平在床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直勾勾盯着房梁角落一只默默结网的蜘蛛,好像心也被那一层一层绵软丝网住了。

许是药效开始起作用,倦意来袭,眼皮也忍不住耷拉下去。

可心里似乎还惦记着什么,心里有个声音在说——不能睡!

殷焕猛地睁开眼,厉光稍纵即逝,摸到手机,举至眼前,解锁,再轻轻一点,两条未读短信跳出来。

第一条——

昨晚23:45:要生了,江州市中心医院。

第二条——

今日04:30:顺产,母女平安。

指尖流连过屏幕,最终落到“平安”两个字上,如释重负。

平安就好……

生了个女儿啊,江豫可真有福气。

殷焕握着手机,沉沉睡了过去。

闭上眼的前一秒,他还在想,媳妇儿生的女孩儿应该很像她,小时候的岑蔚然是什么样子呢?

梦里,殷焕回到了高中时期。

准确来说,应该是岑蔚然的高中时期。

因为他很早就不读书了,不过是因为交了个念高中的女朋友,所以才经常去附近溜达。

第一次听到“岑蔚然”这三个字,是从张璐口中。

“蔚然太厉害了!又是第一名!”

第一名就很厉害?

殷焕不以为然。

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第一名”这三个字对于学生来说意味着什么。

荣耀?

骄傲?

资本?

可惜,他已经远离校园太久,久到根本没办法理解那种因为成绩带来的鹤立鸡群的成就感。

张璐不同。

每次提起“岑蔚然”这三个字的时候,她语气中竭力压抑的艳羡和隐隐的嫉妒,都被殷焕不动声色收入耳中。

所以,对这三个字,和这个叫岑蔚然的人,他都是厌烦的。

第一名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可事实证明,他媳妇儿确实了不起。

当年的市状元,小镇第一个考上B大的学生,可能从那个时候自卑就深深钉进了他的骨子里。

……

这厢有人悲哀,那厢便有人欢喜。

趁着周末,陆征也在家,谈熙打算亲自下厨做一顿晚餐。

没有为什么,就是突然来了兴致而已。

冰箱里没菜,看来必须出门。

所以不到四点谈熙就把陆征从书房里拉出来,“走吧,我们去逛超市!”

“现在?”

“不行吗?”

“……算了,我打电话说一声。”

原本他还有个视频会议要开,见谈熙兴致高涨,他自然乐意奉陪,只好打给陈凯,让他改别的时间。

“可是……”陈凯才出口俩字儿,通话无情中断。

举着手机,愣了半晌,忍不住叹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不早朝哟!

正好碰上过来沟通会议事项的韩威,“凯哥,你咋地了?又被女朋友甩……”

“滚蛋——”

韩威摸摸鼻子,对他这一通无名火颇感无奈:“你吃炮仗了?”

“会议取消。”

“啥?”

“你没听错,会议取消——”

“怎么回事儿啊?我这都准备好了……”

“咱家陆大总裁要陪女朋友逛超市。”哼!别以为挂得快他就没听见。

韩威:“……”

而那边,谈熙和陆征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发。

白色卫衣,浅咖长裤,一个女款,一个男款,走在街上瞬间闪瞎一票24k钛合金狗眼。

------题外话------

合在一起更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