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醋缸翻,还在调查易风爵/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说这是规矩!我就没见过这样对待功臣的。哦,我替你们军方做事儿,没钱没名,图什么?说白了,我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时璟面色微沉:“恐怖袭击是闹着玩儿的?谈熙,维护国家安全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

“OK,那我收回之前的气话。所以,是我的责任,你们就可以理所应当,颐指气使?”

“不是……什么叫理所应该,颐指气使啊?我有吗?”时璟觉得,他比窦娥还冤。

“有!你之前,包括刚才,都是这样的态度。别不承认,我没瞎,也没聋,看得一清二楚,也听得明明白白!”

时璟一默。

良久,沉声开口:“什么都别说了,我道歉,行不?”

谈熙点头,“行。说吧。”

“说什么?”懵逼脸。

“道歉啊。”

“……对不起。”

“我接受。”

“……哦。”

谈熙朝厨房扬了扬下巴:“里面有碗,自己取,电饭锅在灶台旁边。”

“好叻!”时璟一扫颓废,屁颠颠儿往里面跑,然后一阵乒乒乓乓的动静,他端着一个平时用来装汤的大碗从里面走出来,满满的白米饭。

“那啥……你们应该吃饱了哈?我就把剩下的饭全装了,以免浪费!勤俭节约是华夏民族传统美德balabala……”

谈熙嘴角一抽:得了吧,饭桶就饭桶,再怎么辩解也是欲盖弥彰!

陆征则刷的一下,直接黑脸。

好不容易吃完这餐饭,其实也挺容易的,时璟一个人风卷残云解决掉泰半的菜,舒舒服服跑到客厅看电视,谈熙心疼自己的手艺,更心疼自家男人,草草喝了两碗蹄花儿汤,就怒发冲冠杀过去——

“什锦糖,你这头猪,看宰!”

陆征把剩下的菜全部解决,然后进厨房洗碗。

等他出来,谈熙已经把某饭桶收拾得服服帖帖,正仰躺在沙发上装死。

谈熙伸手戳戳他膀子,啧,硬邦邦,硌得慌。

时璟猛的一拉,直接把谈熙这小身板儿给掼倒在沙发上,就势逼近,笑得阴测测,“小样儿,跟爷斗你还嫩了点儿!”然后揉着拳头,摆出一副揍人的架势。

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陆征脸色也越来越沉。

时璟这丫是脑子缺根弦儿,把谈熙当成军营里的兵蛋子收拾了。

而谈熙潜意识里就没拿时璟当外人,这不亲表哥来着?

可二爷不知道啊!

这还眼皮子底下呢,搁他不在的时候,那不得捅破天?

顿时,小醋缸就翻了个仰倒!

“阿征!阿征!你赶紧来帮我呀,说吧,兄弟和女朋友你站哪边?!”谈熙眼尖,很快就看到陆征,趁时璟分神的当头,一脚把人踹开,乳燕投怀般扎进男人怀里,可怜巴巴寻求庇护。

时璟噌的一下站起来:“老陆,不是我说,你这媳妇儿该好好管管了啊。不就多吃了几口饭,至于吗?”

谈熙撇嘴:“又不是给你做的……”

时璟只当没听见。

谈熙骂他厚脸皮,然后大眼汪汪看着陆征,“人家给你做的嘛,结果都进了这丫肚子里,好气哦。”

陆征心情大好,凑到小东西耳边,轻声宽慰几句后,直接提着时璟,把人给拎书房去了。

砰——

门关上,隔绝了笑声。

时璟脸色爆红:“诶诶诶,不带你这样儿的!拎啥拎,这都多少年了,臭习惯还没改过来……”

陆征收手,坐到椅子上,敛起玩笑的表情,正色道:“说吧,什么事?”

“天爵集团有动静。”时璟在他对面坐下,此刻目光冷凝,表情严肃,仿佛前一刻还嬉皮笑脸抱怨的人根本不是他。

这趟来,蹭饭其次,主要还是为了这事儿。

否则,又何必跑这趟,送上门来给谈熙骂?

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想找个人商量,这才不请自来。

陆征闻言,眉心骤拧,“你还在调查易风爵?”

“嗯。”

“上次葛老已经说得很清楚,撤回通缉,只要那边不主动挑事,我们也别去招惹,你当这话耳边风?”

“我们查了这么多年,你甘心就这样放弃?更何况,对方只答应不损害华夏的利益,可没说不找你报仇了,你愿意放这么个威胁在暗处?”

陆征陷入沉默,半晌,“……不管怎么说,军令如山。”

“呵,你不怕头上悬着一把随时都会落下来的刀?”

“我可以自己查,但你不可以。”

时璟皱眉,薄唇紧抿。

陆征虽然保留军衔,但已经不插手军方内部诸事,由他出面继续追查易风爵的下落,属于个人行为,但时璟不同。

------题外话------

十点半还有一更!鱼就纳闷儿了,为啥月票奖励就是没人留言领取呢?!难道潇湘币都没办法勾引小仙女们了?亲们啊,赶紧留言留言吧!发币币了喂!乃们都积极点,好不?

《重整夫纲:傲娇老公欠调教》/一袖飞花

娇骄狂傲全能明星御玺,跪抱耿直粗暴体育老师夏绛大长腿,求暖床求调教求包养的故事。

御玺:“你弟睡了我妹,怎么算?”

夏绛:“你把我睡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