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章 大买卖,未雨绸缪/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姐姐,姐姐!”一个小男孩儿抓住她的裙摆,轻轻摇晃,吴萱萱猛然回神,飘远的思绪瞬间回归。

她略略俯身:“小弟弟,有事吗?”

“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肉窝窝的小手攥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条。

吴萱萱还想多问几句,可小家伙已经撒丫子跑开。

她没有追上去,站在原地迟疑两秒,才将纸条打开——

【谢谢你的燕麦包,可能今后都吃不上了……】

只一句,吴萱萱就忍不住泪洒当场。

她深呼吸,眨眨眼,挤干泪水,继续看后面的内容——

【东西扔在垃圾桶旁边,马上离开,就当从没认识过Y,切记!谁都不能讲!望珍重。】

吴萱萱四下张望,企图寻找记忆中那个人,可惜,明晃晃的天光之下,没有她的身影!

她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擦掉眼泪,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旁边,然后,转身离开。

谈熙吹着口哨走过去,将棒棒糖剩下的小棍子从嘴里拔出来,瞄准垃圾箱,撒手一投。

歪了!

走过去,捡起来,扔到垃圾桶内,从公园另一个门离开。

阳光正灿,孩子们在树荫下开始新一轮游戏,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模样。

谈熙坐在一家咖啡店内。

比起隔壁冷饮店,这里虽然冷气充足,顾客却寥寥无几。

北方人苦夏,比起滚烫的现磨咖啡,他们更喜欢去星巴克点一杯加冰的拿铁,或者去甜品站买圆筒。

她特地选了一个靠墙的监控死角,服务员将冒着热气的蓝山送上来,谈熙点头道谢。

“请慢用。”

大概半个小时,也许四十分钟。

殷焕一身休闲装,头戴棒球帽,出现在谈熙面前。

“坐。”她朝对面扬了扬下巴。

殷焕拉开椅子,显然长手长脚的他与极富情调的小圆桌十分不搭:“找我有什么事?”

谈熙眉心微蹙:“这里晒不到太阳。”

言下之意,可以把你碍眼的棒球帽摘掉了。

殷焕往上扶了扶帽檐,露出眉眼,却没有完全摘下来,“这样就好。”

“遇到麻烦了?”

“小事。”

谈熙不信,正欲开口,服务员走过来,送上冰镇过的纯净水,“先生慢用。”

“知道你不喜欢喝咖啡。”

“谢谢。”殷焕端起杯子,谈熙却发现他的手在轻微颤抖。

目光微微一变:“到底出什么事了?”

殷焕喝了一口,轻描淡写:“前段时间,受了点小伤。”

谈熙狠狠拧了下眉头。

“怎么,担心我?”男人眼里闪过自嘲,“没必要。”

谈熙眼神不变,“别说,我还真挺担心的。”

殷焕一顿。

“担心你不能完成接下来的事。”

“……”

谈熙抿了口咖啡,有点烫嘴,她嫌弃地丢在一边:“有笔大买卖,做不做?”

“大买卖?”殷焕挑眉,“多大?”

“事成之后,两千万佣金。”

男人倏地坐直,眼神明暗不定:“真的假的?”

两千万,不是小数目。

谈熙静静看着他,笑意高深。

殷焕凌厉回视,气场全开。

突然,女孩儿笑靥轻绽,“殷焕,你觉得我像开玩笑吗?”

“……什么买卖?”

谈熙伸手,摊开,一枚小巧的银色钥匙静静卧于掌心,“敢不敢接?”

接钥匙,也是接生意。

殷焕轻笑,“有什么不敢?”他拿着钥匙在手中把玩,“要我做什么?”

“用你手上的东西,去瑞士银行,开启编号为S8166的保险箱,里面有价值超过两亿的有价证券……”

殷焕动作一顿,猛地将钥匙攥进掌心:“多少钱?!”

“两亿。”

“……”

“事成之后,你可以拿走其中的十分之一,大约两千万。”

殷焕眼里闪过警惕:“这些钱……什么来路?”

“哈……”谈熙忍不住笑出声,“都到了这个时候,来路重要吗?只要是钱,不就行了?”

殷焕一身黑是洗不干净了,既然如此,这钱是脏的还是干净的,白的还是黑的,真心不打紧。

“话虽如此,我还是要问清楚。有钱总得有命花,你说呢,谈总?”

双眸微眯,谲光一闪即逝:“呵,一段日子没见,焕哥长进不少。”

“跟你学的。”

谈熙嘴角抽搐:“告诉你也无妨,这东西本身是干净的,但最初捏着它的是洗钱集团。”

当初,鸿鑫打算借她的手,打算用这些有价证券作为洗钱载体,却被她先发制人,逃跑的时候不仅带走了鸿鑫所有犯罪证据,还有这些有价证券,而钥匙她交给吴萱萱保管,还设定了接头暗号。

事实证明,她做的这一切没有白费。

虽然鸿鑫已经被端掉,她手上的所谓“证据”也废了,可证券还在,一直存放于瑞士银行。

既然天爵集团已经露出真面目,易风爵现身华夏,且与顾眠关系匪浅,种种巧合同时发生,那就意味着并非“巧合”这么简单!

虽然谈熙换了身体,从头到尾变成另一个人,但是不排除对方有一天会查到她头上。并非高估对手实力,而是在鸿鑫那几年,谈熙亲身感受到了天爵集团的强大!

在此之前,必须早做准备。

当务之急——钱,很多钱!

所以,谈熙才打算提前取回这份东西,按计划,她原本准备全面接管谈氏之后,再去一趟瑞士。

从吴萱萱手里拿到钥匙,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让谁来跑腿。

目前,她的身份不宜出国,一来陆征那边不好交代,二来也怕引起顾怀瑾的注意,过早暴露身份。

谈熙心里有两个人选——许一山和殷焕。

前者是自己人,可以绝对放心,但欠缺人脉和经验,如果遇到危险,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应对。

况且,许一山好不容易脱离黑道,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谈熙也不忍再叫他沾手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所以,殷焕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你能够保证这些东西不跟黑钱沾边?”殷焕不由得谨慎。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还不够资格接触更上层的东西,比如军火、走私,再比如洗钱、毒品……

这些东西一沾上,真的就离死不远了。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东西本身是干净的,但它曾经属于一个跨国洗钱集团,而且势力集中在欧洲。事情过去有一年时间,我现在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还在追查这些有价证券的下落。这是你要承担的风险,当然,也与你的收益成正比。”

谈熙把可能存在的威胁毫无保留告诉他,“至于做不做,决定权在你。”

殷焕陷入沉默。

谈熙不催促,静静等。

突然,“对方是谁?”

“……”

殷焕:“不能说?”

“……天爵集团。”

男人瞳孔微缩,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复杂。

“你知道这个组织?”谈熙挑眉。

“还记得你让我查岑氏股东的隐私,结果于老大直接给了我一份现成的。”

谈熙皱眉,“你有什么发现吗?”

“这杯资料背后有一个叫Sam的外国人。”

“Sam?”

“他是天爵集团的核心成员之一。”

谈熙目露惊讶,很快收敛,这也就佐证了顾怀瑾确实还有另一个身份——易风爵!

殷焕也顺手查到了一些这个集团的资料,与安家并肩的存在,掌控欧洲大陆的地下王者。

他忍不住苦笑:“谈熙,你还真会给我出难题……”

“听你这意思,答应还是不答应?”

“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当然。”

殷焕对此,不置可否。他知道得太多,谈熙就算暂时放过他,将来也不会善罢甘休。

有时候,好奇心也会害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