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以牙还牙,惺惺作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该夸你什么呢?”谈熙冷笑,“自作聪明!”

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曾桂香的衣服比曾桂兰和曾桂芬的干净许多,可见在教训卫影这事儿上,她并未出过多少力。

显然比起给外甥女“讨公道”,她更重视衣服整洁与否。

说白了,就是棵墙头草,跟着西风倒!

自家强势,她就耀武扬威;谈熙强势,她可以跪地求饶。

“我看,刚才扒衣服的时候,你也没少用力啊?”

“这主意是桂兰出的!跟我没关……”

“梁子!”谈熙突然拔高音调,指着曾桂兰和曾桂香,“把她们俩衣服扒了。”

“好嘞!”顿时,几个兄弟围上去,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淫笑声,混杂一团。

谈熙瞥了眼倒在地上、面色惨白的曾桂芬,轻声一笑:“装晕就能躲过一劫?”

昏迷不醒的人睫毛颤了颤,却还是自欺欺人地紧闭双眼。

“你,”谈熙指着一个小弟,“身上有刀吗?”

“有。”

“这女人脖子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要不,你给补几刀?”

“没问题!”小弟十分利索地从屁股后头摸出一把水果刀,朝地上死猪一样的女人逼近。

曾桂芬惨叫一声,猛地坐起来,“不要砍我!我磕头,我认错,我们不应该招惹卫影,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谈熙冷笑。

曾桂芬见她不为所动,转而跪到卫影面前:“姑娘,你是好人,求求你朋友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家吧!求求你了……”

卫影面无表情地看清,目光幽若寒潭。

“卫小姐,姑奶奶,我们是无心的,我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招惹你……”曾桂芬也算豁得出去,响头一个接着一个,眼泪鼻涕混在一起,还有那身血,看上去可笑又可怜。

“无心的?放过你?”卫影轻笑,目露嘲讽,“刚才,我也这样求过你们呢。”

曾桂芬后背一僵,心底发凉。

阳光明媚的午后,安静的小巷,却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半小时后,一群人鱼贯而出,中间护着两个女人,而后,三辆黑色大众扬长而去。

刘老财缩在角落里,双手抱头,裤裆也湿得厉害。

除了后背有几个明显的脚印之外,他算几人当中受伤最轻的。

可即便这样,他也还是差点吓破胆。

走了吗?

他小心翼翼探出头,见已经没人,才长舒口气,旋即目光一滞,看着倒地不起的曾家人,老眼涌出泪来:“作孽啊——作孽啊——”

……

孙洋坐在位置上,垂着眼,打从进来这家冷饮店,就不曾开口。

而他对面,坐着一个年轻女人,妆容精致,手腕上戴着最新款的卡地亚。

那张脸虽不算绝色,但也不难看,尤其那双桃花眼,生得格外俊俏,看着你的时候仿佛千言万语都在其中。

“洋哥,我听孙婶儿说到你不喜欢甜食,就替你点了杯汽水,还合你胃口吧?”女人做了美甲的手擦过唇瓣,笑意盈盈。

只可惜,孙洋垂着眼,并未看到她刻意引诱的动作。

刘桂不死心,又叫了他两声。

孙洋这才抬头:“既然你也在京都,那我们就趁今天这个机会,把话说清楚。”

刘桂心里咯噔一声,顿时,眼眶泛红:“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你想退婚?”刘桂眼含泪光,仿佛孙洋一点头她就能立马哭出来。

“首先,这是两家父母的行为,并不能代表什么,也就是说,婚约其实根本不成立。再者,我心里已经有人了,不可能接受你。”

刘桂心下暗恨,面上却流露出委屈的神情:“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感觉吗?”

男人很痛快地摇了摇头。

别说感觉,在此之前,他连“刘桂”是谁都不知道。

“可我喜欢你啊!”刘桂脱口而出,旋即唇畔漾开一抹苦笑,“不可思议吧?”缱绻的目光注视着孙洋,明明想哭却又竭力压抑着。

微微扬起的下颌带着骄傲,即便从她嘴里说出如此露骨的话,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或者厌恶。

孙洋皱眉,心隐约不如之前坚硬。

刘桂此刻的表现像极了弱小却倔强的藤蔓,神态动作拿捏得恰到好处,很容易就博取男人好感。

她是个骄傲的人,却偏偏爱上了自己——单凭这一点就能轻易满足雄性与生俱来的虚荣心。

比起撒泼耍横,显然,这招对孙洋更管用。

在此之前,他是讨厌刘桂的,但女人这番不卑不亢的表现却令他有所改观。

毕竟,爱一个人没错,不是吗?

------题外话------

今天出门办事,时间比较紧,所以字数不多,明天肥更补偿大家!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