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兄弟们,清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去年夏天……”刘桂目露怔忡。

时值七月,暑假。

孙洋从主城区坐大巴回乡下,途中汽车出了故障,在高速路口滞留一夜,第二天客运公司才派了另一辆车过来接应。

到的时候,一车人心情糟糕,又困又累,孙洋也不例外。

找了家面馆填饱肚子,他有点口渴,正好面馆隔壁有家小超市。

刘桂坐在收银台吃早餐,手边放了杯豆浆,结果被一个客人不小心带翻,排在后面的孙洋见状,不仅以最快速度把杯子扶起来,还顺手给刘桂递了纸巾:“擦擦吧。”

男人很高,疲惫的目光透着温和与关切,那一瞬间,刘桂仿佛看到阳光穿破云层,明媚洒向大地。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可能你已经忘了,或者,根本没有留意,但我还记得。”女人眼里,交织着惆怅与自嘲,微微泛苦。

孙洋别开视线,“抱歉造成你的误会。”

“误会吗?”刘桂声音哽咽,“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不能阻止我喜欢你。”

“这又是何必?”孙洋皱眉,隐隐不忍,“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儿,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刘桂沉痛闭眼,泪水顺势滑落。

孙洋一时无措,动了动唇,却没能说出什么。

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些错愕,也有些……暗喜?

更准确的说,是一种从女人身上找到的自信,一种对自身魅力的外在认同。孙洋不喜欢刘桂,但他却无法拒绝“被爱”的虚荣。

很浅很浅,并不明显,但确实存在。

所以,他没有说出过于伤人的话。

刘桂却将他此刻的心理状态拿捏得很好,唇畔漾起苦笑:“不会有了……”没有你,哪来的幸福?

孙洋浑身一震。

“能不能……”女人咬紧唇瓣,仿佛鼓足莫大的勇气,“给我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你没必要这样。”孙洋心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闷闷沉沉,险些喘不过气。

在他看来,刘桂模样不差,家底殷实,大把的好男人可以选择。

女人却倔强地回应:“我愿意!”

至此,孙洋无话可说。

刘桂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不敢逼得太紧,经验告诉她要慢慢来,孙洋这个愣头青怎么逃得过她的掌心?

也不知道大舅那边事情成了没有……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孙洋的。

刘桂隐隐皱了下眉,便见对面的人目露欢喜,表情柔和,她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

“喂,小影,你在哪儿?事情办完了吗?我来接你……”

刘桂手一抖,冷饮洒出来,她赶紧扯过纸巾擦拭,心乱如麻。

那厢,孙洋的全部专注都给了手机对面那个人,根本不曾注意到刘桂的失态。

卫影?

怎么可能是她?

明明大舅跟三个姨妈都计划好了,今天就行动……

深吸口气,刘桂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正准备打过去问问情况,孙洋已经站起来,一脸惊喜地往外走。

“洋哥!你去哪儿?”刘桂追上去。

“小影过来了,我去门口接她。”

“什么?!”若遭雷击。

孙洋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你为什么这种表情?”

“我……”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这时,冷饮店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一群人蜂拥而入。

“诶!你们做什么——”服务员见势不对,开口呵斥。

“你是老板?”梁子嚼着口香糖,目光肆无忌惮。

“不、不是……”

“叫个能做主的人出来,小爷要包场!”

很快,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梁子从皮夹抽出十张一百往柜台上一砸,“够吗?”

“够、够的。”

梁子嘿笑一声:“兄弟们,清场!该留的留,该赶的赶!”

大家见这帮人来势汹汹,很自觉地离开。

孙洋和刘桂也被这番动静闹得云里雾里,走到门边,却叫人抬手拦住:“你们俩可不能走。”

刘桂目光一闪。

孙洋面色骤沉:“你们什么意思?”

“字面而上的意思,进去等着吧。”小弟吊儿郎当,心里却鄙视得不行。

啊呸——什么玩意儿?脚踩两条船,迟早淹死!

“你凭什么拦我?想干什么?”

“当然是好好算一算这笔账。”谈熙推门而入,冷厉如刀的眼神掠过孙洋,落在一旁刘桂身上,好像要从她身上刮下一层肉来!

“谈熙?”孙洋目露惊诧。

“别来无恙啊?”似笑非笑的表情,意味深长的语气,根本不像叙旧。

孙洋不由拧眉,自然也听出对方话里讽刺的意味。

“你跟小影一起来的?”他往后看了看,有些焦急,“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