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安慰到你,我很开心【爵安】/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袍子穿上,这里药味大。”安安继续手头的事,不忘出声提醒正欲踏足的某人。

易风爵脚步稍顿,取过长袍披上,这才踏入室内,“情况怎么样?”

安安:“老样子。”

男人一默。

“不过,身体机能开始慢慢恢复,衰竭的器官也有很大程度好转,虽然暂时没醒,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恢复正常,只是时间问题。”

安安转身取出一个盆子,打开水龙头试了试温度,觉得差不多才开始接水。

“安慰我?”长久静默之后,易风爵突然开口。

安安目光一顿,抬手扯下架子上的毛巾,丢到盆里,“我实话实说,如果可以安慰到你,那我很开心。”

“为什么?”

“嗯?”安安转身看他,这人不仅眼神冷,语气凉,说话也没头没尾。

什么为什么?倒是说清楚啊。

易风爵仿佛看穿她眼里的疑惑,“为什么安慰到我,你会开心?”

呃……

这个问题……

安安:“因为我善良。”

说完,朝他笑笑,关掉水龙头,将装至五分满的盆端到床边一个小木柜上放好,接着拧干毛巾,准备替顾眠擦拭清理。

虽然利用蒸汽输送药效事半功倍,但也有相应的弊端。

长此以往,残留药渍很容易堵塞毛孔,因而每隔两天需要清理一次。

方法很简单,就是把全身擦一遍即可。

原本这些事轮不到安安,都是席瑾两个助手在做,但一个星期前,席瑾专注已久的研究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他想一鼓作气把研究做完,遂带着两个助手开始“闭关”。

地点就在隔壁研究室,门从里面反锁,除了固定时间取走送来的食物以外,吃喝拉撒都在里面。

幸而当初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这点,所以建了个起居室,倒也方便。

助手不在,剩下的也只有安安,她做了一个星期,逐渐熟练起来。

易风爵见她动作麻利,三两下就脱掉顾眠的衣裤,只留胯间一小方布料,神情那叫一个复杂。

“……我来。”按住她的手,将毛巾抽出,男人低头做事。

安安微愣,下一秒忍不住笑开,“不是这样擦的……你看,按照这个方向,顺着脉络,不用来回反复,一次就好……”

一边说,一边演示给他看。

易风爵听得认真,余光落在女孩儿带笑的脸上,当真比瓷器还白……

忙完,两人离开地下室。

临走前,安安还特意绕到隔壁看了一眼,大门紧闭,想来“神功未成”。

不由轻叹,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关……

“易先生要不要留下来吃午饭?”出于礼貌,安安开口询问。

易风爵看了她一眼,“不用。”

言罢,径直离开。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与记忆深处某画面诡异地重合,那一瞬间,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安安后退半步,原本红润的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眼底迅速蒙上一层雾霭。

会是你吗?

将军……

易风爵离开庄园,驱车回顾家的路上,接到老K电话。

“……爵爷,事情已经办妥了,时间定在两天之后。”

“好。陆征那边有什么反应?”

“他和时璟碰头的次数明显增多,而且还以出差为名去了鹿特丹,应该已经有所怀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暂时不动。”

“万一被他查到……”

“查到又如何?”一个漂亮的甩尾,赶在红灯前一秒掠过路口,易风爵继续加速,一时间那头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

老K不敢多言,静静等候。

半晌,易风爵才继续道:“别忘了,华夏已经撤除通缉令,就算他知道什么,也不敢轻举妄动。”

陆征是个军人,胸前的勋章带给他荣耀的同时,也束缚了随心所欲的自由。

明明是块美玉,可惜,匠气太重!

“阿Sam说,最近有人在查他。”

易风爵目光稍凛,旋即,浮现出一抹不带温度的浅笑,莫名森然。

老K:“是暗夜会的人。”

“于森手下?”

“是。”

“看来,他已经把东西交给谈熙,还顺藤摸瓜查到Sam,本事倒不小。”

老K斟酌一瞬,“需不需要我——”音调骤沉,隐隐带狠。

“打狗也要看主人。”

“爵爷……”

“我知道你跟于森有过节,目前还不能得罪他。”

“……是。”

蓬莱。

谈熙午睡刚起,接到岑朵儿发来的邮件,点开。

趁缓冲的时候,她伸了个懒腰,冷不防一瞥,抬起的手顿在半空。

“嗯?”

临时董事会?后天?

搞什么鬼?

谈熙赶紧把邮件从头到尾浏览一遍,眉头逐渐拧紧。

转手拨给岑朵儿,“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