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顾怀瑾,怎么是你?!(3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啥情况?”那厢,岑朵儿也很懵逼,没个开头,张口就问,她一头雾水好嘛?

“邮件,你发的?”

“哦,你说这个啊,是我发的,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要开临时董事会?”

“马景国连同王、刘二人发起的,我只比你早一天知道。”

谈熙目露沉思。

按理说,经过上次血的教训,马景国短时间内不会再作妖,况且——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马董应该还没出院。”

“对啊……”岑朵儿这才反应过来,“那个老不死的前不久才去了半条命,怎么还有精力蹦跶?”

“这事……不大对劲。”

“我马上让人去查,有消息再告诉你!”

“尽快。”

“好。”

可惜,接下来的两天,谈熙根本没有接到岑朵儿电话,也就是说,她没能查出什么。

傍晚,陆征下班回家,刚换好拖鞋,就被小东西给请到沙发上坐好。

谈熙蹲在他面前,像条卖萌的小京巴:“有事?”

“嗯呐!”

“我就知道……”陆征随意解开领扣和袖扣,“说吧。”

“这段时间,岑氏有什么动静吗?”

“没发现。”

“这样啊……”谈熙若有所思。

所有渠道都显示风平浪静,包括殷焕传过来的消息。

谈熙却不敢掉以轻心,她甚至生出很强烈的危机感。

无缘无故开什么董事会?还是由重病在床的马景国发起……

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

也罢,就在这两天,是人是鬼总会现出原形。

转眼,来到董事会召开当日。

谈熙一袭黑色银纹西装,踩着五厘米高跟步入岑氏大楼。

直若刀裁的西装裤,将一双长腿衬托得愈发笔直,阔腿设计,刚好可以盖住脚背,露出尖尖的鞋头。

每一步都带着风,配上冷酷锐利的眼神,气场全开。

岑朵儿见到她的时候险些被吓到,才半个月没见,这人的“修为”貌似又……进益了?

反正,她和谈熙对视不到三秒就下意识移开了目光。

宝剑出鞘,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

九点,除马景国之外,所有董事皆列席。

徐董抬腕看表,旋即冷笑:“看来,马董是打算拿咱们取乐啊?这架子白得,还真不是一般大。”

言罢,冷冷一哼。

自打停车场事件以后,徐川就跟马景国彻底闹掰,自然没想给他留面子,说话那叫一个“不客气”。

被视作“马党”的王、刘二人目露尴尬。

岑朵儿则端坐上首看好戏,她这段时间可谓顺风顺水,不仅总揽大权,还将公司几个关键职位都换成了自己人,连带将马景国的狗腿连根拔起,以疯狂的速度吸取能量,野蛮生长。

如今,董事会已经不成气候,最好再来个狗咬狗,方便她坐收渔利。

思及此,岑朵儿笑得愈发灿烂。

谈熙则眼观鼻,鼻观心,对徐川的冷嘲热讽漠不关心,对王、刘二人的尴尬也状若未见。

无论神态,还是动作,都在诠释“深不可测”这个词语的内涵。

总之,猜不透,摸不清,神秘得很。

又过了十分钟,大家脸上都或多或少出现不耐烦的神情,突然,门被推开,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出现在众人眼前,笑意温和,气质儒雅。

一个外国美女紧随其后,金灿灿的发色尤其扎眼,西装外套根本遮不住她胸前傲然,手提公文包,笑容恰到好处。

谈熙双眼微眯,惊讶掠过眼底,转瞬即逝。

而后,唇畔上扬的弧度仿佛被熨斗熨平,不见起伏。

岑朵儿站起来,难以置信:“顾怀瑾?怎么是你?!”

“岑总,又见面了。”

岑朵儿眼里闪过难堪,她还没忘当初自己是如何自荐枕席求他帮忙。

顾怀瑾笑意不变,转向在座众人:“各位久等了,我是顾怀瑾,从今天起,本人将接替马董,成为岑氏第三大股东,还请多多指教。”

说完,无视众人惊怔的眼神,行至谈熙身旁,在马景国的位置落座。

“谈小姐,我们还真是有缘。”似笑非笑。

“顾二少,不,现在应该叫顾董了,好手段,好算计,难怪有人说,羊不是羊,或许是披着羊皮的狼!”

“多谢夸奖。”

如果说谈熙的空降是岑朵儿气急之下使出的阴招儿,那顾怀瑾的入驻便是图谋已久的产物。

原来,马景国两年前就把股份卖给了顾怀瑾,在《股份转让协议》上居然还出现了“岑振东”的签名。

如今顾怀瑾做的,不过是踢开傀儡,将合法权益悉数收归自己手中,换言之,此次董事会的目的不为征求意见,而是尽告知义务。

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除了接受还是接受。

谈熙倒无所谓,岑朵儿受到的打击却不小。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马景国踢开,到头来这是个小虾米,真正的大Boss还藏在后面,眼看可以高枕无忧,结果一朝回到解放前。所有努力都他妈成了无用功!

岑朵儿气得当场离席,拂袖而去。

直觉告诉她,这个顾怀瑾可能比马景国还难搞。

董事长都走了,其他人也跟着散场。

“谈董,请留步。”

谈熙脚下一滞,转身,轻笑:“顾董有事?”

虽然知道他不是顾眠,但触及那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谈熙心里还是无法平静。

“你好像……不太愿意见到我?”

“顾董说笑了。”

“可我从你眼睛里看到了又爱又恨的情绪,这该怎么解释?”男人凑近,莫名的压力落在肩头,谈熙表情骤冷,退开半步。

“又爱又恨?你确定,自己眼睛没毛病?”

“我很确定。”不闹不怒,像个水火不入的笑面金刚。

“看来要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检查,有病就得治。”

男人厉眸半眯,“谈董好口才。”

谈熙勉强勾了勾唇,“多谢夸奖。”

“谈董不仅口才好,手段更是高超。不费吹灰之力就让岑朵儿答应转让股份,摇身一变成为第二大股东,连我都被你压下一头。”

“我这点小把戏怎么能跟顾二少你相提并论?”

男人目光微沉,笑意却仿佛固定在唇畔,连上扬的弧度都恰到好处,没有丝毫变化:“如果不是你横插一脚,如今的岑氏早已是顾家的天下。”

谈熙挑眉,顿时明了。

顾怀瑾没有答应岑朵儿的融资提议,并非他不愿插手岑氏,恰恰相反,顾家人或许两年前就已经盯上岑氏,甚至拿到了马景国手里的股份,只要拿到岑朵儿手里的一半份额,顾家就能成为第一大股东,进而全面蚕食。

当初拒绝岑朵儿,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毕竟,顾家想要的是她手里一半股份!

又不能直接提出来,引人怀疑,只好徐徐图之,一旦岑朵儿再找上门,他们就可以坐地起价。

这比秦家的强行收购,高明不知凡几。

眼看计划进行顺利,岑氏已经成为顾家囊中之物,却不料杀出谈熙这头拦路虎。

横插一脚不说,还直接出手费了马景国这步棋,顾家两年的苦心谋划,到头来竟为他人做嫁,顾业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这不就派二儿子过来敲打谈熙?

不过,顾怀瑾显然不打算听他的话,至今对谈熙还算客气。

谈熙虽然对他的态度有所疑惑,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顾家的盘中餐未必不是别人眼中的寻猎对象,鹿死谁手,各凭本事,毕竟,谁吃到肉,谁才是最后赢家。即便中途被截胡,也只能感叹一句技不如人,顾董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啪啪啪——

顾怀瑾忍不住鼓掌:“好一个技不如人,希望谈董能够一如既往地自信。”

“承蒙贵言。”谈熙莞尔,“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告辞……”

“我很好奇,谈小姐看我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谁?”

------题外话------

爵爷:我怀疑,我可能有双重人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