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卢奇奖?谁啊?/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奕洗完澡出来,只在腰上围了一条浴巾,头发嘀嗒淌着水。

行至床边,借着床头昏暗不明的灯光凝视角落里沉睡的女人,半晌,呵笑一声。

不过是个玩意儿……

第二天,韩朔醒得很早,草草收拾好自己,离开此处。

大门合上的瞬间,周奕睁开双眼,翻了个身,又继续睡过去。

“韩朔,这里——”

冉瑶朝她招手,指了指身旁留出来的空位。

“谢啦!”韩朔走过来,坐下,把小纸袋往三人面前一推,“豆浆油条,外加两屉小笼包,不要太爱我哟!”

小公举两眼放光。

谈熙和安安已经开吃。

“又熬夜?”谈熙递了个小笼包到她嘴边。

韩朔呼呼吹了两下,张嘴叼走,“唔菜米游(我才没有)……”

“黑眼圈怎么解释?摸鱼去了?”

“摸什么鱼啊,摸鸡来着。”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正经点,OK?”

“我很正经啊。”

可不是摸鸡?大骚鸡……

吃完早餐,上课铃响。

走上讲台的却不是范中阳。

“副院长啊?怎么是他?”

“来上开学第一课?当我们小学生呢?”

“谁第一天就挨处分了?还惊动院长……”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大家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副院长很有范儿地轻咳两声,可惜,没什么用。

“大家都安静下来听我说。”

议论声小了不少。

“我知道,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范教授的课,出现在讲台上的人却是我。很简单,范教授如今身在M国,短时间内赶不回来,所以未来几个星期,就由我给大家上课。”

此话一出,议论再起。

“老范不回来啊?”

“说是暑假期间去M国交流来着,不是早就结束了吗?”

“也许有什么事情耽搁……”

“没道理啊,咱们艺术系论敬业程度,老范认第二,就没人敢当第一,怎么会找人代课,自己留在国外逍遥?除非……”

“除非什么?”

“要搞事情的节奏啊!”

果然——

只见台上副院长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至于范教授晚归的原因,我也不瞒大家,咳咳!”

郑重地清了清嗓,吊足胃口大伙儿胃口,“因为咱们系某位同学的油画作品入围了卢奇奖决赛,学习决定由范教授和姜教授继续留在M国,方便交流和沟通。”

卢奇奖的评选流程跟国内一般的绘画比赛有很大不同,并非参赛者上交作品就能万事大吉,还需要熟人在组委会和评委组中间周旋。

美其名曰“交流沟通”,说白了就是变相拉票。

范中阳和姜眉留下来的原因便在于此,前者在国际画坛拥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后者经常访美进行学术探讨,由此积累了不少人脉,正好派上用场。

此话一出,偌大的教室鸦雀无声。

片刻死寂后,爆发出更激烈的议论。

“我耳朵没出毛病吧?卢奇奖?”

“是我知道的那个‘卢奇奖’吗?”

“靠靠靠!谁那么牛掰啊?”

“确定是咱们系的?”

“……”

七嘴八舌。

副院长已经咳了N多声,险些没把肺咳出来,但议论不止,惊赞不停。

“院长,到底是谁啊?您给透个底儿呗!”

“油画专业的施文彬很厉害啊,会不会是他?”

“雕塑班的王健也有可能!”

“还有……”

大家猜了不少人,却始终没猜往自个儿班上猜。

毕竟,艺术设计专业要出一个入围“卢奇奖”的油画大拿,就跟文工团培养一个女特种兵,压根儿不可能好吗?

“院长,我们到底猜得对不对,您给个准话呗!”

“全错。”

“啊?”

副院长也不再卖关子,直接点了谈熙的名,“还等什么,鼓掌啊?”

没人动。

“怎么,不相信啊?”大家的表现似乎满足了副院长某种恶趣,小老头笑得还挺欢乐。

“……我的妈呀,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厉害了,谈女神。”

“愣着干啥,鼓掌!鼓掌!”

谈熙硬着头皮站起来,笑得像个二百五。

吹口哨的人有,拍手的人有,高喊“女神”的更是一大片。

副院长笑得格外满意,真是个好苗子!

下课铃一响,谈熙就溜了。

安安见状,默默遁走,韩朔如今的身份也不方便留下来,戴上口罩,溜之不及。

最后就剩冉瑶被一群同学围在中间。

“你是谈熙的舍友吗?”

“她在辅修油画专业的课程?”

“天才是怎样炼成的?”

“她有什么怪癖吗?”

“她……”

小公举好不容突破包围圈,眼眶红红:一群叛徒,嗷嗷!

她还是给自家老干部打电话求安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