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军歌嘹亮,原来爱豆在身边/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证明,傅骁不仅会唱,而且唱得还挺好。

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向着自由

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男人的声音低沉浑厚,表情无比庄严,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被触动。

歌手用话筒唱歌,音乐家用灵魂演奏,而军人是用鲜血泣鸣。

一首《团结就是力量》唱出了热血和激情,祭奠着牺牲与流血。

没有人笑,也没有人讲话,大家都在用目光表达尊重和敬仰。

一曲唱完,傅骁收起歌单,按原有的褶皱叠好,慎重地放进胸前口袋里。

“歌词都记住了吗?”

“……”

“都记住没有?!”

“记住了——”

“好,团结就是力量,预备走!”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之后,又学唱了《精忠报国》和《南泥湾》。

最后一首,因为曲调舒缓,对演唱技巧要求挺高,傅骁虽然硬着头皮面无表情唱完了,但比起前两首水平可就差远了。

周民实在听不下去,开始在队伍里抓壮丁:“有没有会唱这首歌,而且唱得比较好的同学,站上来教教大伙儿!”

一分钟过去,没动静。

周民面带笑容:“既然大家不喜欢毛遂自荐,那就推贤举能吧!周围有合适人选的,报上来,这也是为大家谋福利,都踊跃点!”

“报告教官!我有人选!”一只手举起来。

所有目光瞬间集中到谈熙身上。

周民眼底掠过深意,朝傅骁看了一眼,“你说。”

谈熙和安安联手把韩朔拉起来,往台上推。

“我要推荐这位!”

“有什么理由吗?”

“会唱,而且唱得好,够吗?”

“够。那就请这位同学站到抬上来。”

韩朔朝两人狠瞪,“晚上回宿舍再收拾你们!”

谈熙耸耸肩:“放心,我会洗白白在床上等你的。”

安安两手一摊:“欢迎随时来找。”

韩朔:好气哦!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顶着众人注视的目光,深呼吸,韩朔走到台上,面对大伙儿。

极目远望,只见整齐划一的迷彩,仿佛绿草甸在大地之上铺开、延展,无穷无尽。

韩朔胸中顿生豪情,直接覆盖了紧张的情绪。

“这位同学,先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来自津市T大……”

韩朔的声音虽然不小,可无法跟傅骁和周民这两个大嗓门儿相提并论,加之台下不少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除了前面的队伍,后面根本听不到她在讲什么。

“大声点儿——”

“后面听不到!”

“要不还是让傅教官唱吧!”

“……”

周民招手唤来前排一个学生,低头交代两句,那人离开。

不到两分钟,就拿着话筒回来,周民递给韩朔,“用这个。”

“谢谢教官。”

出道以后,韩朔用过各种各样的话筒,其中多是价值不菲的“高定麦”。

在这个圈子里,话筒的价格代表着歌手的价值。

此刻握在手中的这个,可以说是她用过最廉价、最普通的,手柄已经掉漆,又重又沉。

但她却无法轻视,甚至隐隐涌出一股自豪感。

“大家好,我叫韩朔,来自津市T大艺术术系设计专业,我先唱一遍《南泥湾》,然后再一句一句教大家。”

哗——

“韩朔?!是我想的那个韩朔吗?!”

“津市,T大,都对上号了,而且声音也没错,真是我朔哥啊!”

“原来她真的还在念大学,而且跟咱们一块儿军训!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个时候好想发帖——《当你发现追了很久的‘爱豆’就在身边,还一块儿军训,怎么办?》”

“朔哥!看这边!我是你的真爱粉!”队伍中间,有个女生站起来,开始夸张地挥动手臂。

一人起头,全体效仿。

“朔哥!我要给你生猴子!”

“朔哥!你老婆在这儿,看这边——”

“朔哥……”

场面即将失控。

“都给我坐下!安静!再扰乱秩序罚跑十圈!”

傅骁扯着嗓门儿,大声呵斥。

很快,大家从见到“爱豆”的喜悦中惊醒,犹自按捺住兴奋,一个个都老实了,乖乖坐下,不再喧哗。

十圈的威力,不可小觑。

韩朔见场面稳定下来,提气,缓吐,调整好情绪之后,撩嗓开唱——

花篮的花儿香

听我们唱一唱唱一呀唱

来到了南泥湾

南泥湾好地方好地呀方

好地方来好风光

好地方来好风光

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

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