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有权缄默,态度强硬/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黄莲是特种部队的人,处理不好,很可能会惊动上面的人。

谁还没个护犊情切的老上司呢?

更何况,能够成为千里挑一的女特种兵,身上必有过人之处,一般人都不会轻易招惹,一来害怕被报复,二来也怕高层插手。

介时,这两个大学生将会很麻烦……

徐浩见两人不说话,又重复问道:“方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作为一个小有实权的干部,这番话已经足够客气。

小刘见自家连长不惜放下架子,甚至有几分息事宁人的意思,暴脾气瞬间炸裂:“领导,您跟她们废什么话?眼前情况难道还不够说明一切?”

“小刘,不是亲眼所见,就不要急着下定论!”徐浩肃着脸,语气几近严厉。

他在部队这么多年,什么突发状况没有遇到过?早就已经是老江湖。

大学生KO特种兵?

开什么玩笑!

这件事虽然暂不明朗,黄莲也确实受了伤,但还有诸多疑点存在,令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处理。

可小刘并不清楚上司的顾虑和想法,她只知道,黄莲受伤,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两个死不承认的女大学生!

同时,她对徐浩的情绪也很复杂。

一方面心疼上司脾气温吞,好言好语,可对方还高高在上端着,连句话都不说,摆明不尊重他。

可另一方面又怒其不争,堂堂连长居然被两个丫头片子拿捏,实在懦弱!

小刘觉得,她快要气死了,既然领导想当好人,那就由她来当这个坏人——

“你们俩为什么要对黄莲同志动手?!”

抬头,挺胸,吊梢眼尾,小刘竭力让自己看上去足够有气势,结果“画虎不成反类犬”,她自己都觉得别扭。

“噗——”韩朔没忍住,转头朝谈熙道:“这丫真逗。”

谈熙很给面子地勾了勾唇。

“原来那个女土匪叫黄莲啊,这名字起得……呵呵……”

哑巴吃黄连,活该有苦说不出!

然而事实的确如此。

因呛水和声带损坏的原因,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少校同志有口难言,加上身体各处受伤,根本不敢随意挪动。只有起伏不定的胸膛和哼哧喘气的声音在表达她滔天的愤怒与恼恨。

不过,在卫生队来人之前,估计没谁会搭理她。

小刘见这两人不仅窃窃私语,还嬉皮笑脸,简直目中无人,狂妄至极!

“你们俩实在太过分!不仅伤人,还态度恶劣。”小刘气得指尖发颤,“不尊重军人,不尊重部队,就是不尊重国家!亏你们还是大学生,这么多年的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韩朔笑意骤敛,面无表情看着她:“我说老阿姨,作为华夏民族的战士,保家卫国的先锋,党和国家的同志,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着部队,千万别给‘军人’这两个字抹黑!”

“我抹黑?!”小刘指着鼻子,怒极反笑,“你在血口喷人!”

“哦~”韩朔故意拖长音调,“原来你也知道这个词啊?不过,血口喷人的是你,不是我!你说我们伤人,OK,证据呢?拿出来啊?至于态度,我想我们用不着对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泼妇女兵太过友好。”

“证据?”小刘冷笑,“黄莲同志还躺在地上,这已经说明一切!”

“哦,照你这样说,那我现在往地上一趟,是不是可以控告你谋杀?阿姨,虽然诽谤成本低,可也经不起你这么滥用啊!”

“你……你……强词夺理!”

韩朔下巴一扬,冷哼回敬。

小刘气得几欲吐血,在这边讨不到好,转头求助徐浩:“连长,你难道不管吗?!”

“先等医疗队的人来了再说。”

“连长!事实摆在眼前,现在就应该把这两个人控制住啊!”

徐浩面色微沉,他性格再宽厚,也是当领导的,用不着一个下属教他做事。

小刘并未察觉到上峰脸色不好:“我们的同志受了伤,您怎么可以不闻不问?”

徐浩嘴角一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闻不问?

“……您手上既然有那个权力,就应该站出来。谨慎小心不是懦弱的借口,也不是尸位素餐的理由。领导,我真的不想对您失望!”

谈熙听到这番话,差点拍手叫好。

真是大义凛然,浩荡正气!

看不出来这老阿姨还是个愤青来的,就是眼睛有点瞎,嘴上不把门。

谈熙很好奇,这人“双商”究竟低到何种境界,才会大言不惭说出这样一番不带脑子的话?

别说部队,就是职场也容不下这种对上司指手画脚的“圣母婊”。

反正,徐浩的脸是彻底黑了。

小刘还想继续长篇大论,徐浩当即冷斥:“够了!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领导……”

“闭嘴!”

小刘瞪大眼,难以置信。

徐浩冷声提醒:“这是命令,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若是稍微聪明点,就该适可而止,选择闭嘴。

可眼前这个,显然和“聪明”不沾边:“虽然您是领导,但我不服!”

徐浩气得发笑,舌尖漫上苦涩,原来这就是他寄予厚望的兵,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个“胆小懦弱”的形象。

说不失望,是假的。

但及早发现,也好过将来“悔之晚矣”。

徐浩吐出一口浊气,眼中乍现凌厉:“不服?那就忍着!”

小刘错愕不已,心头漫上一种名为“恐慌”的情绪,她知道自己顶撞上级做得不对,可她无法容忍正义就此埋没。

就算因此会被上级厌恶,也在所不惜!

谈熙将整个过程看在眼里,轻啧一声,终于见识到所谓的“清高婊”和“盛世白莲”了。

韩朔没她这么含蓄,想笑就直接笑出来,凑到谈熙耳边:“这女人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光明化身吗?连上级都敢教训,要不要这么牛掰?”

“她可能是圣母玛利亚转世。”

“哈哈……”水土不服,就服你一本正经讽刺人的小模样儿,可爱到爆!

徐浩看了两人一眼,脸上火辣辣的,毕竟被陌生人看了笑话,浑身不自在。

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医疗队到了。

“老徐,说说具体情况。”一个身穿迷彩服,手臂戴着“十”字袖笼的中年女人走进来,一边检查黄莲的伤势,一边询问受伤细节,以便得知病因,对症下药。

可是徐浩也不知道啊!

见自己的话良久没有得到回应,女军医抬头看他,“到底怎么回事?”

“……暂时情况未明。”

女军医目光一顿,落在不远处消防水管之上,目光顿时就变了,犹如利箭一般直射谈熙与韩朔的方向:“你们用这个东西对着人喷?”

谈熙挑眉,俨然默认的姿态。

女军医面色骤沉:“简直胡闹!部队消防栓的水压本来就比一般消防栓高,你们竟然对着人喷,随时都可能闹出人命!”

两人不语。

韩朔略觉心虚,她事先又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妞儿被人揍啊!

所以,结论是——

不管知不知道,她都会在关键时刻把这玩意儿丢给谈熙,以求自保。

这么一想,韩朔就不觉得有什么了,说到底是这个女人先动手,残了也活该。

相比而言,谈熙就坦然得多,或者说,她从头到尾就不觉得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做出自保的选择有什么不对。

人人都惜命,她也不例外。

对上女军医凌厉的目光,她居然还扬了下唇角。

“把人台上担架,固定好四肢,先回卫生队!”女军医怒极而去。她倒是想发作两句,但救人要紧,不能耽搁。

医疗队浩浩荡荡来,又匆匆忙忙离开,最后只剩谈熙、韩朔、徐浩以及站在一旁尚处于憋闷当中的小刘。

“我要求见教官傅骁。”一直保持沉默的谈熙突然开口,“对于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我需要能做主的人在场才会全部交代,当然如果那位姓黄的少校能够与我对质更好。在此之前,我有权利保持缄默。”

徐浩听罢,目露诧异。

虽然知道这个女生有所倚仗,但能够这般有恃无恐,他还是忍不住惊讶。

“好,我会马上联系傅中校。”

“另外,我要求见律师。”

“律师?!”

“对。”

……

程雨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坐在办公室审查一份投资合同,因为涉及金额不小,对方又是全国五百强企业,丁点马虎不得。

突然,一个电话进来。

陌生的座机号,多半是骚扰电话,但她出于职业本能谨慎,还是按下接听键。

“你好,我是程雨。”

“是我。”

“谈总?”

“嗯。”

“这个号码是?”程雨皱眉。

“我现在西平军训,出了些事情,不排除走法律途径的可能,我需要你在场。”

程雨没有询问具体情况,而是放下文件,又抬腕看了眼时间:“好,我会在两小时内赶到,见面再说。”

结束通话,程雨拨通内线:“Linda,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不到一分钟,传来敲门声。

Linda:“程律师,有事吗?”

“通知申华那边,修改会议时间,我现在有急事需要处理。”

“可是已经约好今天下午两点……我怕对方会有意见。”

“那就终止合作!”

程雨强硬的态度令她暗暗吃惊,也说明这桩“急事”到底有多棘手,竟然让程雨不惜牺牲公司利益。

肯定不可能是私事,那就只能……为公!

Linda当机立断:“好,我明白了,会尽力斡旋。”

程雨拿上公文包,大步离开。

“程律师,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不定。”

------题外话------

已修改,小仙女们看文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