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程雨到,心理战/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雨开车至西平训练基地,被两个扛枪士兵拦在铁栅之外。

“什么人?!下车接受检查!”

嘹亮的嗓门儿,光听着都是一种威慑。

程雨把车停稳,定了定心神,解开安全带后,才推门下车。

左脚落地,正红色高跟鞋踩在砂砾地面,雪白脚背绷得笔直,旋即倾身而出,右脚也落到实处,最终于两位士兵面前站定。

反手甩上车门,她掏出律师证:“我是一名律师,来处理与我当事人谈熙小姐相关的法律事务,请二位放行。”

“抱歉,我们暂时还未接到上级指示,不能放你……”

突然,哨岗亭内座机铃声乍响。

一名士兵转身进去,另外一名留下来看着程雨。

这时,后座车门被推开,许一山拿着手机走下来。

士兵出于本能地戒备,似乎没想到车里还有一个人,枪口下意识对准他,“你又是谁?!”

许一山单手整了整西装,另一只手提着公文包,无视枪口,行至程雨右后方站定,“我是程律师的助理。”

很快,进去接电话的士兵出来,朝两人敬军礼,“已经接到上面通知,请二位站在原地等候,会有车来接你们进去。”

“好。”

两人坐进车内等候,冷气充足。

“电话打过了?”程雨开口,眼神凛冽。

“嗯。”许一山晚一步下车的原因,便在于此。

“那边怎么说?”

“资料已经发到你邮箱,另外,听对方的口气应该不想插手部队的事。”

程雨拿出手机,接收文件,开始低头翻看:“能提供这些东西已经超出我的预想,对方在政界活动,就算有心插部队的事,也没那个能力。”

所以,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程雨早就认清现实,并且坦然接受。

这段时间,许一山从她身上学到不少,人也愈发沉稳。

“资料上怎么说?”他问。

“有用信息不多,但聊胜于无。张局那个层面,能拿到这些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不能指望太高。”

提供资料的人是某局局长,年初盛茂帮他拉回一次注定失败的投资,阴差阳错保住来他头顶的乌纱帽,所以许一山表明来意后,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

程雨大致浏览了一遍,将有用信息拓印到脑海当中,然后删除邮件,把手机放回包里。

“车来了。”

两人坐上部队专用大轮子越野车,摇摇晃晃翻过一块坡地,大约行进五百米后,才抵达训练场。

接着,下车步行。

最终被带到一幢低矮的办公楼前。

“谈同学在进去转左的第二间办公室。”

两人对视一眼,谈同学?

好吧,他们还是更习惯“谈总”这个称呼。

谈熙坐在一把塑料椅上,处于整个房间正中,像一座孤零零的荒岛。

正前方两张方桌临时拼凑起来,组成长桌,桌后端坐五人。

傅骁和徐浩都在,剩下三人,一个是卫生队医务主任,即上午赶来救治黄莲的女军医,一个是西平训练基地的后勤部书记,还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据说是女子特战队的直属领导,少将军衔。

五个人已经干坐着盯了谈熙整整一个钟头,起初还想方设法让谈熙交代经过,聊了大概一刻钟,任凭他们如何询问,甚至施压,这丫头片子一句:“人到齐之前,我有保持沉默的权力,当然你们也有继续问下去的权利,至于回不回答,由我决定。”

五人之中有的是老兵,有的是干部,已经很多年没遇到过这种“刺头”!

似乎只有刚入部队的新兵蛋子才有这种无法无天、嚣张狂妄的自信,如今却出现在一个年纪轻轻的黄毛丫头身上。

众人不仅觉得惊讶,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

在谈熙几次三番拒绝开口之后,场面死寂下来,她也被安排坐到正中间,前面是审问她的人,左边右边以及后方是煞白的墙壁。

这是一种刻意的孤立,借以达到施加压力,最终摧毁意志的目的!

上辈子有段时间,她特别迷刑侦类的小说,为此还研究过相关书籍,有传统刑侦,也有犯罪心理学等等。

这种“孤立型”审问状态,是最基本,也是最粗浅的。

所以,她应该感谢这些人的随便和轻视吗?

至少给她没有戴手铐,也没有刑讯。

不过是打心理战而已,只要心理防线够稳,就能轻松过关。

原本在联系程雨的时候,谈熙还想暗示她把情况告知陆征,虽然大甜甜已经不在部队,但从时璟的态度还是可以看出他在军方地位超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