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舌战,辩1/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伟和李绍江对视一眼,就连徐浩也才将将反应过来。

他们所有人都把焦点放到谈熙身上,却忽略了在场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大学生!

徐浩:“在你刚才描述具体细节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提到你朋友也在事发现场?”

“要提吗?我以为只需要交代我跟黄少校之间发生的事。”谈熙笑了笑,“OK,现在我提了。”

众人:“……”

吕伟:“当时你正对澡堂大门,距离角落的消防栓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加上取水管和开阀门,时间根本不够,你……”

“谁说我是自己取水管、开阀门?”谈熙打断他。

“是你朋友做的?”

“她只是在黄少校要对我不利的时候,将唯一的生机丢过来,然后我接住了。”就是这么简单。

吕伟皱眉:“你的意思是,黄莲同志要害你?!”

“错!她不是害我,是想杀了我。”

“谈同学,”吕伟冷喝:“你要想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这只是你的个人猜测,主观臆想,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

程雨皱眉,正欲开口,却听谈熙不疾不徐反驳道——

“这位领导,我可以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所以不用怀疑我究竟有没有想清楚,否则我会以为你在变相地进行威胁。介时,我有权述诸法律。”

吕伟气得虎目圆瞪,嘴唇哆嗦,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好个不知死活的黄毛丫头!

他吕某人的脾气在短短两小时内,已经爆了无数次。

邓燕在众人看不见角度,隐隐勾唇。

傅骁板着脸,不怎么说话,神情一如既往冷淡,只是这会儿忍不住捻了捻指尖,突然想抽根烟。

徐浩已经不准备问问题了,小丫头分明是有备而来,吕伟都讨不到好,更何况笨嘴拙舌的自己?

好好听着吧,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您说这只是我的主观猜测,抱歉,不敢苟同。首先,黄少校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女兵,受过极为专业的军事训练,面对敌人绝不手下留情,哪怕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这是部队教育赋予她的本能反应,而那个时候,她根本就是拿我当敌人看。关于这点,可以从她站在澡堂门口说的话得以佐证,走廊上的监控录像应该拍到了。”

邓燕不由好奇:“黄莲同志当时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有足够理由怀疑,你是混进部队、企图危害国家安全的不法之徒……”谈熙顿了顿,“以上是黄少校的原话,如果不信,可以查看监控。”

“你能记得这么清楚?”邓燕挑眉。

谈熙笑了笑:“平生第一次被人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黑帽子,如何能不印象深刻?由此可推断,少校同志俨然将我当作不法分子,企图实施抓捕。”

“所以你就用消防水管喷她?!”吕伟眉眼冷肃,出口的话也硬邦邦。

“不止,”谈熙并未受对方恶劣情绪的影响,冷静如故,“若仅仅只是口角之争,那倒没什么关系。黄少校在说完这几句话后,就猛扑上,企图将我制服。当时,我手上拿着洗脸盆,直接朝她扔过去,接着又扔了韩朔的盆,最后在盥洗台上找到一个有些破烂的塑料盆,开始从水桶里舀水泼她。”

邓燕:“听上去,你们之间的矛盾并不尖锐,远没到黄莲同志想要杀了你的地步。”

“若只是这样,我也觉得没必要喊打喊杀,毕竟故意伤害罪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谈熙不紧不慢。

邓燕面色倏而变得凝重,目光如炬,“所以后来发生了什么?”

谈熙轻笑:“想来您也是住过女生宿舍楼的,每层一个大澡堂,中间放了一口塑料桶,到人腰间一般高,里面通常蓄满水,加起来的重量不下一百斤。是这样吗?”

邓燕点头。

谈熙笑意深刻了几分:“这位身手不凡的少校同志,仅用了一脚就轻松把桶踹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她有伤害我、甚至杀死我的能力。”

“刚才这位领导说,”谈熙目光落到吕伟身上,“黄莲想杀我,仅仅是作为受害人的主观臆想,如今证明,我这个受害人只不过在既定事实的基础上,进行了合理推断,决定奋起反击,求得自保而已。”

对方有理有据,吕伟竟无力反驳。

事发澡堂已经封锁,那口被踢坏的塑料桶也还在,只要懂刑侦的人来验一验,就能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