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坐就不必了,领导有话直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颖琦面色惨白,勉强扯出一抹笑:“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不必,”沈寒出言打断,“从今往后,别想再利用高晓晓,也别想拿我当枪使。”

言罢,丢下陈颖琦,转身离开。

五分钟很快过去,教官下令集合。

整队结束,周民发话:“下面,我们学习军体拳……”

一切按部就班,并没有特殊情况发生,好像第一天魔鬼式的训练不过是错觉而已。

谈熙却无法平静。

因为,这是三天处理期限的最后一天。

也就是说,黄莲那件事今天之内就会给出说法。

而此刻,远在津市的程雨正一边工作,一边等待着电话。

许一山敲门进来,“程律师。”

“坐。”

“谈总那边什么情况?”

“暂无消息。”

“可今天就是最后期限……”

“天还没黑,再等等。”

“好。”

所以,当盛茂所有员工都打卡下班的时候,许一山和程雨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谢文丝:“快五点了,许哥不走?”

“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做完再下班。”

“那我们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同一时间,西平训练基地。

晚饭结束,众人从食堂有序返回宿舍楼。

冉瑶和安安走在前面,韩朔与谈熙落后两步。

“妞儿,是不是今天?”

“嗯。”

“可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谈熙摇头:“不知道。”

“他们都在部队工作,会不会包庇黄莲?”

谈熙拧眉,对此她心里也没底。

黄莲这件事,表面上看一目了然,可实际却牵扯到特种部队,连少将级别的人物都出动了,还在她的坚持之下,引来一个中将参与其中。

如此说来,再简单的事情,也变得不简单。

“天还没黑,再等等。”

韩朔抿唇,目露担忧。

按理说,这件事她也脱不了干系,毕竟,消防水管是她扔过去的,闸门也由她亲手扳开。

却因为谈熙一力揽责,保她全身而退。

韩朔感动的同时,也忍不住愧疚。

“谈熙。”

两人停步,回首,傅骁走过来。

“教官有事?”

“跟我走一趟。”

谈熙眼底掠过深色,递给韩朔一个安抚的眼神,“好。”

还是那间谈话室。

傅骁将她引至门前,“进去吧。”

“一起?”

“不,只有你。”

谈熙心下骤紧,双眸微眯:“什么意思?”

傅骁深深看了她一眼:“好自为之。”

言罢,转身离开。

好自为之?

他想说什么?

谈熙想不明白,而答案近在咫尺,只需……推开眼前这道门。

深呼吸,抬手搭上门把,往下用力,没有发出任何杂音——

门,开了。

白炽灯暖光的光晕笼罩着室内,空荡荡四面墙壁,中间放了张椅子,正对面还是拼凑的长条桌,此刻只坐了一个人。

李绍江。

“来了,”威严沉凛的声音,男人抬头,指着对面被孤立的座位,仿如施舍般,“请坐。”

谈熙没动,目光冷清。

这一刻,她反倒松了口气,油然生出一种名为“坦然”的情绪。

很多时候,龙潭虎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以为前方荆棘满地,走近一看,发现花团锦簇,正欣赏美景之际,却猛然窜出一条巨蟒,张开血盆大口……

谈熙应当庆幸,对方的做派属于前者。

既然有危险,便知要防备,要谨慎,要小心。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坐就不必了,领导有话就说。”

“坐下可以慢慢谈。”

“第一,我来是听结果的,不会占用太多时间;第二,这个位置我不喜欢,很不喜欢;第三,我不是犯人,不需要坐在那个孤立的位置,以接受审判的姿态面对您。”

李绍江轻笑,“有时候,坐与不坐,没得选择。”

“是吗?如果我死也不坐呢?”

“年纪轻轻,还是不要把死挂在嘴边。”

“人固有一死,所以死也有死得有价值,不能亏本。”

李绍江眼皮猛跳。

她在暗示什么?

鱼死网破?

还是已经做好狗急跳墙、拉人下水的准备?

无论哪点,都相当棘手。

“你以为,你有这个机会?”

谈熙挑眉:“当然。您看我像头脑发热、一时冲动的人吗?我既然知道会有今天,就已经设想过各种可能发生的状况,比如眼前这种?”

“哼!”李绍江眼底掠过冷色,“小小年纪,口气倒不小!”

“这与年龄无关,得看是否豁得出去,外加心是否够硬。”谈熙不甘示弱。

李绍江一时沉默。

谈熙却愈发从容,“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是约定期限的最后一天,领导不应该公布处理结果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