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内讧2/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甄果果瞪大眼,无措至极,“我们没有……”

房小雅双颊涨红,似无地自容。

韩朔一番话隐秘地戳中她内心深处那些阴暗的小心思,仿佛被人扒光衣服,赤身裸体晾晒在阳光下,羞惭,懊恼,悔愧齐齐上涌。

谈熙皱眉。

安安不语。

韩朔冷哼,她一向都不留情面,格外放肆。

室内气氛降至冰点,沉重得让人窒息。

房小雅终于顶不住,心里防线瞬间崩溃,抱头大哭:“对不起,我不该有这种想法,可是我真的好像回家……”

承认了。

甄果果有点懵,讷讷:“小雅,你……”

冉瑶眼中闪过轻蔑。

她虽不情愿留下来继续接受训练,但也不会把锅甩朋友。

射击夺得前三,为大伙儿争取到一天休息时间,反而成了她们的不是?

搞笑!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房小雅冲到谈熙面前,紧紧攥住她的手,“熙熙,你也看到了,我个人成绩这么差,如果不是小组成绩提了一把,根本没有入围的资格。再说,如果我留下来,也只会拖你们后腿啊……”

声泪俱下,好一副可怜相!

不过,谈姐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动的?

房小雅见她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突地头皮发麻,心虚地错开视线:“熙熙,我不是当兵的那块料,能不能请你……”

谈熙挑眉,这就沉不住气了?

冷笑爬上唇畔:“请我做什么?”

房小雅咬牙,把心一横:“请你去跟傅教官说一声,那个成绩不是我自己得来的,我不想继续训练……”

“呵!”一声不加掩饰的冷笑打断她,韩朔每个字都像淬了毒的暗箭:“我说,你他妈还要不要脸?”

房小雅怔住,无辜的眼神惹人心怜。

韩朔不为所动,甚至眼底涌现出浓烈的厌恶之色。

人呐,不到关键时刻,永远不会暴露本性。

之前相处并不觉得房小雅有什么,现在算是彻底看明白了,一头自私的白眼儿狼!

“你不想继续训练凭什么让谈熙去说,你是没脚,还是没嘴?”

房小雅无法适应韩朔此刻的咄咄逼人,那种感觉好像她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凭什么?

她只是想让自己好过一点,有错吗?!

“熙熙,我知道你和傅教官关系好,只是去帮我说一说,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就当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谈熙闻言,倏地笑开。

“你……”房小雅不明所以。

“帮忙?”

“是!”她狠狠点头,“你人这么好,一定会答应……”

“哦,原来我在你眼里很‘好’?”

房小雅点头。

谈熙两手一摊,看向韩朔:“怎么办,我成圣母玛丽苏了?”

换来韩粑粑一声嗤笑,同时怜悯的目光投向目露茫然的房小雅:自求多福,保重。

接下来,房小雅第一见识到谈熙的毒舌,比韩朔还刻薄,每个字像图钉一样往她心口上扎——

“你是谁?我们很熟吗?我为什么要帮你?哦,你说我很好,姑奶奶收下了,可惜,我并不想把这种‘好’给到你身上,怎么办?”

“呀,那你肯定要说我‘坏’了吧?”谈熙耸耸肩,满眼无所谓,“那你说吧,我这边儿照单全收。”

房小雅泪如雨下,好似受到莫大委屈,满眼控诉:“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为什么不可以?”谈熙敛笑,目光骤沉,“你想退出,我不拦,自己去跟教官说清楚,为什么把锅甩到我身身上?你想得可真是美。哦,你觉得我很好,脑残圣母玛丽苏,外加傻白甜,可以被人当枪使?你天真,我可不傻。”

房小雅目露愤然:“我们不是朋友吗?”

“可惜,经不起考验。”悠然一叹,她脸上并没有悲伤,甚至连微微动容都不曾出现。

谈熙的心比想象中更硬。

房小雅根本没走进她心里,或者说,谈熙从始至终根本没将她当成真正的朋友,所以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她才能无坚不摧,一如平常。

无足轻重的过客,连背叛都不被人看在眼里。

房小雅恼羞成怒:“原来,你根本就没拿我当朋友!虚情假意,惺惺作态!”

谈熙鼓掌,为自己。

“事实证明,我这样做是正确的,不是吗?”

“你!”

“够了,你要走,自己去找傅骁,从今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见面了就当不认识。”果断,狠绝,不留任何余地。

韩朔打了个响指:“酷!早就应该这样了。”

房小雅心下咯噔:“你们……要甩开我?”

冉瑶走过来,冷冷看她:“是你先甩开我们!”

甄果果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傻了。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怎么会转眼变成这样?

“大家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吗?以后的日子还要相互照应,没必要撕破脸……”甄果果想当和事佬,急得眼泪打转,可惜没有人理会她。

谈熙这边是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房小雅是拉不下脸,只能咬牙僵持着。

谈熙转身,躺到床上,闭眼休息。

韩朔和冉瑶也有样学样,彻底将二人无视。

一向温婉的安安虽然没参与这场撕逼,但眼底乍现的冷光已然昭示着她对房小雅的极度不满。

嗯,睡觉吧,养精蓄锐,才能继续接下来的训练……

房小雅和甄果果就这么被孤立了。

“小雅……”

“果果,你是跟我一起,还是跟她们,自己想清楚。”

“一定要这样吗?大家都是朋友……”

“谁跟她们是朋友?!”房小雅紧咬下唇,说出来的话带着颤音,好像要哭,但眼泪一直没有流下来。

不过是凭着一股子倔强在强撑。

“小雅,我……”

“今天你一定要选!”无视甄果果脸上的纠结,房小雅咄咄逼人,满含愠怒的双眼燃烧着两簇火苗,隐现癫狂,“如果你跟我一起,那我们就去找教官,让他批准我们回家。如果你选她们,那就留下来继续过狗一样的生活,摸爬滚打,接受魔鬼训练!现在就决定吧!”

“我……”甄果果急得快哭了。

两人说话的声音并未刻意压低,甚至房小雅为了示威,还故意拔高分贝。

谈熙几人肯定没睡着,闭着眼睛,却竖起耳朵。

她们也想知道甄果果会如何选择。

十秒……

二十秒……

半分钟弄……

“呵!看来你是要跟她们一块儿了,那你就留下来慢慢挨训吧!”房小雅冷笑三声,转身往外走,背影决绝。

“等等!我选你!我选你!”甄果果追上去,愧疚地扫过谈熙几人,默默在心里道了声“对不起”。

她是知道好歹的。

入围选拔名单,不能怪谈熙她们,也看清楚了房小雅的自私,但回家的诱惑实在太大,她真的不想再继续过这种日子了。

房小雅红着眼眶,脸上却浮现出笑容。

隐隐得意。

“走吧,马上就能回家了。”

“嗯!”

两人兴冲冲离去,却垂头丧气返回。

彼时,谈熙几人刚酝酿出睡意,门就被一股大力从外面撞开。

砰!

砸到墙壁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谈熙瞬间睁眼,暴虐之色一闪而过。

韩朔直接破口大骂。

安安和冉瑶同样面色不善。

四个人坐起来,盯着罪魁祸首。

却不料房小雅此刻的表情比她们难看不知多少倍。

眼眶泛红,眼睑肿胀,脸色透着不正常的惨白,隐隐泛起青灰色。

没有离开时候的斗志昂扬,此刻正如丧家犬一般扑到床上蒙头大哭。

谈熙和韩朔对视一眼。

后者嘴毒:“活该!”

想来傅骁事没有答应她们,真解气!

房小雅一哭,甄果果也忍不住了。

想到自己的处境,非但没能离开这里,反而成了叛徒,把谈熙几个人得罪得死死的。

今后的训练当中,她们不会再帮她了,怎么办?

“哇——”

嚎啕大哭。

谈熙什么话都没说,爬起来喝了口水,继续倒回床上。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决定负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