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特训5/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璟痛心疾首:“老陆,丫完了,没救了。”

“你不懂。”

“我怎么不……”

“因为你没女朋友。”

“……”扎心了,老铁!

傅骁到底气不过,一脚踹在车门上,砰——

巨响乍起。

时璟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堂堂中校被小丫头当猴耍,啧……面上无光,奇耻大辱哟!

也怪傅骁运气不好,遇到谈熙那个小变态……

李奎上前,拍拍兄弟肩膀,出言安慰:“别气了,看看还剩多少油,能不能开回作训场。”

“别看了,不出三公里,油就会耗光。”

李奎整个人都凌乱了。

小姑娘下手够黑啊……

同一时间,极速前进的越野车内。

谈熙坐在副驾驶,一边抖腿,一边吹口哨,心情迷之舒爽。

许泽利索地换挡,打方向,行至分岔路,开口问谈熙:“左还是右?”

“右。”

他们按原路返回,谈熙开过的路都记在脑子里,所以许泽才问她。

冉瑶惊魂不定,刚才发生的一切着实把她刺激得不轻。

怎、怎么就把教官的车偷了呢?

“熙熙,你跟许泽……你们什么时候串通好的?”

谈熙和傅骁说话的时候,沈寒就带着她们几个女生下车,悄悄摸到教官车上,然后发现许泽他们几个男生居然已经在里面,正研究怎么擦燃引擎。

因为傅骁下车的时候谨慎地拔掉了钥匙。

不过后来还是让许泽想出了法子,一召唤谈熙,他们就集体落跑了。

“沈寒,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许泽大笑两声,“这就叫默契,知道不?”

冉瑶撇嘴。

其实,谈熙在下车之前就暗示过沈寒,又朝许泽使眼色,只是没想到这两人都还挺上道,这么快就领会到她的意思。

“我们就这么回去了?”

“不然你还想留下来?”

冉瑶可劲儿摇头,天都黑了,留下来干嘛?太恐怖了……

“奇怪,我们既然是按原路返回,怎么没看到其他小组?”沈寒纳闷儿,小声嘀咕。

许泽拧眉:“是啊,按理说应该会碰面。”

难道他们走错路了?

不由转眼去看谈熙,她是指路人。

“没机会碰到了。”

“什么意思?”

“那些人已经都掉进坑里,一时半会儿爬不出来的。”

果然——

等他们回到作训场,又等了四十多分钟,都不见有人(车)回来。

张贯:“现在怎么办?”

刘铭:“干等?”

韩朔:“要不回宿舍睡大觉?”

谢辞:“值班室的人不会让进。”

徐杨:“靠!那现在是要干嘛?”

大家一起望向许泽,“等呗。”

谈熙盘腿坐下来,只能等了。

晚上九点一刻,距离他们返回作训场已经有一个半钟,期间还围在一起玩狼人杀,之后就各找各地儿,坐下来休息了。

突然,汽车引擎的声音传来。

一辆越野车以苟延残喘的状态刚驶入作训场,耸动两下,便彻底熄火。

接着,有人从车上下来,骂骂咧咧。

待几人走近些,谈熙才发现他们身上全是泥浆,军绿色迷彩成了土黄色,狼狈得很。

许泽凑到她耳边,小声道:“是三组的人。”

谈熙站起来,许泽也跟着动。

对方这才发现有人比他们早回来,而且全身上下干干净净,不像从泥潭里打滚儿出来的。

三组止步,眼神既惊且疑。

徐杨、谢辞等人也都站起来,两方呈对峙之势,面对面而立,没有谁开口打破沉默。

五秒……

十秒……

十五秒过去,三组组长突然开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徐杨嘴快,报了时间。

顿时三组的人脸色就变了。

“你们作弊!”某位组员站出来,满是泥浆的手指着谈熙,“还要不要脸?!”

“我呸!”徐杨噗了声,口水飞溅,“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如果不是作弊,你们怎么可能比我们早了一个多钟头?!”

“呵。事实证明,七组就是比你们三组强,怎么地?技不如人就泼脏水啊?到底是谁不要脸?”徐杨这张嘴坏起来跟韩朔有的一拼。

“你!”

“我什么我?你说作弊就作弊,证据呢?拿出来啊?没有就少在这儿瞎逼逼!”

“还需要什么证据?没两个小时,你们能从泥潭里面爬出来?衣服一点没脏,分明就是中途逃跑,或者说,根本没去!”

徐杨袖子一撸:“你个死三八,别以为老子不打女人!”

“来啊!谁怕谁?!”

徐杨怒上心头,正准备动手,被许泽拦下。

“够了,没必要跟输不起的人浪费口舌。”不说则已,说了就是一针见血。

徐杨猛然回神,赞同地点了点头:“老大,你说得对,有些人眼红病犯了,没吃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