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辩才/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位组长姓陈,单名一个叙,来自民大。

身高180,裹着作训服都能看出肌肉线条,宽肩窄腰,孔武有力,本该走“型男”人设,却因时常摆出一副凶相,硬生生把自己折腾成了“悍匪”那一挂,看上去还挺能唬人。

此刻,他正怒瞪虎目,紧盯许泽。

李奎闻言,几不可察地挑了下眉,好似猜到什么,旋即询问:“你有什么不服?”

“报告教官!我怀疑十组耍诈!”

“哦?这话怎么说?”李奎脸上闪过不自然,很快掩盖下去。

被算计到底不是什么好体验,如果可以,他希望永远不会有人提起。

眼下陈叙当着所有人的面摊开来说,李奎想装傻都不行。

也罢,都是些不省心的小崽子,可劲儿闹……

“十组比我们早回来一个多小时,可能连路都没开完就选择逃跑;其次,大家或多或少都遇到了麻烦,只有十组,每个人还是好好的。综上,我有理由对十组提出质疑,请教官裁夺!”陈叙义正辞严,一席话说得那叫有理有据。

李奎心里默默叹息,面上却不偏不倚,“许泽,你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被点名的某人出列,冷眉冷眼,硬声道——

“全他妈放狗屁!”

哗!

全场大笑。

“七组组长挺牛啊!”

“这话忒爷们儿,你看对方脸都青了……”

“不过,陈叙的话也不无道理,七组人确实好好的,连衣服都没弄脏。”

“三组和七组撕,反正与我们无关,看戏就好。”

“也对,咱不掺和,就瞅瞅……”

李奎绷紧的面皮不由一抽,冷声警告:“许泽!注意你的言辞!”

“实话实说而已,大家反应不用太大,习惯就好。”

噗——

这话说得……好像陈叙未来还会放很多“屁”一样。

“你在转移注意力,根本没有正面回答我提出的质疑!”明明气到头顶冒烟,陈叙的语气却极为克制,这种情况下,还能从根本上去揪许泽的错漏,不可小觑。

谈熙不由看了他一眼。

必须承认,四肢发达不代表头脑简单。

许泽想用言语羞辱令陈叙知难而退,可惜,对方不上钩。

徐杨正准备出声,被谈熙一记冷眼拦下,只好乖乖站着,像个受气小媳妇。

倒不是她故意针对谁,关键徐杨这个大嘴巴,骂架撒泼还行,若是正儿八经讲道理,分分钟给人秒到妈都不认识。

谈熙这才阻止他上去添乱。

“……你是七组组长,对组员一切行动拥有指挥权,相应地,也必须承担责任。你……应该不会没品到拿自己的伙伴当替死鬼吧?”

“陈叙,你他妈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许泽怒斥。

“没别的意思,提个醒而已。看你这么生气,莫非……被我说中了?”

谈熙目光骤凛,他是故意的!

故意激怒许泽!

“组长,不如我来替你回应,如何?”谈熙扣住许泽已然握拳、亟待挥出的手,目光清泠,面色冷冽。

犹如一盆凉水,把他满腔怒火浇灭。

“拙劣的激将法而已,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谈熙淡淡开口。

许泽恍然,继而大悟:“好,交给你了。”

陈叙遗憾地收回目光,可惜……

而陆征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视线落到谈熙扣住许泽腕口的手上,目光倏地暗沉。

时璟只觉后颈发凉,不由缩了缩,打哪儿来的冷风?

陈叙看向谈熙,“你要替他解释?”

“错!自始至终,我们都不需要解释什么,因为——比你们早,就是比你们早;全身上下比你们干净,就是比你们干净。不服?忍着!”

陈叙拧眉,谈熙一开口,他就感觉到无形中笼罩下来的威压。

此人,绝不简单!

没有给对方过多反应和组织语言的机会,谈熙紧接着开口:“相反,七组还要向三组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叙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她。

这人是不是有病?!

谈熙轻笑,娓娓道来:“首先,你之前说的话,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虽然披着质疑的外皮,可实际上已经构成诽谤。其次,照你刚才那番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回来早就意味着逃跑,衣服没脏就等于没遇上麻烦?”

“……”未作回应。

谈熙目光陡然凌厉:“说话!”

陈叙全身一震,“你……”

“是,或不是?!”

“……是。”陈叙咬牙,但他也并非吃素的,话锋一转,“不过,这至少能说明你们组的确存在问题,不是吗?”

“如果表现优异也是问题,那就算吧。”谈熙勉为其难。

陈叙被她不要脸的劲儿哽住,“就你们?表现优异?笑话!”

“回来比你们早,身上没你们脏,事实证明,七组确实比三组优秀。”

“谁知道用了什么阴谋诡计?”

谈熙啧声,“看来诽谤的成本太低,你还上瘾了?”

陈叙怒目直视,“你说我诽谤,行,那就请你说说这一路上你们究竟是如何克服万难,开挂一样比我们早到近两个钟,还一身整洁。今天如果不交代清楚,那就证明你心中有鬼!”

“交代?”谈熙冷笑,“你算哪颗葱?我凭什么跟你交代?”

陈叙既羞且恼。

谈熙突然转身,面前高台,视线扫过众教官,只在陆征身上多停了零点一秒,最后定格在李奎身上,“就算要交代,我也只会向教官陈情。”话音一顿,嘲讽道:“某些阿猫阿狗,不要戏太多。”

陈叙倏地攥紧拳头,眼底掠过阴狠,转瞬即逝。

“所以,各位教官,你们要听吗?”女孩儿轻笑,意味深长。

她倒不介意把前因后果和盘托出,只不过,傅骁的面子可就……保不住了。

毕竟,堂堂中校,功勋加身,却在阴沟里翻船,着了一群菜鸟的道,说出去可不体面。

李奎松了口气,只要谈熙保密……

却不料,对方高抬贵手,我方却临时拆台——

“说。”

是傅骁。

李奎眼神一紧,语气隐忍:“老傅!”

抬手制止,男人冷峻的目光直视谈熙:“你说。”

“确定?”谈熙语气微沉。

她是真心想给傅骁留面子,可惜,人不领情,那就……算了呗!

说就说。

“出发之后,我们的车一直紧跟教官……”

女孩儿的声音清清凉凉,不过分渲染,只是平铺直叙,冷静得像个旁观者。

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隐瞒什么,更不带任何个人情绪,只是在陈述事实。

“……我们拿到车之后,就按原路返回,过程就是这样。”

陈叙愣了,大伙儿呆了。

良久无声。

直到李奎一声轻咳,才拉回众人的思绪。

瞬间炸锅——

“靠!教官的车也敢抢?胆儿真肥!”

“关键还成功了,真不是一般横!”

“这土匪来的吧?”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还能这么玩儿?早知道我也抢了……”

“就你?得了吧!”

“不走寻常路,这算犯规吗?”

“不知道,看教官怎么说。”

陈叙眉头紧蹙,形成的褶皱可以夹死蚊子,难怪七组的人一身干净,闹了半天人家根本就往陷阱里面去!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X。

人家抢车,那是人家的本事,教官都没说话,他有什么立场蹦跶?

“还需要我交代什么吗?”

陈叙闻声抬头,对上女孩儿盈满笑意的双眼,一时哑然。

谈熙轻叹:“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与其从别人身上挑刺,不如好好审视自己。人嘛,都要讲道理不是?”

陈叙抿唇,半晌吐出一句:“受教。”

“好说好说。”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确实受教了。

“教官,七组用这种方法难道不算犯规?那以后谁都可以走捷径喽?”有人站出来质疑。

谈熙看了一眼,是六组组长。

果然——

人怕出名,猪怕壮,眼红的不止陈叙一个!

可转念一想,不招人妒是庸才,便又释然了。

她转眼看向高台,傅骁会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